返回第三十二章 混合饮料  在下小神j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安鲤傻了:“不对吧,是你说不用了我才收钱的。”

“空口说话就算数,那还定契约干什么。”许少卿脸不红不白地掏出手机,晃晃,“‘一次五千’这个规则可是在我微信记录里存着呢。”

“……”

安鲤梗了半天,眨巴着眼睛说道:“你……真行。我就知道你会这样。”

“知道就好。”许少卿毫无廉耻,接话接得流畅。他感觉顶着自己的膝盖正缓缓放下去,认命似的放松了,于是就顺势去解安鲤的裤带。

“所以你,真的是要一直白干不射吗。你也不怕憋死。”安鲤气愤又讥讽地说。

“嗯。不怕。”许少卿说。

“……混蛋!我不可能一直让你这么欺负的。”

安鲤又挣扎起来,许少卿重重地抓着他的胳膊按着,说:“我怎么欺负你了。你让我舒服了,我自然就会出来的。我出不来,是你服务不好,那就不配拿那份工资。懂吗。”

安鲤喘着粗气瞪他。

然后把脸一扭,两眼一闭:“喜欢奸尸你就干吧。哼。”

许少卿听他说话竟然笑起来,他学安鲤也“哼”了一声,只不过口气浪了一百倍。

安鲤脸皮抽动了一下,但没有再说话,保持一副挺尸状。他感觉到许少卿喷出的热气在他脖子上,然后轻轻舔了他的喉结一口。

安鲤一激冷,烦躁地动了下脖子,那热气就离开了。他又感觉到许少卿一只手覆上他的腿,往软的地方钻,然后隔着他的裤子握住他的大腿根儿,不轻不重地搓揉。

“要不要我先给你弄一次?”那个热气又覆上来了,在他已经被敞开衣襟的胸口停住,“最近几个月你怎么过的。还是初中生那样等着它晚上自己站起来射吗。”

“……”

听到这话,宛如进入发情期的安鲤有点心虚。但他竭力保持无反应状态。

许少卿眯着眼看他一会儿,也无言地俯下去含住他胸前的一颗红点。安鲤立刻浑身不自然地扭动了一下,喘气也乱了。许少卿仿佛受到鼓动,开始用舌尖有节律地一下下轻扫乳粒。

他一手拄着座椅靠背撑起身子,就这样埋头在安鲤的胸前。用舌尖羽毛一样挑逗着扫了好久,就开始顶着乳尖打圈。打圈打得久了,又开始吮吸。吸了一段时间,就又开始勾着舌尖一下一下轻扫。

安鲤浑身麻软得受不住,而且他觉得这样下去天都要亮了。他不得不睁开湿润的眼睛,推了许一把:“你到底有完没完,快干正事……啊嗯……”

他一张嘴,许少卿就咬住他胀大挺立的乳头用牙齿碾了一下,给他弄得叫出了声。

许少卿是个阴谋得逞的混蛋:“呦,尸体复活了这是。奸尸奸不成了。”

“……你,你刚才急那样,现在怎么了,还不快点干完滚蛋!”安鲤压抑着混乱的气声怨怼地质问他。

许少卿捏了安鲤的嘴

他所以为手感应该很好的“小尾巴”,竟然是硬硬地挺着的。

安鲤欲哭无泪,他本来想要用义愤填膺的口气,不知道怎么就怂成那样,一半都带着气声:“……我操,你个狗东西。你自己不射,也不许我射,我没你那么天赋异禀,我会让你玩死的。”

安鲤不知为何就产生了一种近似委屈的情绪,这狗东西怎么就不能放过他呢?他也不知道现在想些什么能让自己心里的坎儿好过点。喃喃地说:“好脏,都沤一天了,你待会儿要是敢亲我我就打死你……”

“呵,”许少卿阴险地笑了一声,“我以为你就想要男人给你口呢,才多让你舒服一会儿的。”

许少卿又顺着柱身上上下下地舔了一阵,再次含住,从上到下一套到底,然后一松一紧,深深浅浅地吸舔包裹。而在安鲤喘息着全身肌肉绷紧的时候,他就又停下来,只舔去上面溢出的液体。

然后他有点愣。

他说着“小尾巴”,就把手伸下去摸安鲤的阴茎。

“你想煎哪面?”许少卿脱下他的裤子,嘴也不闲着,“你想让我正面干进去,像上次那样折着操,还是让老公从后面抱着,一边从下面往上顶一边玩儿你的小尾巴?”

安鲤:“……”

 

“宝贝鱼儿……”

安鲤这才知道原来这混蛋是又在报复他。急躁且无奈地说道:“我说错了,我改!那俩男的一点都不好看,都不如你。你最美,许少卿天下第一美。行吗?”

一把:“你说话给我小心点。因为我不想奸尸。想煎鱼。”

他很兴奋。胯间稍微有点平息的大家伙又有要起立的趋势。但是他没着急自己,而是在副驾前窄小的空间前半蹲了下去,双腿顶着座椅,又把安鲤抱着往上了些,低头急不可耐地含住了安鲤黑暗中翘起的前端。

“嗯……”

而许少卿似乎立刻看穿了他的感受和企图,放松了一些,只轻轻含着,用舌头钻马眼。

他的恶心话让许少卿滞了下,抬头喝了口咖啡,说:“安鲤。你的嘴比你的鸡巴硬一点。”

“……!”

喝过咖啡的口腔更加窒热了几分。许又低头,从龟头起嘬着含下去,裹紧嘴巴一直深推到根部。

这样又刺激又难受,尤其是对于要冲刺的感受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腰斩之刑。安鲤忍下想揍狗东西的冲动,用力扭了一下身子,就闭着眼睛叹了口气。算了……混蛋,随他怎么玩。反正许就是要自己难受。

这个模仿插入的动作让安鲤浑身的毛孔都舒畅地张开了。他大脑断了线似的用力往前顶了一下。他觉得自己大概是要射了。

安鲤忍不住又哼出声了。那个柔软的口腔,灵活的舌头,吸住他嘴巴的时候就能让他忘记了伦理道德,更别提直接亲下面那块儿正中红心的位置。他晕晕乎乎地想,自己这个成天欲求不满的身体简直就是个发情的状态,哪管是男是女。他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控制住自己,没有挺起腰杆往那个软热的而且还在一吸一吸地引诱他的穴口里送。

; 许少卿鼻翼翕动两下,脸上带着僵硬的笑容又俯下去:“行。”

然后他咬了一口。

“啊!兔崽子!小混球,奸商……”安鲤一开始骂就收不住了,一直骂骂咧咧个没完。而许少卿就更耐心似的收拾他,轻描淡写,没完没了。这样反复弄了几次,本来就疲惫了一天的安鲤焦躁到要崩溃了。许少卿再次要停下的时候,他不知哪里借来的勇气,晕晕乎乎地抱住了许的头,一边往下按,一边往里撞。他就觉得自己浑身都酥麻得跑电,心窝里也憋屈难过,再不放出去他真受不了了。

“混小子你他妈的要把我搞死了……快点给我……”

“呕!呕!……呜呜!……”许少卿差点给戳吐,事出意外,他有点懵了,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挣扎,还挣扎了好几下才摆脱头上的魔爪,火冒三丈地弹起来,还差点撞到车顶。

他捋了两把让安鲤抓成鸡窝的头发,恶狠狠地捏住安鲤的手臂用力一摔:“我操!你他妈的找死呢吧?你敢……”

他话说了一半,却慢慢地,有点愣地停下了。

晨光熹微,安鲤水汪汪的眼睛好像被迫从情欲里唤醒,有点惊恐地看着他暴怒的样子,抽了下鼻子,说:“对,对不起。”

许:“……”

他呆了一会儿,默默地趴下去,继续含着,吞吞吐吐。他用了点力,很快安鲤的呼吸就急促了。

他抬眼看安鲤的脸,上一半正皱着眉头,一副很痛苦迷茫的样子。可下半脸却显得色欲熏心,鼻头红红的,嘴唇也比平常更饱胀,半张着,随着喉咙里努力压制着的气息声音一张一合。

下面又立起来了,不过还算能忍得了。

他一手握着安鲤阴茎的根部,一手去拉安鲤的手。安鲤的手指死死扣在座椅的边缘,不肯放松。许少卿用力几次,才把他的手拽下来,拉到自己身边,放到自己肩上去。可是一松手,安鲤就会马上去抓椅子边。他有些懊恼,于是猛吸几次阴茎,就又故意停下,再次拉住安鲤的手到他身边。

安鲤一声叹息,像是带着哭腔,又想把手收回去了。许少卿抓住他,十指扣住,不许他放回去。

安鲤才又睁开眼睛,声音酸酸涩涩的:“你还要,要玩多久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