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八章 我要种你  在下小神j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许少卿慢慢把车停靠在路边,熄火。

过了好半天才说:“你钱赚够了?这就。”

“不是钱的问题。”安鲤回答。

……不是钱的问题?

这个点钞机竟然能说出这种话,真是令许少卿刮目相看。

刮目相看的同时这句话也让金主有点生气,语气十分刻薄地说:“我以为在你那儿只有钱的问题。”

然后看他着安鲤。可是很明显对方没有回应他这句讥讽话语的意愿,一副随他说的平静表情。

于是许少卿又说道:“今天……是意外。以后只在酒店做。”

安鲤眼神焦距有点遥远,手又不自主攥紧了。许少卿看着安鲤抓着裤子的手指,想起刚才在车上安鲤掐得自己大腿发白的样子。

现在他大腿上那片白肉应该已经变成紫色的了。

许少卿愣了会儿,重复道:“以后只在酒店,不会在外面。和原来一样。你不是已经适应得挺好了吗。”

安鲤摇摇头,说:“我觉得做不了这个。算了。”

“……”

许少卿想了想,又说:“你大概再找不到这么好赚钱的工作了吧。”

“我找到了一份便利店的夜班工作。”安鲤说,“我大概还会去找些别的工作一起做。”

许少卿给的钱还够维持一段时间,如果安鲤能快点打到三份工,应该是可以继续维持小朵的住院费的。

“……是吗?”许少卿奚落地啧了一声,他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但并没有点着。

“你在柜台前站一个月大概也不如让我上一次赚得多。何必呢。”

安鲤没想跟他讨论下去:“就这样吧。开车。”

许少卿没动。

他咬着烟嘴用力碾,一颗烟给他咬得转来转去。

过了一会儿,他从兜里掏出手机,给安鲤转账五千。然后说:“就这样吧。下车。”

“……你干嘛老学我说话。”

安鲤打开微信,看到转账提示,觉得棘手:“可这一次还不算结束呢。按约定的话。”

“是我不愿意,不算你违约。”许少卿冷淡得很,“但你不想收可以退给我。”

“……”

退是不可能退的。安鲤想,都做了那么久还不射,又不是我的错。

但又确实没有完成约定。他很为难。

“要不我先收了,退你一半?”他商量道。

“……下车。”许少卿压抑着声音,“赶紧从我眼前消失。”

“……”

安鲤有点恼火:“你为什么情绪那么不稳定?今天明明应该是我更生气吧!你抢什么戏呢。”

“因为我现在不想看见你这个钱串子精。”许少卿一字一顿地说,“快点给我滚下车!”

安鲤先是意外地抬眉,又皱眉,然后低声嘀嘀咕咕:“小孩儿脾气,就是给惯的。”

车厢就这么大点,再小声对方也是能听见的。许少卿脸色难看得吓人,嘴里那根可怜的烟被咬得一副马上就要身首异处的样子。

安鲤看了他一眼,很无语,叹了口气就顺从地下了车,撞上车门。还没等他回身,身后的车就轰着油门起飞了,差点把他一起给剐飞。

“我x!”安鲤吓了一跳,闻着尾气对一骑绝尘的豪车作势踢了一脚,骂道:“没素质的坏东西!”

拔屌无情的狗男人!

他其实想说这句。但大庭广众,明显不妥。

他立刻坚定地拿出手机,毫无愧色地选择了确认收款。

安鲤看看四周,这里离自己新租的房子很远,附近也没有公交车站。

他又看向许少卿的汽车消失的方向。

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他心里难受,但刚才也已经哭过了。有点茫然,但也已经做出了决定。于是他就不再想,打开地图导航最近的地铁站。导航显示要走0.8公里。他盯着手机里的小箭头转圈找了会儿方向,就顺着路继续往前走去。

他跟着小箭头转着圈走过几个路口,终于看到了不远处的地铁站。他高兴地收起手机,往那边走去。

在他经过路边的一辆汽车时,汽车突然“嘀”了一声,差点给他吓到灵魂出窍。

车主摇下车窗,阴沉地看着他:“你就这么把我钱收了?”

“……许少卿!”安鲤捂着胸口,“你是故意藏在这里吓我的吗。你可真幼稚!”

许少卿隐匿在车厢的阴影里,又阴沉沉说:“做到最后了吗你就收我的钱?”

安鲤弯下腰,从车窗往里看着他:“……分明是你让我收的吧?那我现在退你一半?”

“我不要钱。”许少卿说。

安鲤把嘴扁成鲶鱼状用眼神谴责他。

然后捂着腰,站直身子丧气地说:“今天好累,你就别玩我了。大小伙子矫情什么啊,想做到最后就让我上车吧。”

车主在豪车宽敞的阴影中沉默良久,直到安鲤站得不耐烦了,想要不理他自己往地铁站去时,车锁开了。

于是安鲤拉开车门,再次坐上去。

他问:“那你现在是要去吃饭还是直接去酒店。”

许少卿看着他:“分手炮就不用打了。改成分手饭吧。”

二十多分钟以后,许少卿的车开进了绿地中心的停车场。这里是江市最繁华的商圈,这个点都下班了,逛街的人挺多的,很热闹。

不过安鲤大约已经有几年没来这种地方了,看着暮色中正愈来愈明亮的霓虹与华灯,他有些感怀。

“吃什么呢?”

待许少卿停好车,安鲤就边解开安全带边问。然后他又补充道:“我记得那边有一家烤鱼不错。你能吃辣吗?”

许少卿说:“空中餐厅。”

“……哦。”

安鲤感叹

“。”

安鲤:“……那都是你强迫我说的!”

许少卿:“煎饼。”

安鲤拧着眉毛对比了一下两张图片。

安鲤有点尴尬,沉默着跟了上去。

许少卿抬头看了他一眼,说:“煎饼果子,和山东大煎饼。”

安鲤看上去愣了,然后恍恍惚惚,又将信将疑。最后突然气急败坏地恍然大悟:“x!你这混小子……你打一开始,就只是想骗我,让我难受的。是吧!?”

安鲤的眉毛舒展开了,说道:“那我就要一套煎饼果子吧。”

“你在放什么狗……”安鲤也顾不得在天空之城里粗俗了。

安鲤清醒的时候听到这种肉麻玩意儿,鸡皮疙瘩一下拔皮而起。况且女儿的名字从那个淫贼嘴里说出来,更让他脸皮滚烫,恼羞成怒。本想一把狠狠捂住许少卿的狗嘴,却被反过来抓住手指。

许少卿也靠在桌子上,用更轻的声音说:“我当时告诉你了,‘我跟别人做都带套,你是第一个受害者’。既然跟别人都带,我怎么得病?别跟我说你当时已经听懂了这句话的逻辑,只是因为觉得我是个大善人,是献血时候感染的。或者是穷光蛋,卖血时候感染的?不,你就觉得我是同性恋,所以有这个病不是吗?那你自己对我有成见,又理解能力零分,才导致你误会的。难道现在还要来怪我?”

上面写着:藜麦豆腐野蘑菇汇烟熏鲷鱼墨西哥玉米夹饼

呸。哪来下次了。

和许少卿说话就是这样,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却无力反驳。

“我都行,跟你一样。”安鲤回答。

“诡辩。”安鲤拿起薄荷水凶巴巴地喝了一大口,“你总这样。”

“老公,你射得深一点,我给你生孩子。我们的孩子叫小朵,是老公种在我身体里的爱的花朵。我爱你。”

许少卿神情古怪地嘴角上扬。

无聊地垂下眼睛继续看自己的菜单:“果汁。”

许少卿踢了他一脚:“进城辛苦了,请先看菜单。”

现在也确实是坦白的时刻了。

分明是十分惬意的就餐场景,安鲤却好像很不安。终于,他四下看看,神秘地趴到桌上,说:“我突然想起咱俩有病。虽然吃饭不会传染,但会不会不礼貌?被周围的人知道的话……”

安鲤一呆,神色无聊地又翻两页,指:“这个呢。”

“我没病,你也没有。我骗你的。”

许:“……”

于是安鲤收了手机,打开菜单。他看了一会儿,神情古怪。

“你可真是坏透了……”想到这里是公众场合,还是天空之城级别的公众场合,安鲤愤怒地压抑着声音,在桌子底下狠狠踩了许少卿一脚。

许少卿:“煎饼。”

许少卿说道:“你让的。”

……

“我还从来没上去过,只听说过在那边看夕阳特别壮观。”安鲤又用敬仰的神色看着有钱人许少卿。

许少卿看过去,上面写着:梦幻星空蝶豆花菠萝葡萄能量气泡水

“你看我像个病人吗。”许少卿不仅毫不心虚,还带着点儿对安鲤智力的鄙视。

“?”

安鲤:“……?”

点完了菜,天光也渐渐黯淡下去,餐厅里点上了情调不错的灯。

“你喝什么,”许少卿问,“饮料还是酒?”

“……都是煎饼?”

啊。我猜到了。

上面写着:鲜虾密调青酱荷风罗勒焙绿蛋饼卷晚餐

许少卿一愣,语气竟有些惭愧:“这次不行,下次……”

安鲤掏出手机拍了很多照片,想以后到医院的时候给小朵看。

“公众场合,别说脏话。”许少卿装人。

“这个呢?”他又指一个。

“窗边的观景座位需要预约。怎么,难道买春的同性恋和包养的野鸭子吃顿散伙饭还需要应个景?”

安鲤看着菜单犹豫了一下:“加两片薄荷的水也要花钱吗?那很亏吧。”

他的眼睛冷下来,口气也是。

……又又又开始了!

空中餐厅占了整层楼的半面,而这半面的外壁都是纯玻璃的。其实就算不坐在窗边,依然可以看到很美的景色。而此时正是傍晚时分,初秋的天空分外澄澈,可以看到地面上的城市钢铁丛林已经逐渐没入车行匆匆的黑夜晚高峰。

许少卿锁了车,自己大步往大厦走过去了。

许少卿端着水杯喝水的手一僵,喝了一口,把杯子放在桌子上。

他憋了半天,差点憋死。然后,他想到另一点,突然又有了底气似的,问道:“那你凭什么,就对我不带……”

奇怪,内心竟毫无波澜。

许少卿:“是你让我种你的。”

许少卿皱眉低头看了一眼,说:“是你自己傻。听不懂人话。”

对!他就是想报复我的啊!因为我说他有病,所以他就要让我也“得病”!

“我不喝酒。”许少卿说,“我喝薄荷水。你也是?”

“什么鬼东西。”他把菜单上的一张化学药剂一样的图片一指:“你能把这个一口气念出来吗。”

许少卿:“你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吧。咱们第一次的时候。”

安鲤:“…………”

安鲤:“……??”

了一声,抬头看向那座最高的建筑物。那里的最高层就是空中餐厅。夜幕降临的时候,食客可以趁着金红色的晚霞俯瞰整个灯火辉煌的cbd,而天气最好的时候,可以看到主干道通明的路灯一直通向西郊被金霞笼罩的群山。

而这座城市地标的顶层,就像漂浮在丛林之上的天空之城,世外桃源,沐浴在最灿烂安逸的暖金色之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