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四章 萎了  在下小神j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安鲤“嗯嗯”的声音稍微有点大,许少卿就啧了一声:“看来你是真想让人来围观。”

可是安鲤扭得不正常,痉挛一样,手指也抓得极紧,把许少卿的衣袖拧出深深的褶子痕来。尤其是搭在他腰上的腿,十分用力地夹起,后穴也阵阵收缩着,像是在抽他的精。

许少卿给抽得几乎就要泄了,只能僵硬着身子再次停住了动作,吐了口气,很难置信地低头看了一眼。

“到了?这么快?我还没碰你前面呢。”

看安鲤脸红脖子粗的羞样,他口气有点得意,崩溃的情绪状态好像也有所缓解,再没有那么遮天蔽日,糟糕至极。

自己这才一共弄了他几回,身体居然都已经这么色了。

以后……得浪成什么样啊?

许少卿从来没有像对安鲤这样从头开发过任何一个小0,他很兴奋。精神很兴奋,身体也很兴奋。

他听见逐渐越过了巅峰,回归理智的安鲤小声地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没过瘾是吗?”许少卿上了兴致,把他两条腿挂到肩膀上,再次重新贯穿他的身体,“继续。”

安鲤被他捅了一下,就立刻浑身瑟瑟地抖动着用力推他:“等等!好难受现在!”

许少卿拨开他的手,强硬地摁着,开始大开大合地抽插。

“不难受,舒服的。”

安鲤刚才并没有射出来,此时觉得会阴附近那个地方和囊袋里都涨涨的疼,像有什么憋着似的。菊花里在痉挛之后也敏感极了,一戳就要命地酸痛。他忙说:“我真的难受!你等一等……”

许少卿置若罔闻,俯身压下去,扛着安鲤的腿把他折成了一个宛如舞蹈动作的折叠姿势。在角落的狭小空间里安鲤简直要喘不上气,他被迫用力仰头呼吸,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我操你……”

后半句安鲤还没想好问候他哪个亲戚,许少卿却哼哼笑了两声。

“你不行。”

然后这条公狗突然以安鲤的腿为支点,抬腰像上了马达一样撞他,撞得他挺着脖子感觉自己快要高位截瘫了。

“不要!不要……动作这么大……外面,看着,车会……动的!嗯……”

想到这儿,安鲤一紧张,又给刺激得猛挺了下腰杆子,后穴再次狠狠地缩起。许少卿粗着嗓子喘了一声,然后报复般更猛烈地操他。

“他妈的你怎么这么会夹我要干到你夹不起来……”

“嗡……嗡……”

安鲤的裤子堆在座椅的另一边,手机掉了出来,正在许少卿的腿边震动着。他无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突然停止了动作。

屏幕上写着“周小芸”。

他看了一会儿,安鲤问道:“谁给我打的电话?”

“你老婆,”许少卿顶了他两下,“你要接吗。”

安鲤脸上一阵惊慌,几乎是瞬间回答:“不用管她。”

&nbs

他发现许少卿并没有马上放下手机,而是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发呆,表情开始变得诡异,阴鸷,m形的嘴唇都抿成了一条直线。

小芸这么契而不舍地打电话,难道是小朵有什么事?

他刚张嘴想说点什么污言秽语,那个手机又震动起来。安鲤这次看得见,又是周小芸。他有点愤愤地想,干嘛啊一个电话一个电话的……

他也不顾那么多,当胸踹了许少卿一脚把他从自己身上踹开,劲儿用大了,使他的金主直接撞到对面的车门上去。

“……”

“?”

许少卿把手机屏幕转过来对着他,几乎要怼他脸上:“敢问这位名号如此响亮的仁兄是谁。”

“怎么了?”安鲤不知道自己手机里有什么能引起这位见识广博的大老板的兴趣。

安鲤气还没来得及松,马上,那个电话又响起来了。

p; 他脑子里想到了片里的另一种play。他不希望许少卿也想到那个。

他僵了半天,只能吞了口口水:“你。”

然后他紧迫地吼道:“快把手机给我!”

而许少卿看到他并没有反驳那个“老婆”的叫法,还有他那种做贼心虚的惊慌,心中又开始阴沉了。他轻轻顶着安鲤,若有所思。

他五官扭曲得都不帅了。

“呵。”许少卿发出一声,令人参不透是哪种情绪的“呵”。

那个电话自行挂断了。

安鲤故做无事,他希望许少卿可以跟他一样忽略那个电话。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呼叫如此漫长,没完没了。终于许少卿出了口长长的气,用舌尖舔了下牙齿,看着安鲤,拿起了手机。

许少卿的眉头很深地皱了起来。安鲤看到,就讨好般主动动了两下:“不用管她,把手机放到一边去吧。”

像自己这种笨蛋,连被冤枉的时候都百口莫辩,那被抓现行的时候还能说个啥。

……不对!

“我为什么要接。”许少卿点了一下触屏,震动戛然而止。

安鲤终于松出了这口气。

“不要接……”安鲤紧张地看着他,感觉血液即将倒流。

“别挂!”

许少卿:“……………………”

安鲤:“……………………”

不过奇怪。

什么情况

安鲤定睛一看,在周小芸的两个未接来电之下,赫然是一通已接通的来自“马上暴毙的艾滋狗”的来电。

他一下子浑身发冷,就要去抢那个手机。许少卿反应敏捷,一撤手,又给他挂了。

许少卿给他踹得脑子里白花花一片。

?!

给我备注艾滋狗就真拿我当狗踹?

他简直怒发冲冠,一账未算一账又起,他扑过去按着安鲤:“你他妈疯了你。知道你是谁吗?”

两人扭作一团。

“手机给我!我真有事!”安鲤伸手去抓。

被他养的鱼当成了狗的许少卿气急败坏,才不管他,一边按着他一边躲:“呵呵,要手机自己来拿呗!”

窄小的车厢里霎时间鱼飞狗跳,震荡激烈。

许少卿虽然有体质上的绝对优势,但安鲤也豁出去了,把他金主的衣服头发都搞得乱七八糟。单从外型的不体面程度上来看,二人竟难分胜负。

这时手机又震了两下。许少卿把手举到棚顶那么高,腾空儿看了一眼屏幕。那是一条来自周小芸的语音微信。他冷笑着说:“呦,你老婆找不到你给你来信息了呢。一起听听啊?”

“……”

听许少卿说这句话,安鲤停手了。因为他想,比起抢到手机,当然是第一时间知道小朵的情况比较重要。于是他马上消停下来,转而专注而安静地盯着许少卿那只抬得高高的手。

许少卿按了一下,周小芸的声音就从手机里发出来了。

“老公,你去哪儿了?我打了你的饭,要一起吃吗。”

……

安鲤的第一反应是心落回了肚子里。

而紧接着,就是看向那个从风流倜傥的斯文败类变成了落魄杂毛鸡的金主。

他瞬间清醒,满肚子的倔火已燃烧殆尽,变做自己坟头的缕缕青烟。

……我他妈死定了。

许少卿阴测测地盯着他。

安鲤心虚又胆怯,可怜巴巴地回看着许少卿。

“对不……”

突然,许少卿笑了。那是一个在恶魔中也称得上是个混球的微笑。

么能骗我呢对吧。

第一,当我傻逼。

第二,什么意思,当我是小三儿?那他妈应该你给我钱!操!

玩不死你。

安鲤从前挡风玻璃往外看。车正对着的十几米开外就是住院楼大门。

看得一清二楚。

他脑子里突然响起一句台词。

日文。

“你想干什么……”安鲤看着许少卿正重新撸起他的肉棒,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许少卿快速撸着:“你说干什么。干那么长时间你倒是爽了我也得射出来吧。”

安鲤抓着他的手:“不要。”

许:“嗯?不要什么。”

安鲤:“不要让小芸……”

“幼稚。”许少卿嘬了下嘴巴,“你要不要跟我有什么关系。”

“……”安鲤怒道:“那这个钱我不挣了。放我下去。”

许:“呵,这么心虚啊。”

安鲤无言以对。

许少卿继续皮笑肉不笑:“既然怕她知道,当初为什么还要出来卖?”

“……因为我需要钱。所以我就卖。怎么了?”安鲤气结,“但我也不是什么事都可以做的。”

许少卿看着他满脸讥讽。

“已婚直男都出来卖屁股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许少卿那根大东西已经紧绷绷地直立起来了。

“别废话了快点来帮我弄,我还一直没射……”许少卿把自己的手放开了,期待地看着安鲤。

无论如何这五千块的买卖还是要有始有终。

“……”

安鲤突然怒起,红着眼角,声音里带着无法自控的抽噎:“许少卿!你为什么这么坏!别的我都忍了,对吧!可是让我当着小芸的面儿被你上,我会萎一辈子的!你真就那么恨我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