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六章 还想gan你  在下小神j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上了车,许少卿说:“麻烦你这么晚过来。”

老郑赶紧回答:“不麻烦不麻烦。”

他说着,从后视镜偷偷瞄老板。大半夜的做事做到一半让人送钱,确实蹊跷。难道是玩过头出岔子了,给人家补偿吗?那为什么不直接微信转账。非要用现金?

许少卿好像感受到他的视线,也从后视镜回看他。

老郑赶紧撇开自己的眼神,目视前方。

司机不应该有好奇心。他知道。尤其是给许老板这样的干活,更要如此。

“送我回家吧。”许少卿说。

……果然出问题了吧!居然又提前回家了。但老郑没说话,只应了一声,发动汽车。

许少卿在车上收到了安鲤的一条短信。

蠢鱼:我想问你个事

许少卿:。

蠢鱼:我刚查到有艾滋阻断药这种东西。但有的说24小时,有的说72小时。我不知道该听哪个。现在已经过了24小时,还有用吗

……

什么情况,他真当两人是艾友跟这交流经验呢?

许少卿想,要不别逗他了,这么傻再落下什么心病,干脆告诉他算了。打了几个字,却想到那个在医院见到的“前妻”。当时她拉着安鲤,那眼神儿,绝对是对他还有意思。

许少卿想到那个眼神儿,鬼使神差,就把字都删了。

他回复:没用

蠢鱼:……网上说有用

许少卿:其实我第一次和你做就射进去了。都过去多久了你自己算算。阻断药跟你没什么关系了。别浪费钱

蠢鱼:你说第一次?我记得有戴套

许少卿:你后来睡着了。你记得个屁

蠢鱼:操。你怎么还理直气壮的

许少卿忍不住弯起嘴角轻笑了一声。

老郑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老板。

……怪异!这是他第二次早早离开酒店回家了。这不是说明过程中出问题了吗?为什么每次都还挺乐呵?

许少卿:嗓子怎么样

蠢鱼:疼

蠢鱼:得这个病我会不会血流不止

许少卿:不会。多喝水

许少卿:很难受吗现在

过了很半天安鲤才回复他。

蠢鱼:你自己吞一个超市转基因地瓜试试

蠢鱼:要生的,最硬的那种

许少卿这回直接乐出了声,老郑握方向盘的手直打滑。

司机不应该有好奇心。他告诉自己:我是一个老司机。

许少卿在思考要回一个什么,安鲤又来了一条信息,还挺长。

蠢鱼:今晚你给我上了一课。我觉得你说得对,我想做什么事,就应该认真点,今后应该多用心一些。其实人生是有希望的,是我自己不够努力。谢谢你

“…

他的情绪更加冷淡下去。

……正相反。感觉很奇怪。

蠢鱼:每次都是这个价?

…”

随便骗他一骗,就相信努力能改变命运了。这真是三十几岁的成年人吗?

删掉。

“谢谢你”,这说明他想要践踏安鲤的尊严这件事是失败的。自己在努力作践,可人家并没被践踏到。反而安鲤随便说句话,就搞得自己心烦意乱。

许少卿:你觉得你值?

 

许少卿:包长期要打折

真没见过这样的脑回路。

许少卿:微信给我,以后转账方便

蠢鱼:你以后还要联系我

对。就是这个……

打字:方向不对,怎么努力都没用的。其实如果今晚没有我跟你过去,你就是在那挖出汉墓来也找不到什么一万块。

这人真是够怪的。

开心?

蠢鱼:?

怎么,报复这种行为竟然让他许少卿给做成了一桩正能量扶贫事件?是人性的缺失还是道德的沦丧?

打字:你应该感谢的是自己长了张可怜的傻脸和好操的屁股,和他妈努力有蛋的关系。

“……”

过了一会儿。

……

他一开始是要报复那个口无遮拦的贱嘴直男的,结果报复到最后竟得到人家一句谢谢?

删掉。

胁迫他,明知道他是直的也要上他,把“艾滋病”传染给他的人,有什么可谢的?

然后他把手机放回兜里。

打字:有的人越努力越悲哀,不如咸鱼躺平,给我上就好了。

许少卿哑然。谁给你的勇气敢把老子当鸡汤喝?迅速打字:你真不是不够努力,你是傻。活到现在还没被人玩死就是你命大

删掉。

许少卿:还想干你。给干吗

这就是同性恋和直男之间秒杀其他一切不平等因素的终极不平等吗?

就像我是个同性恋,难道我努努力就能喜欢女人,你努努力就能喜欢男人吗?

那种躲避不开的无望感,在抱过安鲤短暂消散后又开始弥漫了。甚至更加严重阴沉。

他心中有些焦躁,还很不平衡。

什么都是命中注定的。不只是智商,思维方式,家庭环境,还有很多潜在的东西导致命运不同。

三分钟之后,他再次删掉,只回了:那很好

盯着周而复始的路灯,他仿佛被催眠。直到他的车开上了一条霓虹闪烁的繁华大道,他才复苏了,绷着嘴角又拿出手机发信息。

许少卿看着窗外成排闪过的路灯,思考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情绪降温。

被感谢了。

; 蠢鱼:长期?你打算怎么包

许少卿:一次五千,次结。随叫随到

他直接给人打了个对折。

又过了挺长时间。许少卿可以想到电话那边安鲤是什么样——带着点畏惧,不甘心,但又不得不为钱所诱惑的纠结样子。

终于回复了。

蠢鱼:你性生活什么频率

许少卿:不一定。有时候每周两三次,有时候很忙可能一个月都没空

蠢鱼:你说的两三次,是指你之前说的“一晚上”那种吧?不是咱们后来协定那个意义上的两三次。你在偷换概念。

呦呵,变精了。近朱者赤吗。

许少卿觉得自己则是越来越蠢,近墨者黑了。他为什么要花这个价格包一岁数那么大又没姿色又没内涵的鸭子,还跟他在嫖资和性交频率上讨价还价,真他妈滑稽,跟上菜市场论斤买土豆一样。

操,份儿都掉没了。

许少卿:ok。平均值14次/月,你说那种次。可以吧?放心,我会悠着点不会把你玩坏的。

两分钟以后。

蠢鱼:anli7563889

然后他加上了安鲤的微信,不一会儿就收到了通过消息。他修改了备注,点进去看安鲤的朋友圈,空的。

无聊。

然后安鲤的微信马上来了。

我养的鱼:时间上有没有什么规定

许少卿:随叫随到啊

我养的鱼:我正打算找工作,不能保证这个

许少卿:你能找到什么工作。难道要为一个月两三千的工作怠慢一次五千的金主吗

我养的鱼:那你要多久。如果只是短期,我就可以先不找工作

许少卿:你找不找工作与我无关。反正我花钱,你就要随叫随到

间隔两分钟。

我养的鱼:知道了

我养的鱼:许老板

许少卿把手机收起来,眯着眼睛,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