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五章 赔钱货  在下小神j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这家伙过了好久,还是靠在许少卿身上不动,像只缺氧的垂死的鱼,偶尔抽动一下。于是许少卿使坏后退一步,想看他手忙脚乱找平衡的样子,可他居然就像听天由命似的后仰着栽了下去。

无语,只能伸手再去接住他。

许少卿几乎是扛着神志不清的安鲤去给他做了清理。先是清理了菊花里的精液,然后又抱着他的身体,给两个人打上了浴液。蹭了他滑溜的身体一会儿,许少卿欠兮兮地带着满手的泡泡去逗弄安鲤的乳头。安鲤靠在他怀里喘了一声,那粒小东西马上就又挺起来了。

“操……这么敏感,怎么能做到两三年不手冲的,可真是个奇葩。”

许少卿边抱边摸,忍不住又想做爱了,就把安鲤推在了墙上,扳起他的腿。不过那个家伙在他的肉棒顶到门口马上就要捅进去的时候好像终于清醒了过来,气愤又无力地推开许少卿,自己洗澡。

“说好一次,你也射出来了,这回就彻底两清了吧!离我远点!”安鲤看起来真的十分生气,两条眉毛拧成了一条,而且他看上去极其疲惫,嗓子比刚才还哑。

许少卿笑道:“该醒时候不醒,不该醒时候醒。是不是故意让我伺候你的?很喜欢我用手指进去给你清理吗?”

安鲤板着脸,猛搓身子,不说话。

于是许少卿冲掉泡泡,先出去了。

洗完澡的安鲤出来的时候竟然已经把衣服都穿好了。他的头发还湿着,打湿了一大片后背的衣服。但他没有停留的意思,站在门廊跟许少卿打了个招呼:“我走了。”

许少卿看着他,知道自己应该说“嗯”。不过他犹豫了一下,什么都没有说。

安鲤看起来累极了。

看他没说话,安鲤就自己转身走了。

“等一下。”许少卿叫住他。

“……我一会儿要回家。”他说,“你可以直接在这里休息。”

安鲤想了一下,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回家。”

许少卿拿起手机:“给我司机发了信息,他就来接我。很快。”

安鲤也其实并不是很想回去,况且现在这么晚,回去要把其他人吵到也不太好。于是他就又走回来,脱掉鞋子,背对着许少卿,弓着脊背躺了下去。

许少卿看到那个瘦弱的人形似乎立刻就垮进了被子里,好像一碰就要散掉。

安静了一会儿。

“对了,”许少卿突然说,“你钱怎么没的。咱俩才分开多久你就能把钱丢了。变魔术呢?”

过了好一会儿,安鲤才转过身看着他,眼圈有点红,不知是难过还是睡眼惺忪。

“我不知道。我发现的时候就没了。我在走之前放在裤子口袋里。等我想起来的时候就不见了。”

“有经过人多的地方吗。会不会被小偷偷去了?裤子口袋可不是个什么安全地方。”许少卿拿起一支烟,放在嘴里,但没点上。

“没有。”安鲤像是认真想了一下,肯定地说:“没有。没有经过什么人多的地方。时间也不早了,基本都是我自己在路上走。”

“你走出去以后,多久发现钱不见了的。”许少卿又问。

安鲤:“大约一个小时多一点。”

“那么久?”许少卿狐疑地瞟着他:“怎么那么久还没回到你住的地方?晚上又不堵车。你住多远啊。”

“……我没有直接回去。”安鲤说。他看到许少卿脸上立刻写着“原来是你揣着钱到处乱晃不回家,怪不得会丢掉”的神情,解释道:“我没有到处乱走。”

可他很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因

许少卿思考了片刻,又问道:“刚才你好像说你见过那两个男孩?”

……好奇怪……的感觉。明明什么都不隔着坦诚相见过好几次,最亲密的事都做过了。可穿上衣服,这样一个毫无实际接触的动作竟会让安鲤觉得更加暧昧得难受。

许少卿突然走过来,床动了动,他马上紧张地回头,看到许少卿躺在了他旁边。

许:“我先跟我司机打声招呼,你等我一下。”

一路上,许少卿说道:“找到的可能性也不大,纯猜测。也许你就是掉在路上让人捡走了,那就只能认了。”

他马上站起来想离开,却被许少卿一把拉住按倒在床上。许少卿从身后把一只手轻轻伸进他裤子口袋里。

“……”

许少卿也站起来:“我和你一起下去。我司机到了。”

为不想回到地下隔间,才一直在外面傻呆着来着,就不说话了。他又转身背对着许少卿,说:“总之这跟你没关系,我不会讹你的。”

“那里你找过了吗?蹲着玩手机的地方。钱会不会掉在那里了。”

意外的是许少卿居然没介意。而是看着他:“你回忆那两个男孩为什么要抬眼往上看?他们两个可没你高。”

那只手隔着安鲤裤兜简陋的内衬,把手掌的热量传递到他的腿上。

“……一时兴起。”安鲤说。

安鲤没说话。他本来就已经认了,他从来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因为各种事情,就算他不想认,他也从来没能改变什么。

“啊?……”

大堂门口台阶下果然已经停了许少卿的豪车。

看来这句话倒也没错。

许:“玩手机?你干嘛黑灯瞎火在楼下喂蚊子玩。为什么不回家慢慢玩。”

说完这个,安鲤发现自己好像也是那种来“伺候”许的人,突然有些尴尬。

“嗯,”安鲤回忆起刚才的场景,他蹲着玩手机时,那两个人从身边经过。

他眼睛一亮坐了起来:“我再去看看。”

“你就这么找的吗?”许少卿鄙视地嗤了一声:“你走过

安鲤突然想到许少卿在医院说过的那句话:“穿着衣服的不熟”。

安鲤又转了回来,抿了下嘴巴,说:“我就是下楼,在楼底下呆了会儿玩手机,然后就往住处走。一路上没碰见身边有人,然后到一个巷子口,发现钱没了。原路返回,没有找到。就这样。”

安鲤整个人都不好了,一下子坐了起来:“你……你果然!你就没想走,对不对?就是骗我留下再让你上几次!”

许少卿打断了他的遐想:“这么浅的裤兜,你要蹲下去,钱都要出来一半吧。”

安鲤:“就是刚才,在楼下玩手机的时候看见他们两个进来,还以为是一对儿同性恋来开房。没想到原来是一边的,都是来伺候你的。”

安鲤点点头,就自己先朝酒店大门口外的灌木丛走去。过了一会儿,许少卿就快步走到了他身边。门口那条丛子还挺黑。安鲤拿手机照了一圈,什么都没有。他丧气地说:“我刚就蹲在这儿来着。什么都没有。应该不在这儿。”

他听见身后沉默了。过了一会儿,许少卿说:“说话别那么难听。我在跟你讨论正经问题,你给我仔细说说你出门以后的行动路线。”

“……”安鲤说,“我当时蹲着玩的。”

安鲤想,他主要搜寻的是他行走的一路。那种蹲下然后定点不动的位置,他看倒是看了,不过……也有可能不够仔细。

来时候不会掉吗,你走过去时候不会掉吗,草地不是有弹性的吗,过往的小野猫不会踢两脚的吗?你做事能不能认真点。手机给我。”

许少卿一把抽过他手里的手机,照着灌木丛,地毯式地搜索起来,越走越远。

过了一会儿,他又走了回来,在一坨灌木里翻腾。

想到他好几万的西服外套,安鲤有点紧张:“你别把衣服刮坏了。还是我来找吧。”

许少卿皱眉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灌木丛里面,指了一下说:“嗯。你进去看看,那是什么,好像是红色的?”

“?”安鲤顺着他指的方向,果然在灌木中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亮眼颜色。他跨过去,拨开硬邦邦的灌木。

……

竟然真的是一捆百元大钞!

他很激动,拿起来给许少卿示意:“找到了!真的在这!怎么会,可是,怎么会在这呢?……”

他玩游戏也就是蹲草地上而已,这钱怎么会掉到灌木里的?

“粗心的笨蛋。”许少卿骂道,“浪费老子的时间。还怎么会?你说怎么会。出了事只会说怎么会,做什么都不认真只会敷衍了事,找东西都找不到,怪不得混这么惨。”

“……”安鲤无言以对。

许又说:“我走了。蠢货。房卡别丢了,又不是你开的房间,到时候再进不去……操你这什么迷迷糊糊的表情?我房卡不是刚放你裤兜里了吗?”

安鲤摸摸他刚才摸过的裤兜,里面果然有张房卡。

“谢谢。”安鲤把钱抱在胸口,像个祈祷的少女。他真诚地说:“怪不得你那么会挣钱。你头脑灵光,做事又认真,所以才会成功吧。”

许少卿看着他像宝贝似的抱着那捆钱,眼底挂着黑眼圈,眼神依然很亮。

我是犯傻逼了赔钱呢。蠢玩意儿。许少卿心说。

“走了。”

“等一下。”安鲤说,“得了那种病,就是真戴套也不能完全保证安全的。别说这么做不道德,如果不幸感染了,你这根本是杀人。以后别祸害好人了,实在忍不住,去找点病友睡觉不行吗。”

许少卿看着这个已经被他“杀掉”的呆子,无语地摸了一下下巴:“刚才那俩是我去的会所的mb。你都给我捅出去了,我以后都没法去那里了。想睡也睡不到。你满意了?”

“是吗……”这件事安鲤虽然不是故意的,但也觉得无需自责,反而是松了口气,“那就好。那,还有,不只是…那个行业的,别人也不行。反正你有病,就不许和别人睡,否则我还会给你捅出去的。”

“不许和别人睡。”许少卿听了这威胁命令的话语好像还有一点开心,走近了一步低头说:“意思是只能和你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