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章 she吗  在下小神j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安鲤垂目看着勾着嘴角伸舌头的许少卿。

……不得不说这个死gay长得真的好。

作为直男,安鲤当然没什么机会看到男人沉浸在情欲中的脸,除了在A片里。美丽女优的爽脸他很喜欢,可在她们身上卖力的男人大多数都挺磕碜,爽起来的时候更是猥琐得没眼看。那种他看了会有点萎,所以一般他都是忽略那些男人的脸。

可面前这位,表情淫荡至此还能赏心悦目的,在没见识的安鲤看到过的男人里,也算是头一个。

不过一想到这家伙饥渴的欲眼渴求的是自己同为男人的贫乳,他立刻反胃了。

真的理解不了。好好的干嘛要当同性恋捅男人屁眼啊。

那个红舌头弹了一下,对他的分心表示不满:“喂我啊。”

安鲤像是给自己上劲儿似的,看了一眼床头的一万块。

“……”

然后他就闭上眼睛,往前挺胸。他一挺,敏感的那块儿马上就被湿热的舌头卷含住了。他感觉到那家伙正用吸奶的力度往外嘬他的奶头,用力得几乎要把他奶头周边的肉都一块吸起来。

他蜷起脚趾。

他的奶头真的很敏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平常会强迫自己回避这种感觉,可是有时候被衣服摩擦的时候他都会爽起来。

衣服都能让他爽,更别提人嘴。甭管这人是不是个人品下作的死gay。

他实在受不了了,半眯着眼睛,轻声地哼唧。

那混蛋金主听到他的声音好像也爽了,捅在他肚子里的棍子一跳一跳的。

吸了一会儿奶,许少卿说:“睁开眼睛,看我。”

安鲤下意识地张开眼睛,低头看。许少卿潮湿色欲的眼睛正与他对视着,伸出舌头,用舌尖一下下勾着被口水浸得樱红润泽的奶头。

那颗奶头让许少卿吸得前所未有地挺胀,在许少卿灵巧舌尖的追逐下东倒西歪,欲拒还迎。

安鲤不敢相信那淫靡的景象是自己的胸部。他双腿哆嗦了一下,一股热流涌起,他忍不住夹紧了许少卿的腰。许少卿一声吐息,克制地抓住他的屁股,减小幅度但是加快了摇晃的速度。

那一阵热流让安鲤低头看了眼,发现自己那玩意儿竟然起来了,半硬着,正随着许少卿轻柔的晃动一弹一弹地哆嗦。一小汪晶莹的露珠在马眼里荡,眼看就要滴出来了。

安鲤看着那儿,有点蒙比。

男人真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吗。你思考的时候考虑过我的感受吗兄弟?

他看着他的老二想。

许少卿顺着他的视线向下看过去,看到那个干净的性器上快要滴落的液体。他呵呵地笑了两声,用指腹盖住马眼,轻轻揉搓,把前列腺液揉满了整个龟头。

“爽了,嗯?想射吗?”

安鲤那玩意儿明显一下子就抬头了,他慌忙按住许少卿的胳膊:“呜呜……”

他吐出了衣服说:“我说了别动我这儿。”

许少卿咬了下嘴唇,眼神里有点嘲弄还有点狠戾,像狐狸一样的阴沉:“你说?你说了算吗?是你给我一万块让我伺候你是吗?”

他就着前列腺的湿滑,用指腹轻碾着龟头,碾得安鲤直顶腰。

“把你这碍事的衣服给我脱了。”他又命令道。

这次安鲤没给他找事儿,顺从地脱了。

&n

许少卿差点就要挺着腰猛干,直想把他干死。他深重地呼吸,忍住了。

手中那端正粉红的性器吐出一股又一股水,渐渐翘得快要贴到上腹去了。

虽然射不出来吧。但也不是不舒服。

他干脆不叫那家伙,直接恳求道:“我能不能去上个厕所。”

他果然就不再碰安鲤那个几乎是一触即发,已经昂扬到极致的粉色性器了。而是俯下身,抱着他,仍旧是轻轻慢慢地干着。

“这就是我做的方式。”许少卿说。

过了会儿,他看到安鲤努力要做出厌恶至极的表情的脸,渐渐松弛了,眉头轻蹙,嘴唇微张。身体也若有似无地随着许少卿的挺干而扭动,双腿紧绷,眼尾和锁骨都飞了红。

许少卿咬着他含混地说道:“别动。我这是教教你,一会儿你要跪地上舔我的。”

安鲤表情有些欲哭无泪。他挺了下腰,控制不了地用龟头去蹭了一下许少卿的身体,但他马上恢复了,皱着眉转头不再看上面的许少卿。

“干你的吧。”

许少卿舔着安鲤的脚趾,撸着安鲤的肉棒,仅剩的一只手也没闲着,抚上安鲤的胸口,大张双手同时蹂躏两颗红果。他插在安鲤身体里的大玩意儿也不着急抽插,而是顶在前列腺上轻轻地压。

安鲤愣了一下,眼神恢复清明,好像还有点羞愧。

可真乖。玩不死你。

他不爱玩变态的,真的不爱。不过,那是之前。毕竟造了我七万八,又不是什么高档货色,又老又蠢又干巴。如果只是插过就算,不是太血亏了吗。

……好像也不错。

同为男人,他当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他喘着吐出了安鲤的脚趾:“要射吗?”

许少卿又哼了一声,不再理他,索性闭着眼睛感受这种,把人抱在怀里的缓缓的抽插。

恶作剧得逞的许少卿突然抱着他来了个大翻转,把他按在床上,用身体压住他的腿,含住了他的脚趾头。

做生意的人,这个账还是要会算。

许少卿停下来,故做平静地看着他。

bsp; “你是不是身上带‘头’字的都敏感?”许少卿用指尖掐安鲤的马眼,让他像触电似的抖了一下。

得多玩玩才够本。

“……”

前面憋得难受死了不说,缺少那种近似强暴的疼痛以后,他就能更清晰地感受到肛门里那种怪异的,类似于憋不住的有东西在往外去的感觉。

“许……”他只知道他姓许。

安鲤脸发白:“……你他妈的变态!我不要!说好只是做……”

看到安鲤又震惊又恶心的样子,他挺满意。

挺硬气,还是那句话。

一想到刚才让这个家伙捅到尿出来,他很紧张。他没什么经验,怕是这种感觉是捅出更恶心的东西来的先兆。

“我勒个大草……”安鲤震惊了,脏话直接飙了出来,想要把脚趾抽出来却被抓住了脚腕。他痒得不行了,直吸气。

安鲤可不舒服。

然后他说道:“好啊。”

许少卿不满地说:“干嘛,又要尿了?你他妈有老到这个地步吗。平常穿纸尿

裤上街吗。”

安鲤又怒又羞,耳朵绯红,可却不好意思解释这次是后面,只梗着脖子硬声道:“我说我要去上厕所!要不我喷你一身这次用你裤子擦。”

许少卿停下动作,想了想,一笑:“好。”

他松开安鲤。安鲤就爬起来,转身下床。可他一回身,许少卿就从后面揽住了他的腰,抱回腿上,又一把扒掉他一直穿着没脱下去的丑内裤,把他还张着嘴的菊花又套回到自己的鸡巴上,然后两手扳住安鲤叉开的大腿根儿,站了起来。

安鲤差点没掌握好平衡栽出去,惊呼一声,赶紧靠在许少卿身上,向后伸胳膊抱住他的脖子。

“老公带你去。”

许少卿抓住他大开的两条腿,就这么插着去了浴室。安鲤觉得自己随时都像要滑落在地上似的,双臂更加用力抓住许少卿。

“小心你那个玩意儿断了。”他紧张地说。

“……”

所以这么用力抓着我是怕给我压断吗?许少卿挺胸,蹭了蹭安鲤纤瘦的后背,肌肤相贴的感觉超好。然后他低头在安鲤耳边说道:“放心,你老公很硬,断不了。”

安鲤无法苟同他这个明显是装逼的说法:“就是因为太硬才会断啊。你有没有常识……小心点。”

他说完这句,感觉身体里那个东西好像更大了。

“……操。”许少卿热乎乎地喘着咬他的耳朵,“你是不是有受虐倾向。我好像要让你变s了。”

“什么s?”安鲤有点害怕,厉声说:“你别乱来,我可不会为了一万块让你玩死。”

许少卿一滞,狠插了他一下:“怎么,地上那坨六万八不算钱?加起来七万八呢。怎么就一万了?”

安鲤竟然努力回头,几乎与他鼻息相贴地心虚地问:“……一件衣服真的能那么贵?”

……果然只有钱才是这蠢直男唯一关心的事。

我回他那句,他不问“你真的想玩死我”,而是问“一件衣服真的能那么贵”。

神经病啊。

“这不算贵。”他冷冷地回答,不想多说。

安鲤不说话了,好像更乖了一些。

在马桶旁边站住,许少卿说:“尿吧。用我像刚才那样‘帮’你尿吗?”

许少卿说着,用力往安鲤身体里那个小凸起上刺了一把。安鲤又无力地呻吟出来了。

他感觉到许少卿扳着他双腿的手一下子捏紧了,捏得他肉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