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章 喷脸  在下小神j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这样被完全压制着,安鲤没法儿调整自己的姿势和张开后穴,只能一动不动地承受着许少卿各种角度的顶撞,会比别的姿势更加受限和疼痛难忍。许少卿知道,却偏偏要这么做。

谁让你说的,“你做你的吧”。

如你所愿,那我就往死里操你。

其实这么顶进去,他自己也勒得难受,可看到安鲤哆嗦着,青筋暴跳的手臂随着他的动作徒劳地想要撑起身体,用力得蝴蝶骨都快耸得刺出了后背,那景象又让他觉得爽得不行。

安鲤在他身子底下,随着他腰部一弓一弓的动作哼哼着叫了出来。他身体本来就属于各种地方都特别特别敏感那种,疼痛耐受度很差。加上许少卿天赋异禀,还故意翻搅他的后穴,折腾得他简直又要死一回。

他知道许少卿是要故意弄疼他的。这人可能是性变态,不把他弄个半死满足不了。但经过俩人上次加这次的凡事儿种种,他实在没那个心情给这位尚未付账的金主好脸子看。他红着眼睛用力转头看着许少卿,哽咽着嗓子虚声说:“那个,咱们先,说,说好。这次做多久。”

这话不算硬气,但也带着点公事公办的口吻。可他现在这个被人蹂躏得易碎堪怜的委屈样,带着这样的口吻跟身上的人谈条件,可就有点违和。

有趣。

你他妈这是跟我撒娇呢?

许少卿心情很不错。他从安鲤身上爬起来,坐直身体,抽出湿淋淋的肉棒,用紧绷发亮的龟头一下一下蹭着安鲤的屁股。

没什么肉,但十分紧致光滑,蹭得许少卿麻酥酥的。

“不是说了一晚上吗。我都开始操了你才开始讨价还价,是不是晚了点儿。”

他又揉了两把让他戳得一片水光的屁股,就抓着安鲤的一条腿把他翻过来,面向自己,就着那条高举的腿而打开的后穴,缓慢而深重地再次挺了进去。

安鲤忙抬着腰,像迎合一样,努力把后面开得更大一点。这家伙的那玩意大得像个刑具,矜持什么的真的是会要命的。

他双手紧抓着床单,腰也随着律动挺起,但他嘴里的话却还是生意味:“但是,上次已经,已经做过了,一部分。这次是补上次的差,那就不,不能算一晚上了吧。咱们得,嗯定,定,个,个时……”

……神他妈做过了一部分。你当自己是个proj呢。

许少卿突然猛冲起来,把他的话打得稀碎,几乎说都说不下去。

“定个时间?我一晚上能操个七八次,你上次就让我操了一回。”许少卿跟着挺动的节奏,粗重地喘息,“就是定时我看你也未必坚持得到。”

“我,我会,会坚持的。嗯你,稍微轻点,别,嗯故意把我,弄死就行。”

安鲤说这话的时候是真心的,重点并不是吐槽许少卿像个禽兽。而是想着如果这同性恋一直用这个力度干他七八次,他怕他真的会死掉。

许少卿放缓了速度慢慢地干,好能仔细看安鲤的表情。这男人也看着他,在隐忍的痛苦中,是一副有点畏惧的认真的脸。

居然不是想讽刺自己干得狠,是认真的啊?

不愧是你,这话说得真是蠢得天真可爱。不知道让人一听就想干死你吗。

看到许少卿轻松地笑了一下,安鲤又加了一句:“然后,到了那个时间,我们的交易就算完成,结束,你就要把那一万块给我。不许赖账。”

“……”

许少卿眯了下眼,握着他的腰提起来,把两腿插到他的股下。

“你真有那么缺钱吗。安鲤。干不死你就都能忍啊?”

安鲤也不想,可上都上了,都让人搞这德行了,难道还要反悔,被人上了再赔钱给人家

于是,许少卿就看到这样的景象:那个被他过于粗大的玩意儿干得一时合不上的缝隙在害羞地用力闭合,可闭不上,反而吐了一口水儿。

许少卿往后稍仰,让本来光是含住大家伙都够呛的肠道又被强迫性地适应他几乎呈直角顶起的角度,简直不堪重负。许少卿就这样翘着鸡巴顶住他肠道的上壁,一寸一寸往里刮,像在找什么地方。

安鲤闭嘴了。

“……”

安鲤觉得又酸又胀又痛,难受得不得了。他只能用双手去按小腹上鼓起来的地方。

这话听得许少卿肉棒一跳,骂了一句:“操,要不想被干死就别说这有的没的。”

安鲤紧张地看着自己隆起的小腹,喘息着。

许少卿不止一点一点往里刮,还来回刮,欣赏安鲤痛苦的表情和皮肤肌肉的紧绷度。

“你,你要把我肠子扎穿吗。你那玩意儿都快要从我肚子里冒出来了……”

许少卿再次抽出肉棒,扯出一条丝线,晶莹的黏液顺着安鲤的臀沟和大腿滑下去,洇湿了床单。然后许少卿捞着安鲤的两条腿按在他头的两边,几乎对折。粉色的小穴立刻暴露在光线中。

你能忍。嗯?

光想到这一点,他就兴奋得头皮发麻。他开始期待他的双倍奖励了。

&

这人到底是真傻还是瞧不起老子。我正常发泄出来你就能忍。你咋知道的嘞。

为了让人家忍不了,他好像也能忍了。

他犹豫了一下,说:“你这是曲解我的意思。我是说,你只要正常的……做那个事,发泄出来,我没问题,可以忍。可你不要故意折磨我。”

许少卿很想用手指揉揉那块儿像花瓣一样娇软漂亮的地方。不过他知道,他只要放下抬着安鲤两条腿的胳膊,安鲤马上就会把这里夹起来的。

他想了想,低下头,轻轻舔了一口温热软烂的花穴儿。

别把你弄死就行?

吗?他有什么办法?

“放心,老公有经验,不会把你玩坏的。”许少卿按住安鲤企图顺着自己体位拱起的腰,强迫他就这么被撬着吃自己的肉棒。

他一阵高兴,又对着那里碾了两下。他感觉到那里有一块儿小凸起,正像个小嘴儿吐着绷着的小舌头,一口一口地舔着自己的马眼。他后腰一紧,暴涨了一圈。而他反复摩擦那里的时候,安鲤就仰着头,两臂突然长起密密麻麻的小鸡皮疙瘩。

许少卿竟然真能忍住没有直线抽插,也算是破天荒头一遭。他想到那个猩猩智商测试。他觉得他以前就是个普通猩猩,给一颗糖吃一颗糖,不够还要,从来不知道留着。可看到安鲤这个样,他好像开了光,摇身变成了个智商超常的猩猩,发现了只要隔一会儿忍住不吃糖就能得到双倍奖励甚至更多的糖的奥秘。

嗯。这确实是让他操出来的。

她们的感觉原来就是这样的?

“……”安鲤狠狠哆嗦了一下。这感觉简直比让男人狂干的疼痛还无法忍受。他脑子里马上闪过A片里那种被舔得失神淫叫的女人。

除了抽插,射精,他更想看怎么能让他忍不了,怎么能让他求饶,让他把那句“我能忍”吃回去,让他挣不到这笔钱。

他忍不住咽唾沫说:“我操……”

他边想边动,一边深呼吸一边看那张水光潋滟的粉色穴口艰难地吞吐自己的性器,真的前所未有地沉稳。终于,他刮到一个地方的时候,突然看见安鲤腿夹了一下,喘息也乱了。

许少卿看着那里。而安鲤发现他目光的着落点,耳朵蹭地红了。下意识想藏住那里。

nbsp; ……可我是男人!安鲤突然受刺激似的夹紧了那处。

许少卿发现那个花瓣一样的小口在他舔过之后就像受到鼓舞的力量,突然就闭紧了。

……太可爱了啊。这么敏感。

“你……要干就干啊,恶不恶心。”安鲤眼睛又湿了,他把胳膊从自己两条腿的压制下抽了出来,去捂小穴的位置。

许少卿叹息一声。他忍不了了。

他又有点儿想接吻了。可他又觉得,和安鲤接吻?那样听上去很像是被这种卑微的底层蠢直男占了便宜。

虽然他刚舔完人家菊花,该嫌弃的还不知道是谁。

于是他用干燥的嘴唇轻蹭着安鲤的红透了的耳朵和后颈,上上下下,像是安抚一样。安鲤马上被这种微电流一样的怪异触感弄得战栗起来。他觉得如果这感觉是个女人在蹭他的后颈,他也许会性起。可现在却是个男人。是个身材比他高,那里比他大,比他壮得多的男人在蹭他。

安鲤只感觉自己像个猎物。

那个男人在他耳边用带着饱满色欲的磁性声音轻佻地说:“宝贝儿,你能忍。你最好能忍。”

没等他反应,许少卿直起双腿,对着那个朝天的小穴斜着插了进去。他磨蹭了两下,找准前列腺的位置,全部抽出,又直接对着目标,俯冲着一下钉到死。

“啊!!!”

安鲤尖叫一声,浑身猛地抽动起来,差点晕过去。

第一反应是,完了,他要尿床上了。他的膀胱一定是被这个傻x同性恋捅破了!他浑身一阵一阵地痉挛,许少卿每钉一下,他就控制不住地尖叫一声。可是每猛喘一口气也只能叫出颤颤巍巍的一声,多余的话根本都说不出来。

这蠢货好像确实敏感。极敏感。顶前列腺跟要了他命似的。

许少卿感觉那个灼热紧窒的甬道因为他的行为而疯狂和激动起来了,对他的肉棒又是推又是挤,又是舔又是嘬,甚至还淌着热水包裹他。他听着安鲤奶狗一样破了音的尖叫,浑身舒畅,真的是快疯了。

他的声音都带着鼻音,软糯得不像他自己了:“嗯…妈的你屁股真的好会吸。你真是直男吗?”

安鲤徒劳无力地推着他,“不……要……”

许少卿:“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要~不要~不要停嘛。是不是?”

他加快了速度,高速撞击,撞得本来像小奶狗一样一声一声尖叫的安鲤变成了颤抖着拉着长音的小羊羔。

“嘿,我听说拉长音就是说明女人要到高潮了?这是真的吗?你老婆会像你这么浪叫吗?我觉得她肯定没你叫得好听。你这是要被老公干到高潮了吗?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