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章 破处  在下小神j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许少卿斜睨着他说,“衣服还穿着干什么,多此一举。”

现在还遮遮掩掩确实未免矫情,安鲤咬着嘴唇,破罐子破摔一样,脱了浴袍,撇了。

他真的很瘦。屁股窄小不够性感,耻毛不算浓密,性器是柔嫩的粉色。对于直男来说,他的女人可不算性福。想到这儿,许少卿不禁轻声嗤笑出来。

许少卿目光直白地在他身上梭巡。赤身裸体被男人像看货品一样打量,让安鲤局促地简直想直接钻到地缝里去。主要是那目光显示出主人好像对货品并不是很满意。安鲤心中又羞辱,又忐忑。

但安鲤虽瘦,但也有些精干的肌肉,皮肤感觉薄薄的,很细腻。腿也很长。扛着操应该还算带劲儿。

想着想着,许少卿身体有点热了。他拿过一罐润滑油,说道:“自己扩张,没弄好待会儿干疼了可别怪我。”

“扩张?”安鲤又一脸不解。

许少卿不得不再次教学:“把这个东西涂到你的菊花里和菊花上,先用一根手指,然后两根,三根,扩到我的鸡巴能塞进去的宽度。”

听到这句话,安鲤的脑子轰的一声,像是炸了。好像在这句话被说出来的时候,他才终于很现实地明白了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他作为一个男人,要让另一个男人把自己的性器官塞到他的身体里去。

安鲤绞紧了双手,没有去接那罐润滑油。就像那玩意是孟婆汤,接过就是过了忘川了,就是死了。他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许少卿阴着脸把润滑油放到一边:“你今晚已经挑战我的耐心好几次了。我警告你最后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再这么犯傻似的不服从命令一次,我就不给……”

“我钱了。”许少卿话还没说完,安鲤已经抓过了柜子上的润滑油,红着眼睛说道:“我知道了……”

许少卿:“知道个屁。我看你这智商很难知道。你给我重复一次我的话。”

“要及时服从命令。否则就不给钱。”安鲤低声说。

“嗯,”许少卿可算满意了一次,“去床上涂润滑油,给你五分钟。”

安鲤听话地爬上了床。他看到许少卿正面对着他,一边看着他,一边慢条斯理地脱着衣服。

“五分钟,”许少卿看他磨磨蹭蹭,不满地提醒道。

安鲤挖出一坨凉凉的润滑油,涂在了后穴的周围。冰凉又陌生的触感不禁让他的屁股抖了一下,忍不住地夹紧双腿。

“打开腿,给我看。”许少卿说着,脱掉了内裤。里面半勃起的东西颜色紫红,又长又大。安鲤看了一眼,整个人都滞住了。那东西……怎么能那么大?就像超市里卖的转基因烤地瓜一样。

“他妈的……”许少卿骂了一句,“你非要让我每句话都重复两遍吗?打开腿!”他已经手扶住那根转基因烤地瓜,前后撸动起来。

那跟大红薯马上变得更饱满了。

这个东西怎么可能进得去!安鲤吓到了,一瞬间他心里打起了退堂鼓。果然还是……

“她是我们两个的女儿,你总不能看着她死吧……”

耳畔突然响起前妻的声音,他浑身一激冷,下意识地大分了双腿,往后穴里捅了一根手指。刚才冲洗的时候他已经放进去过一根,所以加上润滑油的润滑,他很容易就捅进去了。于是他开始直接往里放第二根。

他把无名指并拢在中指底下,借着润滑油一起往里面戳。算不上很疼,但涨得很难受。他挺起腰,好让两个手指进去得更顺畅一些。

许少卿看到他仰

“我操,真他妈紧……你这个处男。”许少卿抱怨着。他看见那个水光潋滟的小穴口薄薄一圈,皮筋一样地勒着自己,似乎已经到了崩溃的极限。

“……”

猛操了百十来下,他还觉得力度不够,从后面拉住安鲤的胳膊,粗暴地让他直起身,从下往上翘着顶,用力用得像是要把卵蛋都一起塞进去。安鲤能看到平坦小腹上鼓气那个巨大鸡巴的形状。

安鲤不再说话提要求,只是咬着嘴唇,用鼻子哀鸣着哭泣。一万块。一万块钱啊。你想怎么挣呢?眼睛一闭再一睁就到手了吗?安鲤。你这条贱命就是屁眼儿豁了也未必值一万。

本来想到小朵是为了给自己打气,可是没料到这个时候想到自己的女儿,他心里却突然更受不了了。自己是有着一个可爱女儿的爸爸,却在被男人骑着用鸡巴猛干到生不如死。他捂着简直要疼得翻烂了的小腹,眼泪大滴大滴砸到床上。

安鲤连忙摇头。

许少卿性欲旺盛,来感觉的时候像只发情到停不下来的野狗,只知道挺着鸡巴猛干。后入的姿势看不到脸,只是抓着安鲤的屁股一下一下往自己的身上撞。巨大的阴茎嵌套在窄小的屁股里,安鲤疼得不行,可许少卿还是每次都全根抽出,再全根没入,要他命似的顶。

“说话,跟我说说话。”许少卿虽然是这么想着,但正面对着安鲤的哭脸的时候,还是放慢了动作,给他一点喘息的时间。

安鲤用一只胳膊挡住脸上的羞辱表情,另一只手听话地用力把第三根手指往里捅。可是后穴太小,那根多出来的手指怎么也插不进去。他试了一会儿也开始着急,干脆翻了个身,把屁股翘高,一只手扒着屁股肉,另一只手从后背的方向把手指往粉色的小穴里来回戳。

许少卿一笑,他知道的,这土鳖要那一万块钱呢,既然是他自己开的价格送上门的,自己自然也不必对他留情。

许少卿把肉棒抽出来,再一次用力捅进去。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撬动,好像要把那个过于紧致的小穴口撑开。

看到这个姿势,许少卿一下就不行了,骂了一声脏话,跪着上了床,双手握住那个正对着自己的窄小的臀部,把坚硬如铁的硕大紫黑色肉棒一挺,直接干了进去。

为了小朵!

“呜……轻点……”安鲤被那个大家伙撬得痛不欲生,腰和屁股也只能跟着他肉棒的方向一起转,减少痛感。

“啊——”安鲤终于忍不住,大声哭叫,“好痛,真的好痛!不要这么顶……”

许少卿仰着头,快速而不知疲倦地甩动着精壮的腰肢,舒服得直哼哼,“我操,好紧,你他妈真的好紧。快打开让我再干深一点……”

着脖颈折着细腰,水水的后穴吞吐手指的样子,肉棒涨得都痛了。安鲤的皮肤薄,菊花周围也一样的又粉又薄,看着十分娇弱,让人想用力地折磨它,把它操熟。许少卿喘息着给坚挺的肉棒带上套子,说道:“快点……放第三根,别磨蹭。”

他实在哭得太厉害了无法忽视,许少卿只能暂停,想把他翻过来换个姿势继续操。看到他那个泪流满面的脸,许少卿吓了一跳。

只是把肉棒插进一半,身体一耸一耸地在里面研磨转圈。

安鲤尖叫一声,他觉得自己一下被利斧劈成了两半,痛不欲生。他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哗哗地流泪止也止不住。不只是因为痛,也是因为他被同为男人的性器捅穿的一瞬间,感觉到自己粉碎得再也拼不起来的自尊。

“说

“怎么哭这样?要不要算了?”

跟随许少卿扭动着的小腰看着欲得不得了,就像是邀请他更用力地干进去。许少卿沉重地呼吸着,声音低沉沙哑:“轻点你也一样疼。我就是这么大,你忍忍吧。”

,说什么?”安鲤急促的喘气声比话音声还大,透着一股情难自已的娇媚,又软又撩人。许少卿忍着一插到底的冲动,继续做着这种貌似扩张的运动。毕竟长夜漫漫,也不能一上来就把玩具玩坏了。

“勾引我的话。否则我没兴致干不下去。你得把我伺候好了。”许少卿说。

“我,我不会……”

许少卿坏笑了几声:“你不会?你怎么能不会呢?你跟你老婆上床的时候,她怎么干,你就怎么干。她说什么,你就说什么。”

“我老婆……吗……”安鲤微眯着眼睛,看上去许少卿现在的动作让他没那么痛了,他好像正陷入回忆之中。

许少卿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安鲤还真有老婆。这让他有点不高兴了。有老婆还出来卖?这男人还有底线吗。他惩罚似的猛地撅着肉棒往安鲤小腹上方一挺,那平坦的小腹又鼓了一下。本来已经稍微开始放松的安鲤被刺激得猛然夹紧了小穴,腰也跟着顶起来。

许少卿没防备,猛地被夹得一哆嗦,差点就精关失守。这两个动作在一起简直就像要命的小肉吸嘴在吸精。他缓了几秒,自尊心受到打击一般恼怒地用力掰开安鲤并在一起的双腿:“他妈的你可够骚的啊。这么快就馋了?谁准许你吸我的?嗯?”

“摸我的豆豆……”安鲤说了句让许少卿摸不着头脑的话。

“你说什么?”

“我老婆……说的话……”安鲤脸又红了,看上去极其羞愧难当。

“……”

许少卿明白这句话语义的时候感觉很奇妙,这个直男在gay的身子底下说着他跟他老婆做爱的时候他老婆说的话,这让他感受到了一种无可比拟的征服欲,肉棒又叫嚣着涨大了一圈。

他忍不住笑着拍了安鲤的小屁股两下:“你能不能捡靠谱的说,你他妈哪儿来的豆豆,嗯?”

安鲤把一只手伸到两人交合的地方,在自己柔软的卵蛋和会阴处一把一把抓揉着,显然还是在带入他老婆的角色:“揉我这里……”

许少卿:“……”

那个用指尖推拉揉捏的姿势实在是太淫荡,太挑逗了。许少卿一下子激动得受不了,直接一捅到底。安鲤痛苦地叫了一声。

而许少卿爽得浑身肌肉都绷紧了。低吼一声说道:“我操,直男真是太好吃了……”

安鲤喘着粗气,又陷入了沉默。

“继续,别停。”许少卿命令道,“还说什么?”

“……”安鲤一边继续揉着下身那团软肉,一边说:“……老公,我好舒服。”

团软肉。他发现那里并不是完全软的,而是稍稍有点硬度。

“你被插的也不是完全无感啊。”许少卿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

被许少卿揉着他的阴茎,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又来了。可是安鲤不想在男人的身子底下产生这种感觉,慌忙伸手阻止道:“别碰那里。”

“不是刚才你让老公摸的吗?”许少卿一只手揉着,一边用另一只手指尖玩他粉红色的小奶头。

“嗯……”安鲤忍不住媚叫了一声,然后又羞愧难当地赶紧止住了声音。

许少卿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又忍不住狠顶起来,“直男也喜欢被玩奶头吗。你可真会叫。”

“不是……”安鲤否认,还虚着音问出了一个他不得不问的问题:“你还要干多久?我不行了……”

那个小穴已经渐渐软了,泥泞又火热,许少卿正插得爽得不得了,不满地回答他:“不跟你说一晚上吗?这就不行了?”

他一边顶,一边揉安鲤的阴茎,那东西居然真的一点点站起来了。

“操,”许少卿兴奋地说:“你让我干爽了。看见了吗,嗯?”

那才不是爽了,而是被他揉搓起的生理反应。安鲤虽然这么想着,但也没反驳许少卿,只是无力地制止道:“别碰那里……我,我真的不行了。我身子好痛。让我歇一会儿……”

“那你试着让我射出来啊?你跟个死鱼似的我出不来,就没法停。”他想想又邪恶地说:“你和你老婆做爱的时候她怎么让你出来的,你可以试试。”

“老公,射给我……”

许少卿换了个跪起的姿势像打桩机一样疯狂冲刺,“不行啊,这句话我听得太多了,射不出来。”

安鲤身子真的快疼炸了。这是他第一次,就碰上许少卿这样性欲过剩的疯狗。他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要调个儿了。

“老公,快射吧,我不行了……”

“老公……”

“老公我受不了了……”

无论他怎么说,许少卿就像个电机一样不知疲倦疯狂打桩,“不行,怎么不行,你这小穴还紧着呢,咬着我不肯松口。”

安鲤实在受不了了,只想快点结束,不管不顾地用长腿缠住许少卿的腰,屁股跟着节奏往上迎合他。意乱情迷地说出他刻骨铭心的那一句。

“老公,你射的深一点,我才能给你生孩子……射到最里面……我们的孩子,叫小朵,是老公种在我身体里的爱的花朵……我爱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