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章 误会  在下小神j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许少卿从会所里出来,在转角的巷子口点上了支烟,猛吸起来。欲火没地方发泄,他有点燥。

今晚会所里新来的小男生没一个看上眼的。他把烟叼在嘴里,拿出手机,眯着眼睛开始翻通讯录。那里倒是有些个他睡过觉得不错的小0,可是翻来翻去,总觉得缺了点兴致。他在性事方面极其喜新厌旧,尤其他今天心情不佳,就更想吃点不重样的菜换换心情,偏就没有看上的。

他骂了一句,按灭了手机,又吸了一大口烟。算了,抽完这根烟,就叫司机老郑开车过来接人。回家。冲凉。睡觉。

想到那个冷清空旷的房间,他有点烦。

有一个人的脚步声从巷子里走出来了。越来越近,居然也站在了巷子口看手机,就在自己身边。

许少卿不乐意了。马路那么宽,大晚上的非站人身边不可吗?他不满地投去一瞥,心里动了一下。

一个男人,身材修长,在手机的微光中映出一张端正的脸,秀挺的鼻头,两条眉毛又长又匀称,很有情绪地蹙在一起。不知道是看见了什么内容,时不时地抬头思考,又低头看手机。

这巷子里是会所的后门,也是员工出口。那些侍应生和mb是不允许从富丽堂皇的正门随意进出的,以免冲撞贵客。下班以后,就会换好便装从这边的巷子里离开。

许少卿向那个男人走近了一点,确认道:“刚出来的?”他用头指了指后门的方向。

那男人愣了一下,又有点吃惊似的摸了摸已经很浓密的秀发:“不算刚吧……你怎么知道的?这能看出来?”

他眼神有点窘迫。

许少卿点了下头表示了然,又问:“在里面怎么没见到你?”

那男人更惊讶了。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翻他身上价值不菲的高定西装:“你也进去过?不像……”

许少卿以为他是说自己不像gay,笑了一下。这男人比刚才会所里很多美颜水灵的小男生长得差得远,但他觉得这人举手投足还给人一种挺“纯情”的感觉,有点意思。

也许是太饥渴了,许少卿没有更加挑三拣四,就定就这个了。

他给老郑发了个信息,掐灭了香烟。“跟我走吧。”

那个男人茫然了几秒,看了看手机,又看看许少卿。突然欣喜起来,“您是要给我介绍工作的老板吗?”

……这么说倒也不是不行。许少卿点了点头,允许他把自己卖x的事说得那么清新脱俗。

不一会儿,老郑开着车来了。男人一看那辆漆黑的豪车,惊诧地半张着嘴巴:“这……我要上去这个吗?”

“跟我坐后面。”许少卿说着,老郑就停好了车,下来给他们开车门。男人忙说道:“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大哥您干嘛还专门下车兜一圈……”

说是受宠若惊,不如说是吓了一跳。老郑也连忙跟这个老板的小陪客儿互相礼让起来,“别客气您快上车。”

许:“……”

这男人的土鸡样儿突然让许少卿有点后悔了,可男人已经快速地坐了进去,还在忙不迭地狂给老郑道谢。他嘴角一抽,也只能跟着上了车。

他现在的想法就是,自己点的菜跪着吃完吧。反正操起来也用不上他这张蠢嘴。

不用许少卿说,老郑就知道往哪儿去。车里很安静。然后很快这份安静被那个男人打破了。

在灯光下看,这个男人好像没黑暗中看上去那么年轻,眼角已经有了一点小小的细纹,脸颊也更瘦削些。显得少了一份青春活力,但更加沉稳柔和。

老板,我叫安鲤,平安的安,鲤鱼的鲤。请问您怎么称呼?”

安鲤目不转睛地盯着他,都忘了回答。

安鲤被突如其来的同性胸部给吓得猛后窜两米,赶紧回答:“王哥!就,就是王洛啊,他说帮我找了个服务员的工作,约好今晚见面聊一聊工作内容的。没想到……我没想到会直接上岗!抱歉啊老板,我确实不知道这个工作要干些什么。不过您告诉我我马上就学!您……您别开除我,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的……我……”

“……洗什么?您说……”安鲤想了想,没听明白。是保洁的工作吗?可他觉得这屋里什么都挺干净的,像是刚做完保洁的样子。可又怕许少卿是在故意考验他,说错话丢了这份得来不易的工作,没敢吱声。于是只是尴尬地笑着,一边偷看许少卿的反应,一边又伸手拍了拍床单。

哎,都是男人,本钱可是大不同啊。那身衣服是,没想到脱了衣服更是。他不禁拿自己的身材暗自比了比,立刻生出了相形见绌的自卑感。

他有点懊恼地捋了把额前的碎发:“别说了。”

一路上那男人一直保持着他的土鳖好奇脸。进了房间,在大床房的边上摸了摸,没敢坐。他说:“许老板,我以为至少也要明天才能开始上班呢。今天就要开始工作了吗?”

他回想起刚才男人说的“介绍工作”,回答:“工作场所。”

许少卿已经把衬衫扣子解了,敞着怀。很难想象出他斯文衣着包裹下是这样一副结实的身材。微隆起的胸肌,腰胯两侧精壮的肌肉线条,小腹清晰的人鱼线在衣摆的阴影中若隐若现,隐入西服的裤腰中。

又过了一会儿:“许老板,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你不是蓝堤会所的?”

“许。”许少卿惜字如金。

许少卿看他盯着自己发呆,为他的迟钝恼火,却又有点为自己的吸引力而自得。他走到安鲤面前,把裸露的胸膛直接怼到那对儿直愣愣的眼珠子前,像是有种给他看个够的意思,又说道:“我问你话呢。”

许少卿眯着眼睛看着他,后面这男人巴拉巴拉的废话他都听不进去了。他好像意识到自己找错了人。

某高端酒店1208房间。

&nbs

安鲤更局促了。而许老板就站他对面虎视眈眈地等着他行动,他只能硬着头皮问:“您让我洗什么呀?……不好意思,之前王哥还没跟我谈过具体的工作内容……”

“什么?什么会所?”安鲤说完这句,那许老板的眼神明显一下子冰冷了。安鲤没听说过这个什么会所,但他有种预感,许老板好像看不上他了。

怪不得这人的样子不像个mb。

这男人拖延什么呢?许少卿瞥了他一眼,有些不悦:“我时间宝贵,你最好能麻利点。”

太扯淡了吧。都进了酒店箭在弦上才发现错了?

他在安鲤惊呆迷惘的注视中开始解裤带,随意问道:“哪个王哥?”

在日积月累的严格管控下塑造的身材,健壮但不野蛮,还保留着流畅挺拔的美感。

安鲤马上闭上了嘴。

“怎么,你下班以后没‘工作’过?”许少卿扯开领带,脱下西装,说道:“去洗洗。”

p; “妈的。”浪费了一晚上时间,直到最后好不容易拉了个能凑合的居然还拉错了人,已经性起的许少卿别提多烦躁了,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走到外套里掏出钱包拿了一百块,冷淡地递给他:“你打车回家吧。”

一言不合立刻轰人,这老板脾气也是够大的。

不过安鲤实在是太需要一份工作了。

他的眼神马上可怜起来,恳求地看着许少卿,“我不是您说那个‘会所’的,但是我一样会做很多事情,我曾经……”

许少卿哼了一声:“会个屁你会,扒开屁股给男人操你会吗?”

这个衣冠楚楚的许老板突然张嘴说出这种肮脏的字眼,安鲤一下子就蒙了。

看他这个表情许少卿更闹心。这人傻了吧唧的一个劲儿顺着自己的话说,让自己误会,搞得自己现在都起了欲火还得生生压回去。他故意作践似的抖了抖手中的钱,“不会?不会就滚。”

安鲤还蒙着,红着脸下意识地喃喃说道:“我是直的……”

许少卿见他不拿,直接就甩到安鲤脸上:“那就快滚啊傻x。”

钱轻飘飘地掉到了地上。

“……”

被人突然拉到一个地方,又突然让他滚,接着用不堪入耳的语言羞辱他,然后再用钱践踏他的尊严。

但凡是个男人都忍不了,安鲤当然也按耐不住了。

“死同性恋。”他板着脸说。

许少卿系衬衫扣子的手停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你……你说什么?”

安鲤又报复似的说道:“死基佬,那钱你自己留着看艾滋吧。”

他没给许少卿反应的机会,拉开门就跑了出去。门砰地一声撞上了。

许少卿足足愣了有半分钟的光景。然后突然怒发冲冠了。操!这辈子还没谁敢跟他这么说过话!!这个穷狗土鳖男人算是哪根葱?分明是他瞎接了自己的话茬,才让自己误会,浪费了宝贵时间的人是自己好吗!自己都没同他计较,他居然还敢说这种不要命的话!啊???

这种工作都找不到的底层渣滓居然对自己造次到这种地步???

许少卿简直血上头,想马上找人做掉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