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46关键词:强娶豪夺 暴躁护短醋坛子男主 温柔人妻型冷淡女主 微h 暴力倾向 轻  魏承泽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关键词:强娶豪夺 暴躁护短醋坛子男主 温柔人妻型冷淡女主 微h 暴力倾向 轻度重口

爱发电app:由 肉多多 赞助此方案~

百平米的奢华K歌包厢内,传来尽是狼哭鬼嚎的歌唱声,堵在密不透风的房间中毁着耳朵。

沙发上男人们拿起瓶子朝K歌台上的男人砸去。

“高逼你他娘的今儿必须赔我一个耳膜!”

他笑的贱,一个转身巧妙躲开那价值十万的红酒,摔碎在身后墙壁上稀里哗啦的酒液流了一地,拿起金话筒扯着干哑的嗓门:“咳咳,感谢各位弟兄们的捧场哈,能侮辱到各位的耳朵小弟今个十分荣幸!”

“那么接下来就有请咱们从来没开过嗓的时少爷,为怀里的美人献唱一首情歌——死了都要爱!”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朝着角落里俊俏的少爷看去。慵懒靠着真皮沙发,腿上坐着一位细腰长腿美人,一手抱得那叫一个紧,估计是在这施展不开,不然两人早就负距离了。

“你有点眼色吧!没看时少爷忙着宠美人,哪有心情跟你闹!”

“欸!都别这么说啊!从进门到现在抱了半个小时还没抱够啊,美人腰都要酸喽!”

调侃的话一耳就能听出来,一声不吭的少爷抬起了眼,冷飕飕的一个眼刀刮过来,吓得高必话筒都给攥紧了,嘿嘿笑着回头点歌:“我先来点气氛给咱少爷暖暖场子哈。”

那美人的反应无动于衷,脸趴在他的肩头上,双臂有意推着他的肩膀,若是再仔细看放腰上的手,收紧的力道,不难发现是一副强迫的状态,摁住她的软腰动弹不得。

“怎么,害羞不成?”耳边浑厚慵懒的声音试探着她,时桓秦眉骨微挑,侧头望着她一张脸面无表情。

“什么时候能走。”女人说话声不同的冷淡。

“走?这么着急。”他抓住她的手,拉下来,用她的身体遮挡,将细骨纤长的手指放在了自己隆起的胯间,用力摁下去,故意在她耳边咬字低沉着:“小弟弟都被你坐硬了宝贝,我比你更着急走。”

说罢,他闷闷笑了两声,而她还是那副脸色。

“想不想听我唱歌?”

她不说话。

“嗯?”带着警告性的反问。

闵粟闭了眼。

“别在这浪费时间了,时桓秦。”

下一秒,人就被托着双腿腾空抱起了。包厢里的十几个人唰的安静下来,大气不敢喘的看向他们走去大门。

“时,少爷啊!不玩了?”

“回家玩。”

他丢下一个极具想入非非的答案,头也不回的抱着她加速离开:“单子记在我账上,以后这种没意义的聚会少组织。”

人一走,包厢里的音响音乐也停止了,高必松了口气一屁股瘫在圆形凳上。

“人家时少爷是看在咱们几个兄弟们面子上才来的,你唱一首歌就给人赶跑了,真有你的啊高逼。”

“靠!那你们都不唱就在这听背景音乐啊?我一首嗓子也是很多美女捧场的好不好!”

男人翻了个白眼。

“话说,少爷怀里抱着的女人谁啊,当兵回来之后,就没见他碰过女人,我还以为他在部队里都戒色了,怎么又突然和尚退休了?”

有人制止他别乱说话。

“你见桓秦什么时候对女人这么上心过,管好你的狗嘴,听说他们前不久就在筹备婚期了。”

“卧槽!真的假的?”有人惊呼。

“骗你高逼吃屎。”

“凭什么老子吃啊!”

“那美人还是个女大学生吧?咱们少爷都二十六了。”

他慢悠悠的倾斜杯子倒起了红酒:“时少爷啊,当兵回来之后就继承家业了,给咱们不一样,人家是一开始就金盆洗手,但他这人吧,独生子,从小被惯坏了脾气大的很,还有暴力倾向,今个看那美人的反应,她在时家不会好过。”

酒杯晃动着倒入嘴边,醇香的味道漫入鼻腔,他幽幽道。

“而且我听说,裴家那位大小姐,对她可是恨之入骨,据说是裴大小姐求着时少爷去学校教训那美人的,结果后来桓秦看上她了。”

“日,这么狗血。”

浴室门被撞得哐当作响,垂下来的两颗蛋疯了一样往她拍红的阴唇上甩打,恨不得全都塞进去!

“额……额够了,够了!”

“爽吗?这就受不住了宝贝,才开始几分钟呢嗯?”

她白皙的腰腹上,大手死死固定着她的腰身,皮肤上已经压出了青紫色的指印,可见而知的力气。

闵粟无助扒着门框,高壮的身体全部压在她的背后,略有狰意的表情,凌乱的秀发黏在脸侧汗水上,白花花的胸部挤压在了门上面,抬起的一条腿被他同样摁在门上了,姿势淫荡又卑微,下体痛的已经麻木。

耳朵边,

“哥!哥你出来!”

暴怒的吼声回荡在三层别墅的每一个角落,振聋发聩。

“我知道你在家啊开门让我进去!哥——哥啊!”

“你什么意思啊哥!你说了帮我教训闵粟的!为了欺骗她感情,我听你的话给你调查她行程资料,我都说过了她有喜欢的人了!你现在跟我说你要跟她结婚?你从头到尾把我当猴耍是不是!”

“滚出去!”

“啊啊!”

她正沉浸在痛苦中,胸部上突如其来的大手死死抓住她白花花的肉,痛苦的嚎叫传遍整个空寂的浴室里。

时桓秦的性欲让她避之不及,大概是在当兵禁欲的那几年里全都用在她身上了,做爱时喜欢在她身上留印子,无论是吸还是咬或者掐。

“嗯。”

他隔着毛衣掐她的脖子:“回答!大声点!

逼的闵粟在初秋便穿上了高领毛衣。周一开学那天,将她送到学校门口,在车里对着她的唇又啃又咬,低声警告她。

“哥开门啊!时桓秦给我开门!开门开门!”

“你他妈最好是给我有事要说。”

不等她说完,时桓秦拿起她的包朝她脑袋上猛砸了过去!

“她就是个喜欢装清高的婊子!你到底喜欢上她什么,连你也被她给迷惑了,那死婊子——”

“我妈还是你妈?轮得着你不同意?裴昕妤,你知道我脾气没那么好,别以为你是我表妹我就会对你留情,只要我还在一天,就给我叫闵粟一声嫂子!”

“呜啊啊!”

“别说了,别说了……啊,啊。”她节奏不稳的音节带着儿颤音,哭着抓住腰上的手:“我好痛,拜托你出去,拜托你…”

时桓秦懒得搭理她,转过身准备关上门时,看到闵粟穿着浴袍从楼梯上下来了,脸色虚弱又白,眉眼里也是遮不住的一股子清冷,面无表情看向这边。

时桓秦松开了她的腰,右手掐住她的脖子逼她往后仰倒在自己怀里,暴怒的咬住她脖子,要撕下来一块肉。

啪啪。啪啪——啪啪啪。

她捂着脑袋哭的提不上气:“当,当初你让我,调查她时,呜,你可不,不是这么说的。”

“出去?我恨不得全塞进去!”

“今天你在走廊上看那服务生一眼,我还没找你算账!我劝你这个时候别惹我,不然有你受的!”

包包上金属链条直接在脑门上砸出一道伤口,他力气很大,这一砸直接给她打哭了。

“呜,呜呜!你要跟她结婚我不同意!小姨也不会同意的!我要跟小姨告状你打我!”

做爱的人眉头不悦的猛一皱。闵粟想要用这个借口摆脱他,时桓秦置之不理:“不用管她!”

没等她扬起包包甩过去,背后冲过来的一只脚将她踹趴在了地上,磕到大理石地面的一声摔得不轻,时桓秦性子忍耐到了极限。

男人还没开口,身后的人疾步冲了进来,提着包包链子,气的哭红眼睛怒起凶横:“婊子!婊子!你他妈就是用身体勾引我哥的,还在这装什么清高,你怎么不去做妓女啊!”

“今天坐在我腿上扭什么扭呢,憋死我了!要不是看人都在,老子早就把你摁在那里干了!现在你的逼里都是我的精液!”

在她暴力拉住大门把手时,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她吓得一个趔趄,整个人往后坐去。

裴昕妤穿着粉色的el格子裙,气的从地上站起来,拿着包便朝他身上甩。

“闭嘴!”时桓秦下颚紧绷,暴怒脖子青筋都在跳动,怒瞪指着她的脸字字咬牙警告:“这两个字再让我听到从你嘴里说出来,你别想着能从我这里得到一点好脸色!”

裴昕妤在门外吼了近一个小时,高跟鞋不停朝着门上踹,愤怒拿着包包在墙上甩,成功把自己气哭了。

伴随着她痛苦的闷声,别墅大门被人拼命摁着门铃,尖锐的女声冲着窗户吼。

抬头一看,男人穿着白色浴袍,一手扎在浴袍腰带里,宽肩窄腰的大长腿,站的笔直挺立,低头蔑视她,一股子的暴躁疏离。

他笑起来的声音阴冷,心脏都紧在了一块。

“在学校给我离他远点,不然下次就不会是只把他打到住院这么简单了。”

她纤瘦的腰,如牛奶肌肤,全部毁在他的手和嘴上。

闵粟抽泣声越来越大,他根本不听什么使唤,只要是他想要的就必须得到,不惜一切代价!

他伸出舌头故意粘腻的舔着她:“宝贝你真是个尤物!额嘶,夹的好紧啊,松点,不然干死你了!”

即便距离隔的远,裴昕妤还是看到了她裸露出来的脖子上,密密麻麻的吻痕印子,像是马蜂窝一样,没入在浴袍衣领的胸口,估计下面还都有不少!

“时桓秦你开门啊!”她的嗓子已经哑了。

放在双腿上的手攥成拳头,她眼神直勾勾望着车前面,仿佛是被绑架:“知道了。”

时桓秦满意拍拍她的脑袋,缠绵的长吻过后才放她离开,坐在车里望着他的人,米色长裙身姿高挑的背影,笑的那般强欲自信。

闵粟是最后一个到达班里的,只剩后排的位置了,她坐下来开始,周围叽叽喳喳的交谈声全部都在对准她。

抬头,看到第二排的裴昕妤,额头上贴着一个创可贴,凶狞的表情很是滑稽。

“呦,要嫁入豪门上课连书都不带了?”耳边一番阴阳怪气。

“估计人家都不知道今天上什么课呢。”

“看来马克思主义没能教会她无产阶级的解放呢,心里还惦记着资本主义吧?”

“哈哈哈!被高干子弟追求是什么感觉啊,要不闵小姐来课上讲两段?”

“就是,分享一下心得呗。”

前段时间时桓秦在学校疯狂追求她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裴昕妤讨厌她总是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清高样,本来想让哥收拾她结果阴差阳错变成现在这个局面,她在班级和学校里买通了人,故意诋毁,孤立她。

把她见钱眼开扑上他哥身体的事情,装模作样说的栩栩如生,可她现在依然是那样充耳不闻的态度,就算没有书,也只是拿着手机沉默不语点着屏幕。

裴昕妤越看越讨厌,表情逐渐崩裂。

一下课便拦住了她,堵在后门趾高气昂的抬头,即便她踩着高跟鞋,还是比她矮了几寸。

“你装什么装闵粟!觉得跟了我哥了不起了是吧?怎么着,有后台就变得更得意了?”

“我不喜欢你哥。”

“你说什么?”裴昕妤语速极快,眉头皱的脸色比刚才更难堪:“你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不喜欢我哥哥,闵粟你别太装了!”

她侧身便要走,被她用力握住了胳膊,裴昕妤一惊,发现她瘦的很。

“你就仗着有脸有身材勾引我哥!骂你你都不还口,我看你是故意装可怜,得了便宜还卖乖,恶心死了!”

“狗咬我,我凭什么要脏了口咬回去,面对你,我的恶心还是自叹不如了。”她将手抽出来,言简意赅:“说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你——!”

“这话让我哥听到他绝对不会放过你!当初你跟在陆常宁屁股后面追他的时候,我哥看的一清二楚!他是怎么教训的他,你不会忘了吧!”

裴昕妤再了解不过时桓秦了,只要是他要的,手段做的再极端,都会得到。

是他追不到她,还要眼睁睁看她去追别的男人,所以他宁愿毁了那个男人。

闵粟置若罔闻离开。去图书馆里借下一堂课要用的书,她的宿舍被时桓秦退了之后,那些书都放在了他家里,今天一本没有带。

到图书馆二楼时,看到了站在书架前的男人,小心翼翼伸出胳膊,拿起一本书,指尖没捏稳,书本从他手中掉落,砸在了他的帆布鞋脚边。

他艰难的弯下腰去捡,闵粟疾步跑过来,率先帮他捡了起来。

陆常宁微微一愣,随即接过淡笑:“来借学习书?”

他半垂着眼睫,睫毛在窗外午日下显得卷翘而温柔,闵粟气势倏地弱了下来,眼眶分外深红。

“伤,怎么样了?”

“好很多了,不用担心我,倒是你,最近伯母经常来我家抱怨你不回家,回去多陪陪他们。”

她唇瓣颤抖,低下头心虚的躲避开湿润的眼眶:“抱歉,我妈可能是自己一个人在家太无聊了。”

起手机对准他们,笑的格外狰意。

“哈!这下我看你怎么跟我哥交代,闵粟,等着他收拾你吧!”

她脸色尽是惨白。

忽然陆常宁抬脚上前,走路一瘸一拐的姿势,轻易暴露出了他黑裤下缠绕的绷带。

“抱歉,可以请你把照片删了吗。”他弯下腰,对裴昕妤认真说道:“闵粟只是我的妹妹,如果照片传出去的话,我们会很苦恼。”

他温柔的态度与暴躁冷冰冰的时桓秦简直天差地别。

深潭一般的眼眸直杵杵盯着她,陆常宁对她无奈恳求道:“拜托你了。”

她不知道受到了什么蛊惑,却还是鬼使神差的将照片给删掉了。

但并没有因为这个原因,堵住她的嘴巴,时桓秦还是知道了。

他把她摁在床上,一次又一次发狠的朝她身体里顶撞,逼得她窒息连最基本的求救声也发不出来,双腿强制缠绕在他的腰身,呼吸呆滞,一丝不挂,眼睛发直的盯着苍白天花板。

“还敢!你他妈的还敢!”

野兽迅猛进攻的速度,不给予一点喘息的机会,咬住她脖子上密密麻麻的吻痕,那是独占的标记,语气阴沉恶毒。

“看样子上次打断他一条腿还不够!老子就不信你改不掉喜欢他这个毛病?我说过了吧你敢不爱我,我就拿你家人和他开刀!没把老子的话听进去一点是不是啊!”

“呜,呜呜。”她撑着他的肩膀,胡乱摇头,眼泪飙出来撒在枕头上,声音尽显嘶哑:“不会了,我不会了,拜托你住手。”

“你逼得我!这是你逼得我!”时桓秦眼球发红的凸起。

他受够了!当初追她那时也看够了她的脸色,完全不在乎他,心里就想着她那个白月光,亲眼看着她去追陆常宁时的那张热脸!而他时桓秦又是怎么贴着一张冷屁股,受尽她的忽视,操,操!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爱不爱我,说!爱不爱我!”

她眼里饱含泪珠用力点头。

“说话!我他妈让你说!”

“呜……呜额我爱。”

“你爱什么了?”

“我爱你,我爱你!”

狰狞的表情咧开嘴笑,肉棒插在干燥的阴道里速度也逐渐减缓:“你爱谁?”

闵粟鬓角发丝凌乱,唇齿微张,任人揉捏:“爱你,你……时桓秦。”

“妈的,连起来说!”

“呜,啊,我…爱你时桓秦,我爱,你时桓秦。”

身上人发疯那般猖狂的大笑,像个疯子,托起她骨瘦如柴的后背,将她抱在自己身上奖励般舔着她脖子:“真棒,给你高潮,老子赏你的!以后都要这样知道了吗?你放心,咱们婚礼我也一定会邀请陆常宁亲自来看!”

她要无端承受着他的怒火,闵粟恨透了身上这个男人!

如果没有他,自己或许会跟陆常宁在一起,交往,结婚,从小喜欢他到大,她一直期盼着能与他组成一个新的家庭,新的爱情。

是时桓秦亲手毁了她的梦想和自由,拿着她身边所有与她亲近的人来威胁她,在这地狱里最后寄托的一丝希望,只能是委曲求全的待在他身边,才能让自己好过一点。

闵粟曾经幻想过的婚礼,身边主角也早已换了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