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42关键词:青梅竹马 3p 校园 教室play 产ru 灌尿 电击 重口 (H)  魏承泽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关键词:青梅竹马 3p 校园 教室play 产乳 灌尿 电击 重口<

爱发电app:由 Len 赞助此方案~

“穆安,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我知道你爸妈都去世了,不知道现在跟你说这些话对不对,但是你别难过,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让你开心一些,或者把我当成你的依靠。”

面前的男生抓住了她的手,认真再笃定不过的眼神。

“谢谢……”

穆安垂着头,粉嫩的耳朵慢慢爬上了红润,语气软绵:“我,我也很喜欢你。”

“真的吗!”他弯下腰,俯身面对着娇小的女孩儿,看着她的脸,眼中期待洋溢着欢笑:“你也喜欢我?确定不是在骗我?”

近一个月她都沉浸在父母去世的悲伤中,突然被暗恋的人告白,穆安红了眼睛,再抬起头来时,笑容弥漫在瓷白的小脸上,渐渐晕染开的潮红蔓延至耳根后。

“嗯,没有骗你。”她已经下定决心要走出悲伤了,不能再颓废下去。

“那,这个给你。”宋璨林从校服口袋中拿出一条翠蓝色的小水晶项链,放在她软软的手心上,阳光的笑从树叶间的缝隙下光线打得格外灿烂。

“就算是我们之间的小信物。”

穆安咬住下唇,软乎乎的脸蛋像小包子一样,可爱的一塌糊涂。含羞点头:“嗯,谢谢。”

“我们不是已经交往了吗?不用跟我道谢。我有你的手机号码,明天周末,约你出来玩。”

他大大方方地揉上她蓬松的发顶,马尾辫垂在脑后随着她的点头,甩动了两下。

男生低下头在她耳边轻腻的说着明天见,在耳根的红润直线延伸到了整个脸蛋上,爆发出来的涨红,脑袋都要烧坏了。

“今天是我值日,那我先走啦,回家路上小心。”

她从来都不敢想自己也会这么轻松的拥有暗恋人的关心,呆呆的伸出手跟他说再见,水眸中弥漫氤氲,自己未发觉的笑容,在脸上绽放的越来越喜悦。

“哼?原来这个十九块九包邮的五条项链,居然能收买这么多女孩儿的心啊。”

身旁冷不丁出现的声音将她拉回神,手中的项链也被他夺了过去。

“啊……孟煜,还,还给我!”

矮小的人蹦着脚伸出手要去抢他手中的项链,少年冷着一张疏离的脸,将手里东西举高,面对一米八的个子,她就是跳的再高也够不到。

“这玩意儿,我已经第四次看到从他手里被送出去了,你真以为,他是个深情人设的好人?”

“你在说什么!”穆安气的站在原地,向他摊出手,一字一句道:“还给我。”

他眉眼间的高傲与蛮横尽显,眸子里寒气十足。

“穆安你搞清楚!你爸妈去世,是我爸妈好心的把你收留了,你现在是寄人篱下不懂吗!谁让你接受他告白的?”

“我知道我是寄人篱下啊!”她眼眶红的哆嗦,吸起了鼻子,将张开的手心攥成拳头:“但是我喜欢一个人跟我寄人篱下有什么关系,我很感谢你们帮我,我也一定会报答你们的,但,但是……你把项链还给我!”

“不识抬举!”

他用力把手里的东西甩了出去,长长的项链往天上甩,落下来时却正巧挂在了树梢枝头上,翠蓝色的玻璃水晶,垂下来摇摇晃晃的躺挂在树枝上面。

穆安慌张的想找地上的东西把项链给勾下来,看到一个树枝刚要跑去拿,胳膊被孟煜用力拽住,她细嫩的手臂被他一掌就要握断,穆安吃痛眯起了眼睛。

“痛。”

“是不是你爸妈去世不久,你很缺爱啊?才这么急不可耐就答应他的告白了?既然如此,不如我来帮你好了。”

“你胡说什么!”

她的后脖颈突然被掐住,捏住脉搏她痛的不敢用力说话,娇小可怜的人直接被他给拽着往前走。

一路不顾他人的目光将她拖出了校园,穆安声音都带上了哭腔求他放她下来。

而他一脸凶狠的转过头瞪:“等会儿有你哭的时候!”

她自小是跟邻居的孟家两兄弟一起长大,两栋别墅紧挨,父母去世后,穆安就一直住在孟家里,而这次他却把她带进了自己家中的卧室。

卧室门剧烈一声响关上,墙壁都在震动。

孟煜伸出手拉下校服拉链,连着里面的白T恤都一块脱了下来。

“你干什么,你干什么!”

他嚣张跋扈的挑起浓眉:“干你啊。”

穆安唇齿开始打颤,她惊吓的尖叫要往窗户那里爬下去。

被人大步追上,抓住她的马尾辫往床上扔,脊背磕痛,一时间柔软的腰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只顾着呜呜哭,见他上半身脱了个精光,开始拉校服裤子上的绳子。

她虽然见识短,可穆安想起同桌给她偷偷看过那些小黄片里的场景,叫的更厉害了。

“孟煜!孟煜!你疯了吗,我要跟你爸妈说,呜呜我要跟他们告状说你——”

“随便你,不如我来教你说,你就说我强奸你!把你摁在你自己家里面的卧室强上了你,你处女膜被我痛烂,下面开苞,被我强奸的一直哭。”

他一边说,笑容也扯的越发猖狂,拉开的校服裤子露出黑色内裤,穆安急忙用小手捂住了双眼,她双腿在床上挪动着往后退,嘴里一直念念着:“别过来,你别过来,拜托你,别过呜啊啊!”

高大的身体突然扑上来,整个床随着塌陷。

男生从未解决过需求的欲望在少女身上渐渐迸发,大掌将她的两只手腕钳住举在

噗滋噗滋。

“嗤,草莓内裤。”他笑的眼里星星火热。

胀紫的龟头完全撑开小逼的那一刻,挺动腰身完整的侵入了无人踏入过的阴道里。

“不要碰我啊啊!”

孟家的两兄弟要比她大上一岁。穆安哭的根本停不下,不停求着他出去,出去。

修长有力的指尖尽情蹂躏着她饱满的奶子,皮肤下淡青色蜿蜒而上的血管,显然看得出他用了多大力气去忍耐,拨弄她硬立起来的乳头,她大声嚷嚷着疼。

她不知道,她不知道。

扎人的短发摁在皮肤上,她双手无力往前推着他,却始终无动于衷。

“声音太大了,旁边房子里都能听到。”他声音沙沙的,清晰磁性。

孟南予置若罔闻。

孟煜笑,眼睛眯起:“当初你不是用有喜欢的人,这种理由来拒绝我哥吗?那个人就是宋璨林吧。”

“逼把我吃的这么紧想让我怎么出去呢!寄人篱下就要懂得感恩,你这副身体拿来报答再合适不过了。”大手松开了她的手腕,隔着她的校服上衣,抚摸着下面柔软的小丘奶子。

“啊不!不要,孟煜,孟煜!”

“现在哭还太早了,等会儿再大声点也不迟。”

映照着他双瞳中的赤红。

头顶上,穆安这才认清了男女悬殊的力道,她双腿踢着踢着,却被踢的裤子扒了下来。

“怎么着,那你是打算站在那里看着?”孟煜掐住她的奶头往上提拉,低头就这么看她哭的哀哀欲求,抓住他的手腕疯了一样的求饶。

“好痛,不要了,不要了真的痛啊!”

无力的小手捶打他的胸膛,去抓住他的手腕,举动都是白费,她眼巴巴的望着他手拉起了她的校服往上扯。穆安不喜欢穿那些紧勒的内衣,因为穿着宽大的校服,所以她平时都没有穿,往上掀起来,便露出了两个圆润的奶子。

房间门的把手转动,孟煜嘴中舌头搅拌的动作停顿,斜睨着眼珠子看去,门被推开,那里站着自己的双胞胎哥哥,穿着一身灰色运动衣,一手插兜,眸中潭水沉静,盯着床上以上欺下的人。

“哥,我看到过呢,你之前跟她告白的时候,被拒绝了吧。”

“哦,是吗?亏我还把她带到这里来,爸妈没回来吧?”

耳边嚎叫痛苦,孟煜下体猛然一紧,闭上眼额头紧绷的青筋都弹了出来,叫声甚至将他的耳膜都震痛了,撞击她哀求呻吟都碎掉,肉棒抽出来,看到了处女膜破裂带出来的血。

“别进来,别进来——啊啊!”

“孟煜……孟煜呜啊!”

“呜呜,呜。”

“这地方也是还在发育呢。”只要他轻轻往上一捏,少女就痛的拼命制止他。

吭哧吭哧的哭声下一秒就要喘不过气,满脸挂着泪珠,水灵灵的眼睛都肿成了肉泡。

穆安难以置信的看着孟煜,疯狂朝着门口站立的男生摇头:“不要……不要!救救我,求你哥哥,求求你。”

“呜,不要,呜呜不要吸了,求你啊不要吸了啊!”

“没有。”

“你错哪了!”他一声怒吼质问她,额头前垂下的碎发刘海都在晃动。

滋滋的口水声,混合她的哭嚎,在房间四周角落中回荡的连绵不绝。

她越是这么说,下体的肉棒便插得更厉害了。

孟煜将她最后的底线也扒了下来,十七岁的少女,下面嫩穴完整饱和,稀疏的毛发,干干净净,两瓣肥美的阴唇肉在往中间挤压,勒出一条阴沟的缝隙,少年摸上去的手都在抖,瞪大的眼睛清晰记录着这一刻,修长的中指往里面戳入。

“啊别进来了,出去啊,呜,呜出去……”她哭的打嗝,接踵而来涨裂的阴道疼痛,她下体要被撕烂掉了,还未发育全的阴肉被插的血流如注,一条腿被屈辱的举起来,这姿势让她脑袋发胀,大腿紧绷抽搐。

“痛,痛!孟煜我好痛!拜托你啊,好痛!”凌乱的马尾辫皮筋也从紧绷的状态滑落,进来都进来了,她碎掉的希望只能迫切的祈求着他出去,疯狂摇头哀叫,一声声的呜哇都是她卑微的哀求。

她挣扎的双腿被他完全摁压住,穆安看到他眼睛发红如一头牛,膝盖压住了她一条腿,紧接着拉开自己黑色的四角内裤,大腿肌肉在用力紧绷,他的视线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肥沃的阴唇。

他回头又对他说:“哥你知道吗,半个小时前,他们交往了哦,跟宋璨林。”

他在听,但是他不想退。

孟煜吐出嘴里被吸肿的奶头笑了:“哥,也来啊,别愣在那里。”

穆安疯狂尖叫吼着他住手,可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用下体那根又粗又大的硬物进入,所有希望的挣扎都变成绝望徒劳。

“爽不爽!”他明知故问呲牙笑了起来,看她痛的那副死去活来模样:“肯定比那个宋璨林干的你要爽啊!逼绞得好紧,没记错你还是未成年呢。”

她转头看着,他的眉间往下压低,蛮横的

“呜呜救我……救我!求求你救我!”床上的人无助朝他伸出希望之手。

“孟煜……孟,煜,你别这样,我,我知道,错呜。”

房间里呜哇的一声,女孩儿哭声更大了,结结巴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容纳着血液的肉根在下体尽情的折磨她,孟煜呼吸错乱,挺动臀部朝着她里面软弱阴肉顶进去,把她插得连连求饶,痛哭流涕。直到他俯身下来,含住了她的乳头用舌头搅拌,往嘴中不停的吸吮,像是哺乳那般。

穆安目瞪口呆。

姿态与孟煜一模一样,冷不丁对视上她的视线,穆安哭着向他求救。

“我很痛……很痛!救救我,拜托你救我。”

“嗤,跟一个被告白拒绝的人求救?真亏你想得出来啊穆安,你觉得我哥会救你,还是加入我呢?”

她恐惧的望着,直愣愣见他关上了门。

“不,呜不!”

孟煜笑的尽是猖狂,穆安看着他走过来,一脸的沉默,却伸出手掐住了刚才孟煜含她的那粒乳头,捏在指腹中旋转了起来。

“好痛啊!”

“还在发育,当然会疼。”孟南予朝她笑,那脸的温柔与他的行动却截然不同:“多揉揉自然就会好。”

“欸,哥。”孟煜笑的不怀好意:“爸上次是不是带回来一个好东西,你还记得吗?”

他爸是个生物学家,整天制药带回来的自然都是些奇奇怪怪的药物。

两人却不约而同想到一块去了,孟南予说道:“我去拿。”

穆安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孟煜挺动着腰身,插得阴肉不停外翻,让她除了求饶就是求饶。

等他回来,拿来的是一个针剂。

另一只手捏着碘伏棉签,掰断了中间的木棍,里面的碘伏浸染湿了棉签头部,孟煜摁着她的双手制止她乱动,穆安求他住手,恐惧的视线,看着他涂抹到胸前皮肤的一处,将银针扎入了进去。

“啊啊!”

“别乱动!”孟煜朝她吼,她害怕的不敢再挣扎,针管里面的液体全部推入,另一个胸部上也同样扎入了一针。

“这是什么……你们给我打的什么!”

“催奶剂。”

一句话令她三观轰然坍塌。

穆安不顾一切想推开身上的人,尖叫捶打,责骂吼叫。孟煜只用下体肉棒,龟头朝她子宫里面狠戳了两次,她便全身浑然瘫软,躺在床上哭饶,那双眼睛都已经要哭废了。

孟南予皱眉:“轻点。”

“哼,不给点教训当然不行。”

奶子开始胀痛,她双手无助的掐上去求着他们:“好痛,好痛啊帮帮我,呜啊,啊!”

孟煜可就等着她的奶头里面流水,压着她一边操一边吸肿起来粉嫩的乳头,卵蛋甩拍的声音啪啪淫乱,穆安满脸痛苦躺在他身下,毫未发觉,身旁一只大手在温柔的剥去她额头汗水黏上的发丝。

“唔!”孟煜嘴巴鼓了起来,两眼兴奋的看向孟南予。

不用他说,他便也低下了头,含住她右边的奶子,往嘴里面吸出来了热流,酸甜的奶水味道。

“操,真好喝!流这么多!”

孟煜刚松开奶头,便看到里面已经溺出来了白色的奶渍,随着他操动身下人的动作,那奶水也逐渐喷涨的飞快,他放纵的笑,穆安已经痛的神志浑浊不清了,孤立无援,看着自己胸前还趴着一个脑袋,不停吸着里面胀痛的奶水,居然会觉得前所未有舒适。

大概是涨的太难受了,她已经没办法去求着他们放开。

啪啪声还在继续,处女血都已经干在了大腿根上,平坦腹部被插起来又抽出去,接着好久好久,她望着天花板一阵天旋地转,快要昏了,身旁传来温柔细腻的声音又说道。

“轻点。”

“嘶快射了!”

孟煜直接掐住她的奶子,奶头处挤出来的奶水一阵喷射,他再也绷不住,浓浓白液射在了她的子宫深处,激流涌进的精液拍打着子宫壁一阵麻麻触感,整个大腿一颤。

可他并没拔出来,而下体射进来的东西,似乎根本没有停止,淅淅沥沥的声音。

穆安惊恐:“呜干什么……你在干什么!”

他邪笑的嘴角快要拉扯至了耳根:“灌尿啊,还能做什么?精液射进去了,给你冲冲逼,万一怀孕了可就不好玩了。”

“啊啊出去!你出去啊不准尿进去……滚出去啊!”

脖子扼制住的大手将她爆发的语气悉数堵住了。

放过我……下面坏掉了呜啊!”

孟南予摁住她的手腕压在床上,眉头皱的不愉悦:“闭嘴。”

孟煜冷笑刚要打开开关,手机忽然响了。

他去扒拉穆安的校服裤子,从里面掏出来了她的手机,来电人:宋璨林。

眸色倏忽一暗,他嘴角扯得很大,将手机屏幕给孟南予看了一眼。

两兄弟皱起眉来一模一样的戾色,让人望而生畏。

“穆安,跟他说分手。”

穆安恍惚的看着那三个字,咬着发抖的唇打颤,孟煜朝她咆哮:“分手!听不懂吗让你跟他分手!”

“呜……呜呜。”

手中握着的开关往上推到了最大,电流从奶头攻击,里面奶水喷发汹涌起来,她疼痛尖叫着:“停下!停下啊啊!好痛,别电我了!”

“我让你说分手!”

下体孟南予粗大的龟头朝着她子宫里戳入。

“我分,我分呜呜啊我分!”

穆安看着他接听下了快要挂断的电话,急忙咬住自己的牙关不让声音暴露出来。

免提打开,可下体的肉棒并没有要停止进攻她的意思,还在嚣张朝着子宫里抽插,啪啪声要传入到了电话的另一头。

“穆安,要出来一起看电影吗?我买好了两张电影票。”

“呜……”电流还在持续不断往上升,目入她眼帘的,是两张几分相似生气的脸。

泪水从眼中夺眶,她打着哆嗦出声:“我……我们,分,分手,对,对不起额…呜我要,跟你分手。”

“分手?”那头不解的出声:“我记得我们昨天才刚交往,你是不是——”

电话被挂断的同时,她又晕了。

是被电击活生生电晕过去。

无人的教室里,角落中传来颤巍巍的呻吟声,细微的抽泣从一角传遍到了每一个角落。

少女攀附着男生的肩膀,无力瘫倒在他怀中,额头上的汗往下流,下体连接的肉棒,在混合着淫液噗呲噗呲插入到了高潮。

“轻,轻点……啊,要不行,嗯不,行。”

她喘着粗气,一句句饶命的话不假思索,校服胸前已经湿了大片,若是能仔细闻,还能嗅到奶水的香甜味。

“哈哈,真的吗?”

门口传来欢乐的笑声,下一秒教室门就被拉开了。

穆安瞠目结舌,孟煜速度极快的抓住背后窗帘猛地拉起来,将两人的身影藏在了厚重的窗帘后面,坐在凳子上,继续操着她的小逼。

“当然了,那个电影很好看吧?”

“那还用说,璨林你选的电影眼光自然不错。”

是一道轻悦的女声。穆安听到了自己暗恋人熟悉的声音,虽然她看不到画面,却能听得到格外清晰。

“那,要不要给个奖励?”

“想让我亲你啊?门都没有!”

“欸别这样嘛,我好不容易追到你的,就给一点小奖励,拜托拜托!”

“嘴巴甜也没用,你以为一个项链就能打发我了?”

“那你想要什么,尽管说,天上的星星我也得想办法给你摘下来!”

穆安咬住唇,趴在他的肩头,不知道是疼的还是难受,眼泪蜂拥流出,牙关紧绷的呻吟,随着越来越凶猛的顶撞,就要释放出来了。

好痛,插得好痛啊,他故意的……

“唔。”

教室中突兀的娇喘让两人的交谈声停了下来,宋璨林朝着角落里看去:“谁在那?”

唰。

前门被拉开了。

孟南予校服外套搭在肩头,一手插兜,冷漠撇着那两人,冰冷的视线一目了然冷冽。

“滚出去。”他厉声道。

刚才那声音让他们不敢做停留,肯定有人在教室做些偷鸡摸狗的事,宋璨林抓着人的胳膊快步走出去。

窗帘拉开,见到女孩儿趴在他的肩头,哭的不省人事,孟煜抱着怀中人,抬头冲他咧了一个卑劣的笑。

“哥哥……呜呜,哥哥。”

见到来人,她哭成泪人伸出手朝他求饶,孟南予心软的叹了口气,把校服外套扔在地上,将她从他的腿上抱了起来,紧嫩的肉穴剥离了巨大的肉根,上面挂满她的淫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