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26关键词:强取豪夺 校园文 卖身梗 强制ai 疯批男主温柔女主 (略清水)  魏承泽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关键词:强取豪夺 校园文 卖身梗 强制爱 疯批男主温柔女主 略清水

爱发电:由 肉多多 赞助此方案~

“路哥,那那!”

男生怀里抱着篮球笑眯眯的走过来,顺带给他指了个方向,脸上笑意含蓄不明。

路延阳从手机中抬头,修长的两指夹住烟,从嘴中取下,朝着他指的方向望了过去。

白雾缭绕在眼前,却依然能清晰的看到离这边不远的操场观众席里,有一对男女谈笑声亲密,笑容洋溢,两人侧身坐着,互相望着彼此,彼时阳光照的骄暖,打在肩膀上散着光的沙尘。

好一对天造地设。

“嗤。”

面前的男生挑了挑眉,看他虽然冷笑着什么都没说,但是灭烟的狠劲已经把身后的大树恨不得钻个窟窿。

把手机装入口袋,抬脚去时,瞥了他一眼。

“跟老刘说一声,下午请假。”

“你请假还是你们请假?”

他低低咬着牙挤出两字,“废话。”

高大的人影逐渐将投射在肩膀上的光挡了个正着。

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儿转过头来,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不过一刻便僵住在那里,就连那漂亮的梨涡也消失不见。

路延阳双手插兜,吊儿郎当的站在那儿,歪着脑袋什么也没说,挑着一只断眉,似笑非笑的面容,一副痞子样儿。

她抓紧手里的东西,起身对身旁的男生说道,“谢谢,体育课要结束了,我先回教室。”

说罢快步离开,像是有什么鬼魂在追她一样。

他身旁的男生戴着银框眼镜,双眼皮生的比例完美,哪怕面无表情,眼中也满是温意,两人脸色差距太大,他抬脚跟上准备离开时,被叫了一声。

“路延阳。”

“叫爷干什么!”

低哑磁性的声音,也遮挡不住他语中的暴怒。

许是了解他的脾气,他也只是笑笑,“梁沛脚崴了,你是体育委员,明天高三最后一节体育课,就别让她跑步了。”

剑眉锋利压低,瑞凤眼警告的眯起,将手从口袋里拿出来,二话不说上前两步,抓起他的衣领往上提。

“你算个什么东西?别他妈命令爷!”

他举手笑,“并没有命令你,不过是跟你说两句话,何必发这么大的火,一副想打死我的样子?”

是啊,他何必呢。

梁沛那个没良心的,凭什么就喜欢看着他这张脸移不开眼?

在敌人面前暴露出自己的怒火也是个缺点,想到这里脾气蹭的一下冷静下来,学着他的笑容,照葫芦画瓢,扯出一个难看的,一字一句说道。

“给爷爬。”

她走的很快,朝着教学楼的方向,步伐带着急躁,可还是被身后的人追上。

拉住胳膊,猛的撞入他怀里,额头磕在坚硬的胸膛上,黑色的卫衣绳子甩打在她的脸侧,猛地闭上眼睛,听耳边低声嘲笑。

“这副模样像是脚崴了?你很装嘛,在许逸瑾面前柔柔弱弱的,看见爷恨不得直接长个翅膀飞了!”

“你有完没完!”

她话音太刺耳,引来走廊里路过的两三个学生回头看着他们。

梁沛脸色微变,低下头又是这顺从的样子。

“这是学校,放学再说。”

话音刚落便被他有力的大手拽着往前走。

看他走去的方向明显是教学楼后面,他又要逃课,而且还是打算带着她一块逃!

“路延阳我不想出去,下午还有课,还有晚自习——”

“给爷闭嘴!”

他回头瞪着她,只是一眼,看到了他脖颈上跳动的青筋,那模样阂人无比。

来到墙边,他三两下的便跳上大树,蹲下来毫不费力抓她的校服领子往上提。

她难受的伸出手,下一刻就被他抓住,力气极大,轻松把她拽上了树梢,往墙边上猛地一推。

“跳下去!”

脸色白了几分,踩在树梢上的腿在发抖,犹豫的看着快两米高的地面,咽了咽口水。

路延阳知道她是不想跳,蹲在她身后冷声讥讽,“爷能帮你爸还债,也能把那些钱收回来,你真觉得爷做不到是吗?”

话音刚落,她便纵身一跃,膝盖用力磕在了地面上,梁沛疼的捂住大腿掉泪,撑着地面一时站不起来。

身后男生跳下,稳稳落地,抓住她的手臂拉起来便往前走。

握住她的手才发现不对劲,从刚才开始,自始至终拳头都紧握着,路延阳停下脚步,低头掰开她的手指,一根一根的用力往外撇。

才发现她的手心里捏着一个透明的防水创可贴。

“谁给你的?”

“我自己买的。”

“呵。”幽冷的笑声过后,他反问吼道,“你觉得爷瞎是吗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悄然红了眼。

他那个时候在树林后面抽烟,估计打篮球的那些人也没看见她摔了。刚才又拉着她跳墙。

肉棒再次冲入,她受不住的呜咽,“我喜欢……喜欢你,呜呜喜欢你。”

她低头把脸埋在双臂里,听到身后窸窸窣窣脱衣声,紧接着搂住她平坦的腰腹往上提起。

路延阳起身朝她怒吼,踹着她坐的沙发,“一分钟,给爷脱得干净点,别等爷动手,知道爷喜欢什么姿势吗?摆出来!”

梁沛被他拽着走,右腿忽然一软,差点趴在他的背上。

“难道不是吗?”

一共欠了七十三万,才跟他做了两次,每一次都痛的大腿麻痹,膝盖无法弯曲,身体上淤青只多不少。

连带着内裤一同脱下,她翻过身跪在地上,前半身趴在沙发座椅上,屁股撅起面对着他火热的视线。

即便如此,他还是死不要脸的往前凑,知道她有多讨厌自己,越是讨厌,他就凑的越紧,自暴自弃,恨不得活生生恶心死她!

“今天做一次,一次一万,还剩下七十万。”

“梁沛。”

没错,他就喜欢她跪着,还是把屁股翘起来对准他淫荡的样子。

抬起头,她抓着宽大的校服衣角,埋头一声不吭,面无表情也不说话,跟个刚砍下来的木头一样。

梁沛一声不吭的将打底衣从头顶脱下,露出平坦的腹部,浑圆的胸脯被纯白色的内衣包裹住,双手背在身后解开内衣带子,巴掌大的双奶弹跳出来,令他眼底翻涌性红。

离学校最近的一家酒店,是他家企业旗下的,将人给逮了进去。

放下喷剂,房间里气氛寂静的有些可怕。

对面就是一张床,路延阳咽着口水,回头看了一眼,喉结忍不住又动了两下。

男性膨胀的巨根像个没有柔软的电钻,疯狂朝着身体里刺入,强行分割成两半,“说啊!”

“体育课时,跑步。”

“什么时候弄得?”

话虽如此,他根本见不得她受委屈,一撇嘴一掉泪,比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还有用,真他妈的操蛋!

那股火气瞬间以最快的速度降了下去。

路延阳低头看去,蹲下来拉起她的校服裤脚,才发现右脚真崴了,膨胀起一个很大的肿包,甚至还有石子摁压上去的伤口,血明显是止住了。

牙齿用力咬住了下唇,跟随着他强迫挤入的龟头,前两次操的伤口一次都没下去过。

前台送来药箱,晃动着喷剂,朝她崴肿的地方喷了上去,空气里顿时弥漫着一股云南白药的中草味,冰凉的让她忍不住缩脚,脚趾被他宽大的手用力抓住在手心里。

?那他妈许逸瑾身边凳子上放着的一盒创可贴你真以为爷没看见!”

他作势想伸出脚往她腿上踹,还没抬起来,便看到她不甘的抿着唇,垂下纤长的睫毛轻轻眨动,粉唇咬出一道整齐的牙印,仿佛要挤出水来。

他怒吼。

脱完校服再脱里面的白色打底毛衣,抬头看到他眼底阴怒,翻腾起来的暴戾将她咬死都有可能。

将头转过来,便看到她拉下校服拉链,眼中一闪而过的喜悦,下一秒被她一句话,攻击的烟消云散。

都来这种鬼地方了,他就是不动手自己都不配做男人。

她回答的很爽快,仍是木着那张漂亮的脸蛋,“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跟你做爱。”

就算知道是强行逼着她说出不

“真了解爷啊,不过才跟你做了两次,破处那时候都哭哭啼啼的求爷饶过你,怎么才第三次就这么熟练了。”

又紧又窄的阴道,被迫撕裂着两侧吃下他的巨物,一丝水都没有,梁沛疼的咬住自己的胳膊,眼泪哗啦涌了出来。

纤细的手指死死抓着沙发上的枕巾,指尖泛白,手背的骨骼凸了起来,细小的静脉血管爆出。

“你真把自己当出来卖的是吗?”

下体的动作停顿住,他说,“不准喜欢许逸瑾,说你喜欢爷,爷就对你轻点。”

她以为做爱就只是自己不情愿罢了,可身体上的疼痛是无法避免的,不知道才进入了几寸就将她疼得死去活来,恨不得当场昏死在这里。

“你下次再敢接他的东西,爷弄死你!”

路延阳最见不得什么时候都是对他冷着一张脸的情绪。

“行啊,脱!”

“他妈的,脚崴了你不会早点跟爷说!刚才跳墙的时候嘴巴缝上了?”

夺过她手里的创可贴,正要撕开才发现根本撕不烂,一气之下用牙咬,将那创可贴给咬成了两半。

背后绕过的大手直接撬开她的嘴巴,手心里一片湿润,路延阳知道是她疼哭了。

是她本愿的话,路延阳却笑得比真的都开心,瑞凤眼弯了起来,少了几分戾气。

看着连接的下体,如果不是帮她爸还了一大笔的高利贷,他恐怕一辈子都插不到这紧柔的穴中。

庆幸自己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又无比庆幸自己有钱。

“说,接着说!不准停下来,说!”

她啜泣的吸起鼻涕,整个身体抖动的厉害,干哑的喉咙一字一句憋出。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头发猛的被拽住往后仰去,路延阳在她耳边阴沉的询问,“你现在脑子里想的男人是谁?”

无论是谁,肯定不是他啊。

仰头划过眼尾的泪落在耳垂处,她咬着充血的下唇不说话,路延阳咬牙字字狠重。

“是许逸瑾对吧?爷告诉你,不准见他,不准跟他说话,不准!听清楚了吗?”

“听……听清楚了。”

管它是真是假,他还是很开心,插入一半的下体也抽了出来,揉揉她的头发说真乖。

接着从柜子里拿出避孕套,里面好歹有润滑油,不会让她那么疼。

可她又怎么会真那么乖。

梁沛向来都是个倔脾气,喜欢了许逸瑾三年,从初三开始粘腻到他现在,连上同一所高中都是为了他,路延阳一直都知道,他不仅知道,还一次次逼得她自己说讨厌许逸瑾这种话。

她把许逸瑾当做白月光,把他当做恶心人吃兽的魔鬼。

所以在教室里看到她,把自己排队半个小时买来的早饭,给许逸瑾的时候,他一点都不意外。

只是很气,明明那家伙什么都没做,却能轻而易举得到,他费尽心思都得不到的人。

正是早操结束后的大课间,教室里没多少人,他诧异的接过早餐,说了声谢谢。

“不用客气。”

女孩儿嘴角的梨涡又圆又深,抿嘴笑时甜甜的像个旋涡,吸引着人的沉沦。

许逸瑾悄然红了耳根。

“对了,你的脚怎么样了?”

“喷了药好很多了,不用担心,早餐就算是创可贴的报酬吧。”

“那这报酬也差太远了,创可贴哪值几个钱。”

他想到了什么,突然弯下腰翻了翻抽屉。

“这个给你吧。”

一只粉红兔的水笔。

“昨天路过学校门口的时候,看到这支笔还蛮好看的,不过不太适合我用就是了,正好送给你,这样创可贴和早餐都扯平了。”

她嘴角的梨窝越陷越深,扯起的笑容几乎荡漾在了耳根。

“谢谢。”

“还有,今天的体育课别为难自己,脚伤了我帮你跟老师说一下,就别跑步了。”

梁沛抿着水润的唇,点了点头。

笑容肆意的荡漾在温柔的脸上,那模样哪像是什么同学,分明就是正在热恋的一对男女。

正常人对话会说出那种暧昧的话吗?

路延阳全身是僵直的,情绪越来越差,直到听见许逸瑾问,“昨天路延阳没为难你吧,我看到他去追你了,是不是因为体育课不及格的事情?”

“不是。”

“那家伙脾气有些不好,性子还很差,班主任也拿他没什么办法,如果真欺负你了可以跟我说。”

脖子,喘着粗气,却依然那副温文儒雅的笑,“交换。”

用棒棒糖来换水,她再乐意不过。

嘴边的笑越陷越深,突然一阵风刮过侧脸,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来的路延阳,抓起许逸瑾的衣领,朝他脸上狠狠揍了一拳,眼镜瞬间被打碎掉。

“你干什么!”

梁沛刺耳的尖叫声,引来在操场上的同学和老师一同看了过来。

只见他提着人的衣领,一拳拳朝他脸上落,愤怒憎恶的脸暴红着满是阴毒,刚跑过步的男生,额头全是汗水,手上的力道却丝毫不减轻,一拳拳的锤击肉与肉搏斗发出的碰撞声格外凶狠。

他毫无还手之力,颧骨打的肿胀,嘴角破裂。

“路延阳!路延阳!”

梁沛连手中的糖都扔了,尖叫的抓住他的胳膊,却丝毫控制不住他的力道,甚至扯出了哭声哀求他,“别打了!你别打了啊啊!我求求你了,求你住手,呜呜住手啊你个疯子!”

“哈!”他笑意残暴的转头看着她,“是啊,爷就是疯子,爷还是神经病!你不早就知道了吗?说了多少次让你离他远点不听,爷今天就是把他活生生打死也是你的错!他活该!”

“呜住手,住手啊我求求你了!”

人已经被打得神志不清,半响昏迷,歪着头嘴角流血,操场上的老师和学生一同跑着过来。

“路延阳你干什么!”

体育老师怒吼着冲上前,还没动手将两个人拉开,只见他掐着身旁女生的脖子扯下观众席往前快走。

“你给我站住!”

“老师老师!许逸瑾好像昏过去了,喂醒醒啊!”

后面的嘈杂声越来越远,她被拽进一旁绿化带里的树林中,掐着脖子将她摁在身后粗大的松树上,遏制住她喉咙的呼吸,面前男生面部凶横,粗暴的把她掐着。

“梁沛!”

他怒目切齿,断眉狞挤,像个疯子,“如果不是爷帮你爸还高利贷,你他妈现在还有爸吗!他早就去自杀了,你现在就是孤儿了知不知道!”

“爷算得上是你救命恩人,你就是这么在背地里恶心爷的是不是?骂着爷神经病,背着爷跟别的男人偷情,真心和钱都让你喂给狗吃了吗!啊?”

“呜……”硕大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流出眼眶往下掉,他又笑的阴沉。

“让你爸死,或者让许逸瑾死,两个爷都能做到,你说呢?”

“对不起,呜,对不起,我不会了。”

“你不会什么了你不会!”

“呜呜我不会……再接近他了,对不起。”

女孩抓住他的手,红肿的眼,娇滴滴的眼泪片刻间泪水潸然,他心软的半分,手劲力道也有所减轻,眉头松懈开。

“爷可不记得你有这么听话过,觉得跟爷做完七十次爱,再重新去追求他是吗?你真以为爷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不会了,我真的不会了!”她颤颤巍巍的举起手来发誓,“我现在再也不会接近他了。”

她的发誓令他啼笑皆非。

“你是为了你爸,还是为了许逸瑾?”

“为……为了我爸,你说什么便是什么,我不会再接近他了,真的,你相信我。”

“好!爷他妈信你一次!最后一次!”路延阳指着她的脸,磨牙凿齿,“再有下一次,老子直接断了你爸的活路!让那些高利贷再找上他!”

梁沛哭着不停点头,他松开手的刹那,毫无力气的靠着大树滑落蹲在地上,捂着脖子仓促的咳嗽,面色发白,涕泗横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