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7关键词:女主sao浪贱 反差婊 rou便器 lunjian she尿 母狗 凌辱 (高H慎入!)  魏承泽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关键词:女主骚浪贱 反差婊 肉便器 轮奸 射尿 母狗 凌辱<

爱发电:由 橘子橘子超好吃呀 赞助此方案~

——

【插进去。】

【插进去了主人。】

【捅十下,自己数着。】

她心中默念着倒计时,三根手指在湿淋淋的骚逼中不断进出,潮红的脸蛋,微张着性感的润唇,吐出白气。

【嗯……主人好了。】

【把你的手指从逼里面抽出来,拍照给我看。】

湿淋淋的指尖上粘着不少的淫液,两根手指,指尖勾出银丝,葱郁的指头粘液还在往下淌水,将电脑的摄像头对准,拍下三根纤细的手指发送过去。

没过一会儿,收到了主人传来的消息。

【舔干净。】

迫不及待的放入嘴中,入口的腥味弥漫在舌腔里,满足的将每根手指舔完毕后,又拍下了清理干净好的照片发了过去,口水的银丝还挂在上面。

【母狗,腿酸了吗?】

她从八个小时前开始,就一直跪在凳子上,憋着尿忍着饥饿,只要不秒回就是下了凳子,所以自始至终,下面的水都越流越多,裸露着粉玉的臀部,坐在自己已经麻痹的小腿上,整个下身都仿佛被截肢了一样。

【呜主人,母狗腿好疼啊,可是骚逼好痒,痒的好难受,好想被主人插满,用大鸡巴狠狠干死母狗!】

那边很久没回,估计是双手正在忙着,她扭捏着麻木的下半身,越来越渴望大肉棒的填充,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敲字。

【求求主人插母狗的骚逼嘛,好渴望,啊痒,骚逼不行了,好多水,都是为主人流的,嗯……求求主人插进来!】

又沉默了很久后,才终于发了一条冷淡的语句。

【忍着,区区一个母狗怎么配得到主人的鸡巴。】

这句话猛然让她的下身用力一夹,只觉得水流出来的更多了。

【是,主人!】

【今天放过你,母狗今晚跪着睡。】

【遵命主人。】

看到头像在下一秒变灰,她就知道他一定是撸射出来了。

“呜讨厌,我还没爽嘛!好痒好痒!”

用手指不停抠挖着小穴,里面淫水泛滥疯狂流在凳子上,她关掉了电脑,拖着残废的双腿跪去床上,虽然镜头那边看不见,但她还是想乖乖听主人的话,可下面实在是太空虚了。

谁能想到,在网上三天两次换一个主人的M,现实生活中,却是连男人鸡巴都没碰过的雏,处女膜还是被她自己的手指给捅破的!

“啊不行了…好想啊,好想要男人,想要大鸡巴,鸡巴,啊肉棒想吃!”

只是想一想,那张淫荡的脸上,嘴角便挂满了口水。

忽然脑海一闪而过的念想。

要不直接找个现实的主人算了!反正都是被插,她只想要大肉棒!

在第二天上班,听到同事谈论男人的话题,污秽的话从她们嘴中说出来毫不惬意,网上鸡巴十八厘米的男人到底真的存在吗?

她专注看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的时不时欢快,实际耳朵早已竖成天线。

“欸,淼渺啊,你有男朋友没?”

被点名的人猛地回过头来啊了一声,软软的小脸渴望而不解,眨着眼睛懵懂的转着眼球思考。

一旁的女同事哈哈笑着,拍了拍另一个同事的肩膀。

“你别打趣淼渺了!你看她那副样子,男人都舍不得下手骗她好不好。”

“我随口一问啦,不过淼渺真的不打算谈一个吗?已经二十二了,真要母胎solo?”

她眯着眼灵动的笑起来,声音清澈动听,“我也想啊,不过目前还没有合适的人选。”

“早说啊!我给你介绍一个!”

“不用麻烦琴姐啦。”

“哎呦你就别害淼渺了,瞧她文文静静的,普通男人hold不住!”

她微微一笑,并没多说。

不是男人hold不住,而是,只要是个男人就行了。

骚穴的水已经流成灾,她得马上找个男人才行,填满空虚才是当下之急最重要的!

当晚回家的路上,淼渺便打开约炮软件,开始挑着人选,空间放的鸡巴图片,必须要符合她想要的尺寸才行!

到家后终于,筛选了几百个男人,看的头疼,在一个头像是纯黑色的男人空间里,看到了一张巨型的黑紫大鸡巴!

她的眼睛都瞪直了,凑近屏幕去看,一旁照片上还有尺子,标注足足三十厘米,我凑,三十!

鸡巴用手都裹不住的粗度啊。

淼渺想都不敢想,拼命把那张照片放大在自己眼前看,青筋都条条分明,格外清晰,男人五指修长,骨节分明,整个手心握住鸡巴,有力而粗豪。

就他了!

好友申请发过去不到一分钟便同意,淼渺立即发送了实时位置,定位在家附近的中心公园里。

很快,来了回复。

【同城】

她简直激动的要跳脚,手指快速打着屏幕。

【那,母狗可以服侍主人吗?】

【呵。】

想象到刚才男人鸡巴那么大,修长的五指在脑海的衬托下,只是这一声冷笑,都几乎能浮现他面色高冷的脸!

好想成为他的胯下奴,好想被他踩在脚下用力凌辱,怎么被对待都可以,她真的好想!

【主人,求求您满足母狗空虚的骚逼,用您的大鸡巴狠狠插母狗!】

淼渺倒在床上不停踢着双腿,激动的幻想着,被褥都蹬到了地上。

很快,得到了男

她在南门口左顾右盼,在一个梧桐树下,看到了黑帽子黑衬衫的男人,背着一个白色的单肩包,身材好高,瘦削挺拔!依靠在树干上蜷缩起一条长腿,慵懒垂着头把玩着手中的手机。

“以为你那么骚,没想到居然是个大学生。”

抬头看了她一眼,正一脸羞涩的咬住下唇。

哼,来活了。

【求求主人插母狗吧!母狗的骚穴好痒!】

“你好。”

“黑帽子黑衬衫……黑帽子,黑衬衫。”

龟头上还沾着些许的尿液,还没硬起来的鸡巴,在她骚逼中慢慢变大,淼渺终于体验到了第一次被男人插的快感!渴望的舔着嘴角,其实她也更想要刚才那些骚尿。

她激动的近乎一个晚上都没睡好,将手指插进去自慰了两三次,幻想着主人用那根大鸡巴干死她!一根还不够,想要两根,三根,把她插的失声……

悠哉的点上一根烟放进嘴里,不远处来了个急匆匆的寸头男人,捂住裤裆往这边飞跑。

“那个,你叫……”

桌子上的手机突然亮起来,紧接着不停的震动。

淼渺含着羞涩走去,发现自己身高才勉强到他的肩膀。

他走出了公厕,拿走门口正在打扫的牌子,在厕所一侧土墙上,砸了个小窟窿,正好能够看到那骚货正跪在洗手池上,大开着骚逼。

“唔是的主人!”

在去之前,淼渺特意画了个温柔的淡妆,抿着红润的湿唇,穿着一身碎花长裙,希望主人能喜欢她这个样子。

“主人,操人家嘛!人家今天还没接一个客人呢,要是被大主人知道了会被惩罚的~”

【好的主人!】

下巴被他用力捏起,那张通红嫩脸,微张着水润的红唇,撅着嘴巴,一口一口的吐气,清纯温柔。

伸出手拿过来,翻动着聊天页面上跟几百个男人大致相同的对话。

一直垂着脑袋的男人终于抬头,单薄的眼皮微微压低,打量着她的全貌,眉骨微挑,似笑非笑将手机放入了裤子口袋里。

拿出油性笔,咬开笔盖,弯下腰掀开她的裙摆,发现居然没穿内裤,还贴心的刮了毛。

【请主人们轮奸母狗!干死母狗哈,母狗愿意为主人们鞠躬尽瘁,做主人们的肉便器!】

这种尴尬的情况她也是第一次经历,挠了挠头。

“好好表现。”

“啊……好痒主人!”

【明天中午十二点,市公园南门,黑帽子黑衬衫。】

男人的脸色却略显为难,“可我是一个人,满足不了你呢。”

男人瞥眼看去,是她的手机,锁屏都没关,那个界面,是约炮软件。

“嘶啊操好紧!你真他妈是出来卖的?怎么这么紧啊!跟个处女一样!”

那男人进来的瞬间就被吓了一大跳,瞪大的眼睛以为是在做梦,不可思议,打量着她的全身。

他勾着唇嘲讽笑了,很显然,就是想故意给他看的。

“唔是。”

“嗯哈……母狗,愿意。”

油性笔在大腿内侧和胳膊脸上都写了字。

“嗯……哼啊,主人满意就好,鸡巴好大啊,好舒服,插死母狗的骚逼了。”

“啊~”

天生欠干的贱货。

“操,真是婊子啊?居然还能碰见这种好事!”

“喜欢被凌辱?”

“想做肉便器?”

能露出来的地方,都涂满了字,他满意的将笔放进包里,拍了拍她的脸蛋,笑声嘲讽孤傲。

“既然这么喜欢,主人带你去卖身,免费做男人肉便器,想不想?小母狗。”

看到她的亮眼放光,他便知道自己猜对了。

他火急火燎地脱下裤子,忙在一旁的尿池里面放尿,尿完之后迫不及待对准门户大敞的骚逼插了进来!

【男人的肉便器】【大型骚逼公厕】【不要钱,免费干】【我是骚货】【请主人用力干死我!】

淼渺被看得羞涩极了,面色潮红哼唧唧扭着身子。

“我,刚毕业不久。”

“我姓徐。”

【啊!母狗不行了,主人打我,用力打我嗯……母狗好想要,好想成为主人的精罐,射在母狗嘴里,求求您!】

“对面有家咖啡店,坐着聊。”他起身迈着长腿走去,淼渺讶异的跟上,这种情况难道不是去酒店或者小树林吗?

人的回复。

公园内有个大型公厕,男厕在北边,女厕在南边,男人将她顺利带进了男厕里,从包里拿出绳子和手铐,将她的胳膊反被在身后,双腿跪着八字大敞开,绑好的手腕,固定在两只脚踝上,动弹不得。

他笑意深沉的眼里,透露着厌恶的兴奋。

“想做妓女?”

男人斜睨着她,声音不大,却十分清晰。

大概是别有癖好,询问她有没有什么性疾病之类的,淼渺坐下后点了一杯拿铁咖啡,面对面沉默了半天,互相都看对方许久,可谁都没先开口。

淼渺的脸刹时红了,却没任何隐瞒的点头。

“求主人满足。”

正看得不亦乐乎,手机的主人回来了,一脸羞涩的低着头站在他身旁,手指拧着衣角。

她雄心壮志,紧张的心脏蹦跳加快,即将要被羞辱的快感,下身已经流出了浓浓淫液,骚逼往外吐着淫水,满脑子都是男人的鸡巴。

“啊我,姓淼!徐先生,我先去个厕所,你等我一下。”

眼中渐渐的陶醉感,可以说是有多渴望男人的鸡巴了。

他微微昂首着下巴,淼渺笑嘻嘻离开。

“妈的干死你!真他妈不要脸啊,一个人到男厕所求干,日不死你这贱货!”

他脸色凶狠,朝她脸上用力吐了一口痰。

淼渺猛地闭上眼睛,又急忙舔着从眼角往下流的痰水吃进嘴里,“好吃,主人的口水真好吃啊!好棒嗯,好厉害!”

虽然是被第一次插已经很满足了,可是这男人的鸡巴显然没有徐先生三十厘米的大啊,即便如此,她还是要陶醉的沉浸在其中,毕竟母狗是没有资格挑选主人的,要为所有插她的主人都满足尽兴!

男人兴奋撕扯开她的衣领。

“操,你他妈贱货奶子还挺大的,奶罩也没穿,妈的还是粉色!你没被男人玩过吧啊?老子今天真日他妈的幸运!”

“嗯是啊,主人是第一个……操我的!肉棒好大啊,母狗骚逼都要被戳穿了,好厉害哈!用力干死我,啊啊啊好猛,主人好快啊!好快!”

男人摁着她的大腿疯狂往里面插,绑在脚踝上的手,指头都舒服的蜷缩起来,仰起头一脸舒爽眯着眼,欲仙欲死,鸡巴简直是人间美味!

“好快,哈爽,好爽,插死了,母狗要被插死了,浪穴要被戳穿了啊啊啊!”

啪!

一巴掌狠狠抡到她的脸上,尖叫声刹那间止住,男人还觉得不够尽兴,左右开弓往她脸上扇,啪啪啪的声响可比刚才的尖叫声还要好听。

“妈的你叫什么叫!生怕别人不知道老子在这强奸你是吧?干不死你这个贱逼!”

淼渺被十几巴掌下来彻底给扇懵了,第一次被扇,没想到居然这么舒服,嘴角还淫荡的流着口水,红肿的脸被扇的不成样子,歪着脑袋笑成傻子一样嘻嘻乐呵。

“对不起嘛主人,母狗知道错了~母狗不叫就是了,主人插死贱逼,好爽!好大啊!”

“操你妈的!老子鸡巴都被你水给泡烂了!真他妈湿啊!”

话音刚落,厕所门口又进来了两个男人,惊愕的看着他们。

“干,干嘛呢兄弟,这是厕所啊,你们做爱好歹在隔间里吧。”

正在插她的男人,回头嘿嘿一笑,“兄弟别客气!我也是刚来,这女人就在这里被绑着让人免费操呢,妓女都没她这么好干啊!随便操!”

“啊啊啊……”淼渺被插得扬头尖叫,湿漉漉的双眼渴望的张大嘴巴,“主人们插我啊~快来插死我!求求主人了呢,用力插母狗的贱穴,母狗是男人的精罐啊随便插,不要钱的!干我,干我啊啊啊!”

光是那副下贱淫荡的模子,都能让人下身瞬间膨胀起来。

那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一笑。

很快上前,暴力撕扯开她的衣服,一人捏住一个奶子,用力往手心里面挤压,淼渺爽的扬头尖叫,被正在操逼的男人给狠狠甩了一巴掌。

“叫什么叫!欠揍是不是!”

“哈……啊主人扇的好爽,母狗最喜欢被扇了,主人好大嗯好棒啊!”

“嚯,这贱人居然喜欢被扇,我还是从来都没见过这种要求啊!”

刚才进来的那俩男人瞬间抖擞起来,二话不说开始往她脸蛋上左右开弓,扇的啪啪作响,她的脑袋不停的左扭右扭,头发也乱的不成样子,嘴巴合都合不上,口水彻底崩塌流的越来越多。

三十多个巴掌过后,脸蛋已经彻底像翘起猴屁股一样的肿胀,她满足靠着身后的镜子,嘿嘿笑的放浪。

“谢谢主人,母狗好舒服,好爽啊嗯……”

“起来兄弟,我要干她后面!”

“不行啊我也要插,先来后到!”

“这样,你们两个一人坐到上面,把她抱到腿上插,一人站着不就行了嘛,我用她这张嘴巴!”

一听是个办法,两个人匆忙换位。

“操,这骚逼水流的这么他妈多,跟开闸了一样,谁调教出来的野种,这么贱!”

“嗯啊,主人插我啊,随便插,快用力干死我,干死我!”

“啊啊啊!”

度不由也快了许多,两根鸡巴插在她的骚穴中在互相较劲一样,中间只隔着一层薄薄的嫩膜,就差一点快把人给捅穿了!

她痛苦并快乐,耳边传来嘈杂的人声,知道有更多的男人进来了,含着鸡巴,嘴角的笑容也越来越放肆满足。

大量的精液一同喷溅在体内,淼渺双腿紧绷,脚趾蜷缩到了高潮,一群人吆喝着。

“喷水了喷水了!母狗喷水了啊!”

“贱人,都给你!老子的宝贝子孙全都赏给你!”

大量腥味扑鼻的精液灌满了嘴巴里,脸上,连下面也全部都堵满了,她把那些就精液视如宝贝一样,疯狂往嘴里吞咽,舍不得流出来一滴,不少人拿着相机开始录像又拍照,甚至打电话叫来更多的男人。

这场厕所的淫荡群性爱,一直从中午持续到了晚上的十二点半,最后几个男人提着裤子走人了,临走前往她脸上和脑袋上砸了几个钢镚,乐呵呵道,“赏你的母狗!”

“哈谢谢主人,谢谢主人!”

人已经倒在洗手池上神志不清了,衣衫褴褛,歪着脑袋贴着身后的镜子,满身全是精液和尿水,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骚逼中的精液还在往下不断的涌出来,连头发丝,脸上都沾满了精液,睫毛被粘稠的精液黏的根本睁不开。

人一靠近,便是浓郁的腥臭和骚味,足以让人退避三舍。

脚步声又进来了。

淼渺艰难的睁开眼,呲着牙齿嘻嘻笑,张开污秽的大腿,“徐主人,操我啊!操我啊!”

挂在她腿上的精液混合着尿一同往下流。

他勾唇满意打量着,拿起一旁的水管接上水龙头,拧开直接往她身上冲洗。

“啊好凉!好凉好凉啊!”

那些白浊的精液被冲了满满一地,看着十分恶心。

“干我主人干我啊,求求您了干死母狗!”

把她身上冲完了之后,他扔下水管,“看样子你快不行了啊,要是接着在这里待下去,那些在晚上出没的流浪汉,说不定真能把你干死在这里。”

她笑嘻嘻歪着头,“精液好吃,精液好棒啊,男人的精液最好吃了,母狗好开心!”

他蔑视了一眼,解开她身上的束缚,“跟上来。”

淼渺摔下洗漱台,全身被捆绑的麻痹,可是见到主人要离开了,她急忙双手双脚并用着爬上跟去。

“主人等等母狗,哈干死母狗,求求您了,给母狗大肉棒吧!”

公园月色下,身子高大的男人往前走着,身后跟趴着一个娇小的女人,没有衣服,全身淤青,跟着他爬到黑暗的巷子里,这里是堆放垃圾杂物的地方,弥漫着一股腐臭味。

见他停了下来,她二话不说撅起屁股朝他扭动。

“干死母狗!求主人干死母狗!”

黑暗中看不到他的表情,清楚的听到裤链拉下的声音,臀部摇摆的更起劲了!

“赏赐给你的。”

那将近三十厘米的大鸡巴,直接一穿便把她硬生生的捅入到底,无人进入过的子宫,龟头整个陷入了里面,压迫着重重敏感的嫩肉和神经,只是一下,她竟然直接达到了高潮。

“啊啊!谢谢主人,谢谢主人的大鸡巴啊!是母狗的荣幸,主人好棒好厉害!”

“婊子!不就是个让人随便干的母狗吗?还在约炮软件里面装什么清纯,你就该一辈子做个母狗让人干死!天天吃男人精液!我看你以后也不用去上什么班了,做妓女就不错,免费让人干,只要男人射精给你吃,就能活下去了。”

“嗯啊……母狗,母狗会尊重主人的建议,去做妓女的哈,好舒服,好大!主人太棒了,母狗好爱主人,今后也要一直被主人操!”

背后传来一声冷笑。

“我可不稀罕你这种贱狗,子宫里面都是精液,真他妈恶心!”

“呜呜对不起主人,毕竟母狗太骚了,没有精液活不下去嗯啊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