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3章:寺庙太寡淡?皇子妃主动骑乘,开苞禁欲系生猛小和尚  十八里街禁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24.

一直到与小和尚玄心爽完三次之后,姚蕊似乎才算满足,彼时的她,周身酥酥软软的,感受着依旧被插在自己逼里的属于这个小和尚的鸡巴,嘴角的笑意都是妩媚又满含色欲。

“小和尚,人家好满足哦……”姚蕊说着,还故意又收缩逼道,夹了夹小和尚的鸡巴,“你都射完了还不拔出来,难不成还想要一次?”

玄心几乎是一瞬间的就红了脸,连忙有些慌乱地要爬起身,“施主,我……”

姚蕊越是看着这个小和尚越是可爱,再想到自己竟是破了人家的身子,心内更是一阵惬意,伸手揽住他的脖颈,将他的脸拉近自己,一双腿也是死死缠在他身上,“怎么还叫人家施主?不是说了要叫蕊儿的吗?”顿了顿后,她又道:“或者咱们再来一次也行,我觉得,以你的本事来说,完全没问题的。”

必须要好好榨干了这个小和尚才是,姚蕊心内邪恶地想着。

“我……”看着依旧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二皇子妃,尤其看着她一脸的媚色,感受着自己依旧被她夹紧的鸡巴,玄心的心头都是狠狠一跳,再一次被姚蕊吻住的时候,他完全无法抗拒她的骚浪。

不多时,本打算结束这次偷吃的二人,竟是再一次肉搏在了一处。

>>>

这一晚,姚蕊的偷吃,实在是惊动了太多人,甚至惊动到了恰巧宿在这寺庙里的金刚罗汉上官焱。

说起来,这个上官焱,是贵族出身,奈何自小习武,一心钻研武术,所以小小年纪就被送到了这寺庙,不过因着家里地位高,头两年回家省亲的时候,是被教习女官教导过房中事的,再者说,在这寺庙里做个金刚罗汉,并没有不许近女色的要求。

可即使这般,作为金刚罗汉,大抵都是不肯近女色的,毕竟在他们看来,只有童子身的金刚罗汉,才是最厉害。

上官焱先前的破身,虽说是无奈,但也并未对他继续的修行产生太大的影响。

说起来,上官焱平日里也没有沾女色的心思,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这寺庙里没有女色,就算偶尔来几个求签的姑子,也大多不会被上官焱见识到。

可这个姚蕊却不同,她与玄心偷吃时的浪叫,可谓是太过劲爆,上官焱又一向的耳聪目明,不仅清楚地了解到了二人在做什么,而且几乎是当场就已经脑补出了二人的情交画面。

上官焱如今二十有五的年岁,可谓正值最好的年华,久未释放的他,哪里受得住那样一个骚浪女人的淫叫,当晚,他就对姚蕊有了心思,也就是他的其他同门当晚没有入住这寺庙,否则只怕一个个的也会被勾出淫虫。

这寺庙里平素一共有金刚罗汉一十八位,上官焱之所以当晚没有与其他十七位同住,却是因为他母亲今日来寺庙上香,耽误得时间有些久,他才无奈留在寺庙中入住,否则的话,他是该进山居住的。

第二日一早,本该立时就返回山林里的上官焱却莫名其妙地给家里寄了一封家书,当晚,姚蕊就被要求寻到上官焱,并从他那里取一封密信。

彼时的上官焱,已经离开了寺庙,却并未进山,而是去了山脚下的一个竹屋,等待着今晚的猎艳。

经过上官焱的了解,他已经清楚了姚蕊的身份,更是了解了她为何会到这里的缘由。

姚蕊对于突然而至的要求,自然是诧异的,但还是很快就准备寻到那位金刚罗汉,她倒是好奇这金刚罗汉能长成什么样。

竹屋并不难找,姚蕊敲了门并得到应答之后,就一副乖巧模样地走了进去,进去之后自然是连连开口问候,现出一副客气又尊重的样子,毕竟,如今的她,说好听点是清修,说难听点就是受罚。

门被关上,姚蕊原本平静的心却莫名紧张了起来,至于为何,却是上官焱起身靠近过来了。

原本坐在那里时,姚蕊并不觉得如何,可如今他提步靠近,姚蕊几乎是立时就了解到了这位金刚长得有多高壮,若非是这竹屋足够高,只怕他的头都要顶到屋顶了吧,周身的肌肉更是暴起状,即使没脱衣服,姚蕊也看得出,这是个十足十的猛男。

上官焱并不讶异于姚蕊的反应,倒了两杯茶水,给姚蕊准备的茶水里下了一点迷药,但只是一点点,却也足够让自己等下玩个尽兴了。

他将茶水递给姚蕊,唇边勾勒出一个浅笑,“二皇子妃是吧?来,先喝口茶,润润嗓子,不用害怕。”

姚蕊莫名就觉得口渴了起来,所以并未犹豫,乖巧地接下了茶杯,一仰头将小半杯茶水一饮而尽,结果,堪堪喝完茶水,正要将那茶杯递还给上官焱,上官焱却已经低下头来,吻上她的嘴唇,还捏住她的下颌,迫着她张开了小嘴儿。

“唔……”姚蕊简直惊呆了,这是什么情况,这个金刚罗汉,竟然是这么饥渴的吗?都不听听自己接下去的话,直接就亲上来了吗?

嘴唇上贴合的唇瓣极其的灼热,陌生的气息充斥着姚蕊的口腔,那根舌头肆

姚蕊听到他的话,脸上一阵阵的发红,甚至觉得对方已经看出了自己的心思,等等,小和尚也没让自己失望呀,那他的意思是……

这所谓的让他满意的意思,似乎再明白不过了,姚蕊心内竟是莫名期待,当然,她的身体也莫名地开始发软,却并未察觉到自己已经被下了药。

上官焱将姚蕊的反应看在眼里,轻轻笑了笑,“怎么?已经开始期待了吗?”

上官焱的舌头在她口腔里进进出出的,模仿着性交的动作,把姚蕊弄得只觉身体越发地开始发软,那被亵裤包裹住的小逼都开始冒出汁液,淅淅沥沥地将那一小片布料濡湿。

但姚蕊忍不住的还是想要矜持一番,更遑论,这人是个陌生人。

姚蕊咽了咽口水,视线躲闪,不敢对上男人深邃的眸子。

姚蕊浑身一个激灵,连连道:“上官金刚,真的、真的必须这样吗?”她的眼中似乎还有挣扎一般,但瞳孔深处的欲望跳动却是完全的掩不住。

姚蕊一愣,嘴上故意道:“可人家是二皇子妃,怎么可以跟你、跟你亲吻在一处,若是被我那夫郎知晓了,只怕……”

上官焱眼睛一眯,摸着她的脸颊,低声道:“怎么?不喜欢这样的打招呼方式?”

“我、我……”姚蕊几乎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虽然爱偷吃,但也不能一点原则都没有吧,当然,如果对方鸡巴够大的话,自己可以没原则。

上官焱轻哼一声,“不用故作姿态了,我知道你为何会来这里清修。”

意张狂地在她嘴巴里搅来搅去,偶尔扫过她的舌头,却没有停顿的依次把上颚和每一颗牙齿都舔了个遍。姚蕊被吻得浑身发热,身体渐渐站不住,腰被一只结实的手臂稳稳地揽住,心里猛地一提,只觉越发兴奋了,脑内却已经本能地意淫起这个金刚罗汉会有多大的鸡巴了。

“我……”

她从未经历过这样火辣辣的吻,整个心神完全被攫住,呼吸慢慢变得不顺畅,终于在快窒息的前一秒,上官焱放开了她。

“我知道”,姚蕊尬笑了一声,男人的大手已经又摸到了她的屁股上,她只觉这人的手格外地大,几乎一掌就能把她整个的臀瓣都掌握住一般,唔,另一只大手也摸到屁股上来了。

对于这个猛男金刚的索吻,姚蕊倒是没有拒绝,甚至主动伸出肉红的舌头供男人吸吮,这次的亲吻比第一次还要火热。

姚蕊喘着粗气看着两人唇边连着的那根银丝,故作羞涩地不知该如何是好,眼睛里也泛起了水光,柔柔地嘤咛一声,“唔……上官金刚,你这是要做什么?这就是你的打招呼方式吗?”

毕竟,她最爱的,就是男人的鸡巴,尤其是大尺寸的鸡巴,这个人长得这么壮,胯下那根会不会比驴子还大。

“先让我满意了,我自然会给你密信。”上官焱淡笑着开口,话落,便再一次俯身吻住了姚蕊。

上官焱似乎心情极好,手指摸着少女那白嫩的大腿,感受着那细腻的肌肤,轻轻笑道:“姚蕊是吧,曾经是个不受宠的庶女呢,竟然这么短时间内,就从一个皇子侧妃荣升为皇子妃,还有皇帝亲自为你开脱,啧啧啧,我不禁想要怀疑,你是用了什么手段。”

姚蕊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体也越来越热,却也一阵阵的发软,好似完全没有力气做出任何的反抗。

上官焱并不理会姚蕊的语塞,自顾自地又道:“我叫上官焱。”

上官焱并未回应她,只是自顾自地一把将她抱起,走到了房中的床榻旁,他堪堪坐定,姚蕊就被他迫着被摆成了一个双腿大开的姿势坐在他怀里。

上官焱见姚蕊若有所思,又笑了一下,“不过既然到了我这里,就容不得你拒绝了。”

金刚罗汉的手终于不再规矩地只揽着她的腰,而是往下游移,撩起她的素裙裙摆抚弄上她光滑的肌肤,上官焱似乎特别满意她肌肤的触感,吻的动作更用力了,手指抚摸几下,轻而易举地摸到她那丰满的臀肉上。

上官焱愉悦地笑了一声,“怎么?皇子妃这是不愿意么?”

大剌剌地被说破,姚蕊只觉脸上挂不住,但到底不知道对方了解自己多少,轻吟一声,说到了正题,“上官金刚,你那密信……”

上官焱早已洞察了她的心思,轻轻一笑,“我已经许久没有发泄过了,再说,比起那个羸弱的小和尚,我的本事定然不会让你失望。”

心跳都在加速,姚蕊兴奋到不行,欲拒还迎的姿态可谓绝妙,纤柔的小舌被上官焱那根舌头霸道地勾缠住,死死地吸吮着。

姚蕊愣了愣,“什么?”

因为穿着素裙的关系,这样坐下去后,姚蕊几乎是下身裸着接触男人的,隔着一层薄薄的素衣的布料,她能清楚地感受到男人那温热的肌肤和紧实的肌肉,这让她忍不住的心驰神往,高大强壮的金刚罗汉如果一定要侵犯她的话,她是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的,或者说,完全不想反抗呀。

难不成这人要来强制?

男人的一只大手已经往她的亵裤里摸去,摸到她屁股上的肌肤,还不紧不慢地揉捏了一阵,然后凑到姚蕊耳边称赞,“皇子妃的皮肤很娇嫩,也很软,我很喜欢。”

带着诱惑般低沉磁性的声音让姚蕊听了浑身一颤,眼中都泛出水光,“唔……我……别这样说……”

上官焱似乎特别喜欢看她的反应,看到怀里的人一副泪光盈盈的样子,心情更好,突然腾出一只大手,一把扯破了她素色的上衣,连带着内里的肚兜都被一把扯断了脖颈处的系带。

“啊……不要这样暴力……唔……”姚蕊惊呼一声,堪堪话落,自己胸前的丰乳便展露了风光,她羞耻得想掩盖,却被上官焱捉住了小手移开。

男人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少女那起伏的胸膛,看着那被红色肚兜包裹住一半的乳肉,眼神幽暗,“凑过来一点。”

姚蕊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地将身体往前倾了一点,上官焱似乎觉得不够,伸手揽着她的腰拉向自己,姚蕊的身体便狠狠地撞到男人精壮的胸膛上,“啊……”

她的乳肉很丰满,撞上去的时候立时就泛出一阵撩人的肉浪,尤其那若隐若现的奶头都跟着变得硬挺起来,将那肚兜的布料都顶高了。

上官焱眼睛一眯,深呼吸闻了一下少女一双奶子的气味,低声笑道:“有股奶香味。”说完,便伸出舌头,朝着那雪白的乳肉舔了上去。

“啊啊啊……别直接舔上来……唔……”姚蕊低呼出声,却几乎更兴奋了,这种被人强制般的感觉让她兴奋,尤其这个男人这么高壮,一根手臂几乎都要赛过自己的大腿粗,暴起的肌肉活像是纯天然的春药。

金刚罗汉过长的舌头不断地舔着少女外露的乳肉,因为舌苔的关系,摩擦间给姚蕊带出来难以言喻的快感,骚穴里控制不住地往外流着蜜液。

姚蕊呜咽出声,却是仰着脖子挺着胸脯给男人舔弄,那根舌头很快下移,舔开了她的肚兜,舔上了她的乳尖。

“唔……”

乳尖上突至的快感让姚蕊兴奋到不行,小嘴微张着,一副难耐的样子,叫得上官焱越发兴奋,竟是伸手一把扯下了那碍事的肚兜。

霎时间,更加丰饶的肉浪荡漾开来,一双硬挺的奶尖更是在乳峰上跳跃着,一副挑逗的模样。

上官焱眼睛一眯,将她一团骚奶狠狠地握在了手中。

“啊……轻一点……唔……”

上官焱盯着少女艳红的奶头,看了好一会儿,沉声道:“奶头怎么这么大?”

姚蕊羞耻得不行,正想说什么,就听上官焱自顾自地回答道:“是昨晚被玄心吸大的吧?”

“唔……”这个男人还真是口无遮拦,怎么连自己跟玄心的事都知道了,还这般大剌剌地说出来,自己很羞涩的好吧。

上官焱被姚蕊一脸吃了苍蝇屎一般的模样逗笑了,往那奶头上吹了口气,看着它颤颤巍巍地更加硬挺的反应,不由张开口,毫不犹豫地整颗含了进去。

“啊……唔……轻一点……”恐怖的快感经由奶头袭满全身,姚蕊难以忍耐地呻吟出声,只是被吸奶而已,就让她爽到头发发麻,小逼里喷出一大股淫水,后穴也狠狠地收缩了一下。

金刚罗汉的进攻很猛烈,又吸又舔,很快将少女那颗奶头吸成樱桃般大小,再加上被沾染上去的口水,看起来盈盈欲滴,勾人采撷,他很快又对上少女另一颗奶子,同样是大力地吸了上去。

“唔……不……轻一点啊……啊啊啊啊……”姚蕊尖叫一声,被亵裤包裹住的阴唇都似乎抖了抖,她爽得全身像过电一般,又酸又麻,更多的是品尝到的恐怖快感,让她根本招架不住。

玄心玩爽了吗?怎么今日小逼还这么湿?”

姚蕊听到他的话,羞耻得眼泪又冒了出来,小幅度地挣扎,“不要说了……唔……”

“不要说?那就是只要做吗?”

姚蕊一噎,竟有些无语。

上官焱看着姚蕊的样子,只觉越发兴奋起来,甚至是前所未有的兴奋。骚浪的皇子妃不过是被他揉了几下,裤裆就湿湿的,想必流了不少淫水。

不等姚蕊真的开口说什么,上官焱已经迫不及待地将她那条脏兮兮的亵裤脱下,黏稠的淫液都连成了丝,断掉后弹回到少女那粉嫩的小逼上。

姚蕊想到自己昨晚被这个家伙听过了墙角,只觉越发羞耻,可身形上的差别又让她无法反抗,甚至是无力反抗,她只觉自己周身都是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整个人像是得了软骨病一样,只能依附着眼前这个金刚罗汉。

最终,少女赤裸的胴体只能任由男人亵玩观赏。

金刚罗汉将她的大腿分开,拨开那些被淫液弄脏的毛发,露出那个湿哒哒的淫逼,娇嫩的逼口嫩肉不甘寂寞地翕张着,仿佛是想吞咽什么东西一般,流出来的汁液气味浓郁,刚好非常对上男人的胃口。

他粗粝的手指拨弄着少女粉嫩的阴唇,低声笑道:“好嫩的逼。”

姚蕊愣了愣,却突然想到昨天晚上被小和尚舔逼的滋味,身体一颤,小逼里又喷出了一股水液,她看到上官焱抹着一点汁液放在嘴里尝了尝,似乎味道不错的样子,不由身体跟着又是一颤,有种即将被他舔逼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上官焱便一把将赤身裸体的姚蕊抱起来按压到床榻上,大大地分开她的双腿,伸出舌头,直接舔上那个不断流水的小逼。

“啊啊啊……不……”被舔逼的快感比舔奶要强烈上百倍,特别是上官焱直接舔上了她的阴蒂,舌头高速地在那阴蒂上舔邸着,爽得姚蕊口水都流了出来,两条腿不断地颤抖着,阴唇也是一阵抖动,似乎忍受不住要高潮的样子。

久旱的金刚罗汉用唇瓣和舌头肆意地玩弄少女饥渴的小逼,把花唇舔到原来的一倍大小,把阴蒂也舔到硬得不行,汩汩流出的逼水更被他全部舔干净咽下肚去。

可姚蕊却有更多更骚浪的逼水在往外喷,一副如何也舔不完吃不尽的样子。

终于,上官焱耐不住自己的情欲了,他乍然伸手去脱自己的裤子,呼吸间,他胯下那根阴茎便被他掏了出来。

姚蕊看着那根阴茎,震惊地睁大了眼。

好大,怎么会这么大?上面盘满了青筋,而且周围盘绕的毛发浓密到不行,那根阴茎的弧度有些弯曲,龟头饱满得似乎比鹅蛋还要大。

真的是自己见识到的最大最可怖的一根阴茎。

上官焱看着姚蕊一副惊呆了的样子,心情格外的好,勾起了嘴唇,“喜欢吗?皇子妃,往日里你吃过这么大的鸡巴吗?”

姚蕊下意识地摇摇头,想说什么,却不由咽了咽口水,几乎都忘记了呼吸。

她想吃,她疯了一样的想吃,就算是被侵犯、被随意地玩弄,她也认了。

就算死,自己也要死在大鸡巴之下,死也要做个爽死鬼。

姚蕊特别想让那根大鸡巴进入自己的淫逼,把自己饥渴的淫肉好好地操干亵玩到爽,她也很想品尝那两个大囊袋里精液的味道,更何况这个金刚罗汉是久旱吧,内里一定有好多的精液,会不会一口气把自己干到大了肚子?

你……”姚蕊根本不管不顾,现在只想给身体解痒,就算是被这个久旱的金刚罗汉一口气操死也无所谓,且她浪叫间,她逼口的嫩肉翕动得越发激烈了,嫩逼深处的吸力更是惊人,让上官焱即使只是将自己的龟头陷入进去,就有种拔不出的感觉。

“插进来……大鸡巴插进来,肏我的骚逼,把骚逼肏穿……啊哈……求你……”姚蕊又苦哈哈地求了起来,半点顾不上什么羞耻或者羞臊,也不顾自己皇子妃的身份。

上官焱只觉自己终于找到了姚蕊昨晚上发浪的那股骚劲,自己的忍耐也终于到了极限,没有再犹豫地用龟头完全撑开少女湿软的穴口,将粗大的鸡巴往姚蕊的嫩逼里一寸一寸地挺进。

“啊……慢一点……大鸡巴太大了,呜呜……好大……”姚蕊努力放松身体,感受着那根巨大性器的楔入,紧致的穴口嫩肉被撑到粉白的颜色,似乎只要再用力一点,就能将它撕裂。

久旱的金刚罗汉根本压制不住自己,毫不犹豫地挺腰插到了少女的子宫口,但自己的性器还有比较长的一截没有插进去,可那根性器周围环绕的阴毛却已经肆意地扫弄到少女的穴口,尤其扫弄到少女的阴蒂,为她带去更多的骚痒感。

“唔……”姚蕊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下体,粉嫩的雌穴被一根粗壮的鸡巴牢牢地插住,却还有一截留在外面,但完全没有害怕,只有快要疯狂的兴奋感,她甚至已经在期待自己完全被这根粗壮的鸡巴插入后会是什么滋味了。

一定会爽死的吧。

“怎么?不害怕吗?”上官焱挑眉问道。

“不、不怕……操我……大鸡巴操我……啊……”姚蕊话音还未落,男人就被刺激得狠狠抽动起来,青筋黏连着肉膜被抽出,又被狠狠插入,姚蕊被肏得眼睛一翻,喉咙里发出一声尖叫,“啊啊啊……慢一点……唔……大鸡巴慢一点……啊啊啊……”

“慢不了,谁叫你这个骚货发骚勾引我。”久旱的金刚罗汉紧紧掰开她的双腿,腰部不断地挺动,用那粗壮的鸡巴鞭挞着包裹他的小逼,看着里面的汁液被干得喷溅出来,闷哼道:“里面好会吸,喜欢大鸡巴这样干你吗?”

“啊啊啊啊……喜欢……呜……穴心好酸好麻,会被顶坏的……啊啊啊啊啊……慢一点……求求你……唔……慢一点……”姚蕊实在受不了这个猛男这样非凡的频率,特别是她的敏感点一直被那根阴茎顶干到,让她无时无刻不处在强烈的快感当中,逼道一阵痉挛,又喷出了一大股水液。

久旱的金刚罗汉在肏逼的时候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好似堪堪逃出樊笼的野兽,眼睛里都含着狠厉,他一刻不停地继续往里面进攻,感受到越来越润滑的逼道,笑道:“真的要我慢一点吗?小逼明明喷了更多的骚水出来……”

姚蕊被干得根本无力回答,子宫口被撞到发麻,很快就被那硕大的龟头顶开,粗长的大屌终于全根没入,两个人完全结合在一起。

“啊……”

姚蕊长长地淫叫一声,上官焱也被少女宫腔里强烈的吸夹刺激得不得不停一会儿,他感受着少女子宫壁柔软的包裹,如同一张小嘴一般,将他的大龟头紧紧地贴合,闷哼道:“骚货,昨晚都被干了那么多次,今天怎么还这么贪吃?这么舒服吗?”

“……啊哈……是的……好舒服,好爽……呜呜……要爽死了……大鸡巴全部插进来了……好大……”姚蕊从未吃过这么大的性器,整根性器将她撑得满满的,在她平坦的腹部也显露出了硕大的龟头的形状,看起来惊惧又骇人,好似自己的肚皮都会被顶破一般。

“居然能将我的鸡巴全部吞进去,真是个极品骚逼,又会吸又会夹,难怪昨晚上去跟玄心偷吃。”上官焱饶有兴致地看着两人结合处,姚蕊粉嫩的小逼已经他被干成了猩红色,因为被他填充的关系,形状显得非常饱满又色情,好像那处湿润的肉洞合该是要被大鸡巴进入的一般。

姚蕊再一次被这个家伙说到了昨晚,忍不住的嘴角又是一抽,眼睛一翻竟是狠狠地瞪他一眼,“你究竟还要不要操我了?鸡巴插在我的逼里装死吗?”

闷哼,“没意见是吧?那我倒是要知道你能没意见到什么时候?”

男人的这句话,好似是成了一个让他完全疯狂起来的开关,一旦被打开,就无法再回头。

“啊……你轻一点……唔……大鸡巴插得太深了……啊啊啊啊啊啊……”姚蕊无力地躺在床上大张着双腿,任由这个男人奸淫她的小逼,她好似成了这个久旱男人的泄欲工具,只为包裹住男人的大鸡巴,给他带去快感。

当然,在这同时,姚蕊自己也很爽,前所未有的爽,整个人像要爽死了一般,心里脑子里只剩下插在自己淫逼里的那根鸡巴。

“啊啊啊……好棒……好舒服……呜……大鸡巴好棒……啊啊啊啊啊……再继续干我……唔……”

“呼……骚逼这么骚,这么浪,吸着鸡巴都不肯放了,竟然贪吃成这样了吗?”上官焱狠狠干着身下的人,说话间的声线都是不稳,额角已经有汗珠流下。

“啊啊啊啊……骚逼就是贪吃,也好欠干……唔……狠狠地用大鸡巴肏我……啊啊啊啊啊……骚逼好爽……要爽死了……啊啊啊啊啊啊……高潮了……唔……”姚蕊爽得眼睛都在翻白,猛烈的高潮席卷而至,那根过分粗壮的鸡巴简直像是一根铁杵一般地一次次地插进她的子宫深处,那个硕大的龟头更是恍若一记重锤一般,一次次地操在她的子宫里、敲打在她的心房中,好似其他所有都无所谓了,只想被那根鸡巴一直干、一直干,直到被干死。

即使是在高潮中,久旱的金刚罗汉也不放过她,大鸡巴越发恣意地狠狠深入到子宫里,把少女的子宫壁撑到变形,肉道也早已被他干成了大鸡巴的形状,只剩下了吃鸡巴的本能。

“呜呜……好爽……继续干我……把我干到潮吹……唔……干死我好不好……唔……”姚蕊根本像是爽疯了,肆意地淫叫着,过多的淫汁被插得喷了出来,好多喷在男人的阴毛上,淅淅沥沥地往下滴落,又与姚蕊逼口处的淫汁汇合,随着男人抽插的动作,被干成糜乱的浓白色。

上官焱挺着鸡巴抽离自己,将自己的龟头卡在少女的逼口,不及姚蕊求着被操,已经狠狠一个沉腰,大鸡巴长驱直入,重重地干入少女的子宫深处,随着又一个闷哼,男人轻轻笑了笑,“是这样吗?要大鸡巴这样干爆你的骚逼对不对?”

“……啊哈……对……再干我,继续……啊啊啊……”

姚蕊着迷地看着男人那根阴茎不断地进进出出着顶弄着她的嫩屄,她爽得口水都流了下来,一双骚奶也被干得一颠一颠的,摇摆出情色的弧度,一对嫩生生的阴唇都被干得不住颤抖着,一股一股吐着汁水,“啊啊啊啊啊……要被肏死了……呜……大鸡巴好厉害……啊啊啊啊啊啊……真的要被肏死了……唔……”

“就是要肏死你这个骚货,居然这么会吃鸡巴,全部给你!”久旱的金刚罗汉毫不犹豫地猛力干着身下娇小的皇子妃,他甚至激动到顾不上更换动作,那根鸡巴一刻不停地抽插着,劲腰像是装了电动马达一般,更疯狂的情欲翻腾,更多的汁水被干得飞溅。

姚蕊舒服得脚趾都绷直了,小小的竹屋里肉体碰撞的“啪啪”声和交合的水声越发变得响亮,也让两个人越发激动,一时之间,这原本静谧的山脚下都变得情色起来,掩不住的浪叫声随着夜里的凉风,簌簌地回荡着。

娇嫩的子宫被龟头顶到发麻,敏感点再一次被狠狠碾压过后,姚蕊整个人都抽搐了起来,嫩逼紧紧吸咬着体内的粗屌,子宫里喷出一大股水液,被插得全数喷在男人的阴毛和下腹处,甚至在男人的下腹上留下了一道道色情的水痕。

“唔……”

“骚货是潮吹了吗?吸得这么紧,好爽……呼……”上官焱也有些忍耐不住,他干了姚蕊已有大半个时辰,这还只是从插进她子宫之后算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