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1章:另类5P//皇子妃遭羞辱颜she,淋jing//粗暴灌种  十八里街禁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21.

刘莳皱了皱眉,又皱了皱眉,终于从那榻上坐起身,说起来,自己这个骚浪的娘子,自己是早就想要收拾一番了,前几日被自己父皇操了也就罢了,自己忍了,毕竟那是父皇,自己奈何不了,但如今倒好,这个淫妇竟是招来这么多狱卒一起奸污她,当自己是死的吗?

这边的几个狱卒正在琢磨着要如何将二皇子糊弄过去,就听到二皇子冷笑一声,“你们三个,把那淫妇带到我这间牢房里来。”

姚蕊一惊,自己此刻若是去了二皇子那里,那就一定会被发现偷吃的事了,于是连连拒绝,“不要,我不去。”

刘莳却是并不理会姚蕊的拒绝,冷哼一声摆起了皇威,“你们该是知道我的身份,虽说我现在身陷囹圄,但你们别忘了,我是皇帝的亲儿子,再者说,我并没有犯什么大的罪过,若是招惹到了我……”

后面的话,刘莳没有再说,却也已经有了足够的威慑力,虽说他一向是个爱玩爱闹没什么本事的家伙,但他是个切切实实的皇子,更何况他母亲还是皇帝最宠爱的静妃。

几个狱卒的身份比起皇子来说,那可谓了差了十万八千里,被刘莳这么一个敲打,几乎个个都是一个激灵,心里已经开始犹豫起来,若是听了二皇子的话,将二皇子妃送到他那里了,岂不是立马就会发现他娘子被他们几人奸污的事,可若是不听的话,那今后是不是要被二皇子给针对了?

可以说,真的是进退两难。

三个狱卒面面相觑,似乎是期待着谁能给个好主意。

刘莳却并不会给他们太多思考的时间,“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还是说,你们以为我如今下了狱就拿你们没办法了吗?”

刘莳说话的语气算不上太过狠戾,毕竟他本身就不说那等心狠手辣之人,可在这等状况下,偏偏是他这样的语气最是瘆人。

几个狱卒都是不由一个激灵,姚蕊甚至觉得他们三个已经都妥协了,心里一惊,又道:“你们、你们不要听他的,他……”

“姚蕊,你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了是不是?还是说你以为我不敢休了你?”刘莳这次终于对着姚蕊发飙了。

姚蕊一惊,面色都是一白,这个刘莳不是一向的废材吗?为何会有这种说话的语气?难不成外面的传言有假?这个刘莳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样的不中用,可他整日里狎妓又不务正业的……

不等姚蕊再说话,就明显感觉苏震将他的鸡巴抽离了自己,因着有不少精水与尿水被堵在她的逼里,所以那根鸡巴堪堪抽离,就有不少水液淅淅沥沥地滴落到了地面上,在这寂静的夜里,听起来格外地清晰,更遑论,姚蕊还忍不住的又发出一声闷吟。

那边的刘莳虽然因为光线的原因,并不能好好地看清楚这边发生了什么,可他单是听到那些水液声,也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毕竟他流连风月场这许多年,可以说没什么关于情爱的声音是他不了解的。

刘莳冷笑一声,“我知道你们做了什么,若想不被我针对,就好好地把姚蕊带到我这间牢房里来,不然的话……”

几个狱卒的心理防线是彻底崩溃了,他们哪里受得住一个皇子的威胁,所以紧接着,就由苏震抱着姚蕊,秦晖与李瀚元开道,很快将姚蕊抱到了隔壁牢房二皇子的床榻之上。

姚蕊的一张脸已经变得苍白,挥舞着手脚不住地抗拒着,却不想被三个狱卒死死扣住,身子像是钉在了那床榻上一般。

“呜呜……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你们、你们太过分了……”姚蕊心里那个憋闷,这几个狱卒怎么这么没胆?二皇子就说了那么几句话,一个个的就怂成这样,而且完全一副成了二皇子马仔的架势。

苍天啊,为什么啊?之前明明是自己伺候了这几个的吧,一个废材的皇子有什么可惧怕的?

偏偏,这几个狱卒就是对二皇子有了忌惮,那是一种出于本能的忌惮,这个二皇子,看似废材一个,可那举手投足间的气质,让人说不清道不明,再者方才说话的那一番语气,也与他之前给人的印象相去甚远,让人忍不住的就想要小心着些,毕竟,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谁知道这个二皇子是不是伪装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但有一点可以确认,那就是这个二皇子绝非表面看起来的那样,至少,他不是一无是处。

刘莳坐在那床榻上,看着已经被按压到自己身侧的姚蕊,嘴角噙着淡笑,忍不住去看姚蕊的腹部。她的腹部平滑而紧实,一点赘肉都没有,肌肤细嫩白皙,他忍不住用手掌贴了上去,温热的掌心摩挲着底下的皮肉,“肚子都被射大了吗?”

姚蕊半点挣脱不得,听到刘莳的话,整个身子都抖了抖,连连反驳道:“唔……才没有……”

“没有?”刘莳这般反问着,整个人突然觉得兴奋,胯下那根阴茎也已经完全勃起到最佳的状态,他倒是还没有试过操干自己娘子的脏逼呢,不知道那个才被内射的逼,这个

姚蕊一看刘莳这个架势,暗道有门,或许自己可以让自己这个夫君消消火,于是她极为热情地回应着刘莳。

还真是个妖精一样的女人,倒是难怪父皇会因为她,反而把自己关进天牢了。

两个人唇舌激烈地交缠在一起,互相吸食着对方的津液,刘莳的舌头抽出来后,又忍不住去舔她那被亵玩过一通的奶肉,手指也往她的阴阜上摸去。

“你说呢?”刘莳突然俯身过去,含吮住她的嘴唇,在她的口腔里舔了一通。

姚蕊的心口剧烈地跳动着,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袭击着她的全身,让她有些不适应,又下意识地想躲避,在男人热切的目光下,姚蕊还是干脆心一横,搂住他的脖子,将他反压到这床榻上,双腿分开骑上男人的腰,脸上还故意露出魅惑的笑容来,“想看蕊儿的本事吗?那相公你,还真是找对人了。”

同样也是没有正面回答,反而要姚蕊自己猜。

姚蕊没有正面回答刘莳的问题,倒像是有些妄自菲薄一般地反问起来,毕竟她背着夫君偷吃被抓了现场,如今还被抓到了床上来。

刘莳对于姚蕊的故意取悦,没说喜欢也没说讨厌,只是继续玩弄着她,当他的手指抚摸上她的阴蒂的时候,姚蕊喘息着叫出声来,“呜……还要……相公……”

刘莳依旧是嘴角带笑,没说话,却是伸手褪下了自己的衬裤,露出胯下那根巨物。

姚蕊一想到自己的脏逼竟是要给正牌夫君操,就不由兴奋起来,呼吸变得不稳,情欲再一次的回笼,她喉中难耐地哼哼着,胸脯高高地挺立着往男人的嘴巴里送,股间也抬了起来往他的手心里磨蹭着,完全就是一副发骚的架势。

刘莳又亲了亲姚蕊的阴阜,“所以你刚才被操得很爽吗?”他把姚蕊的双腿抬高一点,露出底下那个后穴,“这里也被操了,啧啧啧,娘子倒是着实的贪吃。”他的眼睛看着姚蕊,眼神里带着玩味,又欺身上前,嘴唇落在姚蕊的胸脯上,“娘子,所以你刚才爽了没有?”

男人的吻是轻轻的,像是不带任何情欲的样子,姚蕊却被他吻得情欲勃发,简直比任何更激烈的吻还要让她激动,而胸腔里的心跳也在不断加速着,眼神跟刘莳对上的时候,对方那炙热的视线让她有些要承受不住一般,脸颊都开始发烫,“唔唔……相公,所以你,还愿意操我吗?”

刘莳心里这般想着,不由又多看了姚蕊几眼,往日里,倒还真是低看了这个女人。

刘莳又是揉奶又是揉逼的,姚蕊原本一张苍白的小脸很快又泛出了潮红,嘴上不住哼唧着,似乎很爽的样子。

姚蕊并不知道刘莳的心思,只是极尽放荡地用自己的阴阜磨蹭着

她兴奋到了极点,面前这个男人是自己的夫君,那玩弄女人的手法可谓是一绝,她即使才被三个狱卒轮奸满足过,此刻也能从中得到巨大的快感,爽到连眼尾都落下泪来。

时候插进去会是什么滋味。

刘莳定定地盯着她,嘴角突然又是一勾,“如果觉得有愧于我,不如主动些,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姚蕊总觉得今日的刘莳有些怪异,似乎跟往日里不太一样,但她并没有太多深究的心思,就被刘莳的动作吸引走了全部的心神。

刘莳吮着她的乳肉,动作间带着几分玩味。

“呜呜……相公,饶了我,蕊儿知错了……”姚蕊终于还是知道害怕了,忍不住连连开口求饶。

姚蕊一双眼睛很快就发现了刘莳那根巨物的已然勃起,只觉眼前一亮,然后似是谄媚一般地道:“相公好厉害,这么快就硬了。”说着,她还故意伸出舌头往自己唇瓣上诱惑般地舔了舔,眉眼间都带着让人难以自制的风情,“所以相公这是……想操我了吗?”

从刘莳这个角度,伴着自那牢房的窗户处洒落进来的月光,这番模样的姚蕊,好似一个堕落的夜天使,带着十足的妖娆,也带着十足的风情,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品芳泽。

“呜呜……相公,对、对不起……我背着你偷吃了……”姚蕊觉得刘莳的心情似乎不如方才那般差,就大着胆子开始道歉,而她身侧那三个罪魁祸首,站在二人身边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但他们此刻又不敢冒进,只能侍立在一侧,等着看二皇子有没有别的吩咐。

姚蕊的一颗心都是砰砰地狂跳,有些摸不清刘莳的心思,或者说,她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愚笨起来了?为何看不出自己这个废材夫君的想法呢?

刘莳紧紧盯着她,慢慢地凑了过来,又在她的唇瓣上落下一吻,声音很低,带着一股调侃的意味,“你说呢?”

“娘子果然是够骚。”刘莳说话间,眼神已经落在姚蕊那双腿中间的小穴上,他凑了过去,先伸出舌头往姚蕊硬涨的阴蒂上舔了舔,“娘子的逼都被操得有点肿了。”

原本扣着姚蕊身子的三个狱卒,见姚蕊这副架势,也就纷纷松开了对她的钳制,倒是好奇接下去姚蕊会怎么伺候刘莳。

刘莳那根勃起的鸡巴,那整根粗壮的阳物往她的阴阜上穿插而过,每一次动作都让嫩逼里流出来的水液濡湿着那根阴茎,一想到那些水液中,又有自己的淫水,又有那狱卒的精水,姚蕊就跟着又兴奋了几分。

姚蕊看着身下的刘莳,喉中又呻吟一声后,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轻笑道:“相公,喜欢蕊儿这样吗?”

刘莳淡笑,没说喜欢也没说不喜欢。

狡猾的家伙。

姚蕊这般想着,已经用细白的手指剥开自己湿淋淋的阴阜,露出那艳红水润的嫩逼朝着他,语气中带着刻意的诱惑,“唔……蕊儿的逼好痒了……相公要来操小荡妇的骚逼吗?”

刘莳的注意力全部被引入那个湿润的嫩逼上,里面的淫肉正在饥渴地蠕动着,确实是一副贪吃的样子,一想到那口逼在这之前不久,还含了那几个狱卒肮脏的鸡巴,刘莳就不由又兴奋了几分,这次倒是不吝于正面回应,“我是你相公,自然是要操你的浪逼。”

姚蕊见达到目的,轻轻一笑,抬起屁股用湿润的逼去吞男人的鸡巴,等抵入那根粗壮的阳物的时候,她屁股熟练地下沉,骚痒的逼穴便慢慢将男人的阴茎吞了下去。

“好大……呜……果然还是相公的鸡巴更厉害……啊哈……好舒服……”姚蕊刻意浪叫着,屁股晃动着吞吐着刘莳的阴茎,才一次吞吐而已,就将男人性器上原本干燥的表皮浸染出一层淫液,让那根鸡巴显露出更狰狞的模样来,“好粗……呜……硬邦邦的……”

听到姚蕊的话,一旁假装空气的三个狱卒都是脸一黑,暗道这女人,还真是会踩高贬低,先前还说喜欢他们的鸡巴来着,如今才一扭脸,他们就成了轻易被比下去的。

但是刘莳才是人家的正牌相公,又加上那身份,所以几个狱卒只是心里想一想,面上半点不显。

刘莳回味着她说的话,脑海中又想起了先前被自己捉奸这女人跟一个侍卫苟合的事,心里不由泛出了一丝酸意,他盯着姚蕊,忍不住问道:“有多厉害?”他感受着那个嫩逼的吸咬,淫肉将他的整根阴茎都包裹得紧紧的,龟头还在不断地楔入,等顶到穴心里的时候,姚蕊发出愉悦的淫叫。

姚蕊对着他轻轻一笑,笑中带着挑逗和诱惑,“好厉害好厉害的那种……唔……好喜欢相公的鸡巴……啊哈……”

刘莳轻哼一声,知道姚蕊的这番话中不全是实话,还有刻意的讨好在其中,不知怎么又有些不爽起来,他忍不住用双手扣住姚蕊的细腰,粗大的鸡巴狠狠往上一顶,顶到姚蕊的宫口,语气中带着隐隐的凌厉,“喜欢我的鸡巴还背着我偷吃?你这个骚逼究竟被多少根鸡巴干过了?”

“啊哈……不知道啊……谁让你都不满足我的……呜……整日里去狎妓,留我自己在府上……蕊儿、蕊儿自然是会空虚的……啊……”姚蕊一边说着,胸口也是一闷,却又知道不好抱怨太多,毕竟自己已经犯错了,还被抓了现行,如今该是刻意讨好的时候,于是便忍不住又开始浪叫:“唔……相公……啊啊啊……真的好棒……相公的鸡巴好大……唔……小屄全部都被填满了……”

刘莳定定地看着姚蕊摇晃着屁股吞吐着自己鸡巴的画面,那湿软的媚穴被自己的鸡巴撑到了极致的样子,逼口的嫩肉都被撑成薄薄的一片,阴蒂也在充血肿涨着,每一次抽插都带出大量的淫液来,一看就是非常贪吃的样子。粗大阴茎顶入的时候,把那白嫩的阴阜都顶得高高鼓起来,愈发像一个白面馒头一般。

刘莳只要想着这个嫩逼也被别的男人干成过这个模样,或者说前不久还被那几个狱卒干成这个样子,整颗心脏都不由又是一个钝痛,所以是不是自己往日里真的太不在意姚蕊了?

他咬了咬牙,把鸡巴更用力地往姚蕊的嫩逼里顶弄,“娘子就这么喜欢吃男人的鸡巴吗?呼……我全部给你,我会好好喂你的,喂饱你这个爱吃鸡巴的淫妇。”

玩弄的痕迹,没有一个地方不显得淫乱。她的水穴里不断地喷着淫汁,大量的黏液并着先前被内射的精液随着刘莳的抽插而喷溅出来。

三个狱卒看着刘莳与姚蕊这般激烈的肉搏在一处,一个个的胯下又支起了小帐篷,实在是姚蕊是个太过骚浪的女人,让人只是看着,就恨不能狠狠地操死她。

“娘子缘何这般浪?呼……是有多爱吃鸡巴?嗯?”刘莳定定地看着胯下的人,鸡巴明明进入到她的最深处了,却还是觉得不够,他当下发了疯一般地想要彻底地占有这个美人。

这本是自己的娘子,却不知被除却自己以外的多少根鸡巴操干过,越是这样想着,刘莳心里就一阵阵的不爽,胯下越发用力起来。

“啊啊啊……操我……呜……好爽……啊啊啊啊……再快一点……插进我的子宫里来……小荡妇最喜欢被大鸡巴操子宫了……唔……”姚蕊爽得不断浪叫,嘴角都流出一线透明的涎水来,情爱痕迹遍布的肌肤上泛出更多粉润的颜色,一双大奶也被干得不断上下摇晃着。

“呼……好一个极品的骚妇,为夫今日就好好收拾你……”刘莳越是咬牙说着,胯下的阴茎越是拍得她的股间啪啪作响,而硕大的阴囊也用力撞击着她的后穴,弄得姚蕊整个人都变成淫兽了一般,身体不断涌动着,还想要得到更多的快感。

宫口被顶开的刹那,姚蕊爽到尖叫出声,娇嫩的子宫紧紧地包裹住男人圆硕饱满的龟头,那根鸡巴也整根地楔入到她的淫穴里,像是将她整个人都填满了一般。

刘莳停了下来,感受着那嫩逼里面的吸咬,伸出手抚摸着姚蕊平坦的腹部,一摸那柔软的腹部就能感受到跟平常不一样的地方,自己那根硬物隔着一层皮肉也能清楚地摸到,他兴味地道:“娘子,觉得为夫的鸡巴插得够深吗?”

姚蕊明明看到了刘莳看向他们身边那三个狱卒的眼神,似乎是在炫耀,也似乎是在嘲讽,姚蕊翻了个白眼,都不知道这男人哪里来的自信,当然,却也不得不说,刘莳是的确有那个自信的,他的尺寸傲人,自然是不会输给那几个狱卒。

“怎么?娘子对我不满?”刘莳看向姚蕊开口问,他自然看到了姚蕊那个白眼。

姚蕊狠狠收缩了一下小穴,嫩逼里那根鸡巴的感触极为鲜明,她喘息了一下,喉中发出一个诱人的嘤咛,这才道:“唔……怎么会?相公插得好深,全部都被填满了,这样好棒……”

“所以娘子喜欢吗?”刘莳盯着她,眼睛里带着耐人寻味。

“喜欢。”姚蕊说着,主动更改了姿势,一双长腿转而缠绕上刘莳的腰身,还热情地伸手攀上他的脖子,甚至用自己那双大奶去蹭男人结实的胸膛,艳红的舌头从口腔里伸了出来,舔上男人下巴上的汗水,又去舔他的嘴唇,“啊哈……子宫最喜欢被大鸡巴操了……唔……好爽……干我……相公……”

姚蕊喘息着展露着自己的淫荡,似乎是非要让刘莳比一比,是自己淫荡还是那些妓院里的妓子淫荡。

刘莳眼眸一暗,咬了咬牙,扣住她的一双美腿往下顶弄着,一下一下狠狠地操着她的子宫,“娘子怎这般淫荡?……呼……骚逼好湿,很喜欢为夫的大鸡巴是不是?”

姚蕊享受着男人的抽插,并不介意自己被评价为淫荡,还反而表现出了更多的淫荡,“小荡妇就是这么淫荡……啊啊啊……好舒服……好喜欢相公的大鸡巴……唔……骚逼喷了好多淫水……啊哈……好爽……子宫被顶得好爽……”

刘莳越是见识到姚蕊的淫荡,越是想起那日她在自己父皇身下表现出的浪荡模样,整个人简直像是要发狂一般,更用力地奸淫着她的嫩逼。两个人结合的地方变成了一片狼藉,刘莳的鸡巴涨大了一圈,抽插时把里面的媚肉都带出来一大截,插入的时候再狠狠地塞了回去。

是一样剧烈,整个人像是要舒服得死过去一般,她总觉得今日的刘莳有哪里不一样,甚至是与他交媾,都不会让人觉得心里发毛了。

难不成是自己偷情过多的缘故?

余光间突然瞥到二人身侧依旧杵在那里的三个狱卒,姚蕊轻轻推了推刘莳,“哎呀,还有人看着呢,相公,时辰不早了,该睡了,我也该回去了。”

刘莳从她的颈边抬起头来,嘴角噙着笑,低声道:“回去?”

姚蕊脸色僵硬了一下,却还是讪讪地道:“这里是监狱,我自是该回去我的牢房了。”

刘莳紧紧盯着她,股间的阳物在她的逼穴里浅浅抽插着,“要我看,还不急。”

姚蕊一愣,轻咳一声,“可是时辰真的不早了,太晚睡的话……不好。”

刘莳眼睛一眯,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怎么?你这是满足了就想跑?”

姚蕊吐了吐舌,“就是因为满足了,所以该睡了。”

刘莳突然使坏地俯身又咬住了姚蕊的乳头,“可你满足了,为夫还不满足。”他的鸡巴已经硬了,重新将那湿软的逼穴撑得满满的,他有些激烈地将阴茎抽了出来,再狠狠地插入进去,大量的淫液和精液就被操得喷溅出来,流了一床单都是。

“唔……相公……啊哈……”姚蕊喘息了一声,高大的男人将她的双腿都往下压,让她的身体形成了一个对折在一起的弧度,这样的姿势让她的屁股高高地翘了起来,也让彼此都能看清楚两个人结合的地方。

当然那边一直观摩的三个狱卒也能清楚地看着这一切,几个人只觉胯下憋涨得难受,一个个的都伸手跃跃欲试地想要把自己的鸡巴释放出来,好好撸一撸,释放那份憋涨。

刘莳定定地看着姚蕊那被自己撑开的逼穴,淫乱的穴口上沾满了自己的精水,连肉道里那些淫肉都被白精所覆盖,看起来淫靡不堪。“娘子真的好骚,但真的只是这样的程度就满足了吗?”

姚蕊喘息着享受着他带给自己的快感,眼尾都落下泪水来,“呜呜……啊哈……相公好坏……唔……大鸡巴再插进来操我……”

刘莳一听姚蕊这样的浪叫,嘴角似乎才露出稍稍满意的笑,“娘子还是这个时候看起来更可爱一些,呼……就这么想吃大鸡巴吗?那我给你,全部都喂给你。”他堪堪话落,就如同打桩一般在那湿软的媚穴里抽插起来,把射在里面的浓稠精液都操得喷溅而出,两个人相连的股间不断发出咕啾咕啾的水声,姚蕊叫得愈发的淫乱。

刘莳凑过去发了狠一般地咬她的嘴唇,咬她的奶肉,用鸡巴狠狠地顶干着她的阴道,激烈的抽插让经历了好几次性爱的姚蕊有些承受不住,她觉得她的逼都被干肿了,逼肉也一定已经外翻了,尖叫过后忍不住的开始求饶,“呜……慢一点……啊啊啊……慢一点……太深了……轻一点……呜……相公……”

“轻不了了,既然娘子这么欠操,为夫怎么可以太过温柔了,不然一定满足不了你的吧。”他将姚蕊的双腿分开到了极致,不顾她的哀求,深深地进入着她。

那边观摩的三个狱卒终于忍不住的将各自的鸡巴掏了出来,大着胆子对着二人的淫行开始手淫,喉中还不住发出诱人的粗喘,刺激着姚蕊更多的情欲。

姚蕊越是想到自己是在三个狱卒眼底被这般狠地操干着,就越是兴奋,她的子宫被顶到变形,淫肉也不断被顶干摩擦着,在激烈的抽插下,她的整个嫩逼好像被男人干成了她的专属肉套一般,紧紧地贴合着他整根阴茎,却除了喷溅淫水和承受欢爱外,什么也做不了。

倒是更像一个恶魔,一个即将惩罚她背叛淫行的恶魔。

“娘子,怕什么?我又不能吃了你?”刘莳盯着那艳红抖动的穴眼,皱褶上都挂着湿淋淋的汁水,看起来淫乱不堪。

他看着姚蕊的后穴,脑海中构思了一幅别的男人的鸡巴将它撑开的画面,甚至抬头一一瞟向了那三个狱卒,心中的怒气顿时压制不住一般,他挺着粗长的阴茎抵上那湿乎乎的肛口,扯了扯嘴角,“娘子既然可以吃别人的鸡巴,那这里也给为夫我操上一操如何?”

“啊……相公……慢一点……唔……”姚蕊的后穴虽然很骚,也虽然已经被干过一次了,但被男人强势插入的话还是会觉得涨痛,何况那根阴茎那么大,直直地插进来时,那力道重得像是要把她捅穿一般,姚蕊尖叫了一声,浑身都狂乱地颤抖了起来。

“呼……娘子的后穴也好骚,才插进来就这么多水,被内射的精液都被为夫干出来了,会是谁射进去的呢?”刘莳眼睛一眯,看着那个吞吃自己阴茎的肉穴,肛口把自己的鸡巴根部都咬了进去,含吮得紧紧的,肠道里面又湿又热,让他爽到头皮都有些发麻。

不过一想到这么骚浪的后穴也吞吃了别人的鸡巴,也让别的男人这么爽,他心底的怒气就一股一股地涌了出来,力道也有些压制不住了,甚至还忍不住又扫了一眼那三个依旧在各自撸鸡巴的狱卒,显然那三个狱卒在听到刘莳的话,又对上他的目光后,都是纷纷一个激灵,而最紧张的,自然是李瀚元,毕竟先前是他干了姚蕊的后面。

不等刘莳收回目光,李瀚元已经吓得身子一抖,射了出来,甚至又些微的精液喷到了姚蕊的头发上,让他吓得险些站不稳,连连凑近过去要给姚蕊擦拭,可在对上刘莳那阴狠的眼神后,李瀚元就收回了动作,站在那里没敢轻举妄动。

姚蕊并未看到刘莳的目光,只是承受着刘莳此刻的疯狂,“啊啊啊啊……相公……呜……轻一点……啊哈……”

刘莳的那根阴茎全方位地顶干着她的整个肠穴,把她干得爽也干得痛,甚至有些害怕,真的害怕会被捅穿了去。

刘莳嘴角带着冷笑,他没有半点要饶恕的意思,他脑子里也只想着要把这个人操服了才好,甚至是把她干烂也没有关系,“娘子明明喜欢重一点的吧,或许越粗暴越好,不是可以同时吃下好几根鸡巴的吗?只是为夫这一根就受不住了吗?呼……好爽……”

“啊啊啊啊……不……相公……唔……饶了我,真的要被操死了……啊哈……”恐怖的速度让姚蕊觉得不安,她喘息着想躲避着男人的抽插,却被男人死死地扣住身形,半点无法动弹。

刘莳似乎越来越发狂,双手掐住她的细腰,让她的屁股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胯下,“就是要操死你这淫妇!!”他挺动着腰身一下一下往姚蕊的后穴里抽送着,速度越来越快,次次都狠狠摩擦过姚蕊的敏感点。

虽然刘莳的动作有些粗暴,但对于一个精于房事的人来说,一向懂得如何能让女人快活,所以即使是害怕,即使是恐惧,但姚蕊体验到的更多的,还是畅快与舒爽。

好爽,真的好爽,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会肏穴?

姚蕊快要爽疯了,她尖叫着,屁股忍不住摇晃着迎合着男人的抽插,在猛烈的肏干下,她很快达到高潮,连嫩逼都不断吸咬着喷溅出淫水来。

“娘子真的好骚呢,后穴吸得好紧,真是个十足十的淫妇。”刘莳看着那白嫩的屁股被自己撞击成绯红的颜色,而忍了许久的高潮快感也终于按捺不住,匆匆又抽插了几十下之后,便往姚蕊的后穴里射出了浓精。

“啊————!!好棒……射进来了……啊啊啊啊……相公……射了好多……啊啊啊……”姚蕊喘息着享受着高潮的愉悦,只是不等她再尖叫,又有两股精水朝着她的面门射来,却是苏震也秦晖也纷纷自撸了出来,而那些精液没忍住,都射到了姚蕊的面上。

“唔……怎么可以颜射我……啊啊啊……唔……”

刘莳斜瞥一眼姚蕊其实爽到不行的样子,拆穿她道:“娘子,别装了,如果喜欢,就把那些精液吃下去,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当着我的面吃别的男人的精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