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0章:皇子妃被陷害入狱,在熟睡的夫君眼底,被三个狱卒lunjian,抓现行//尿bi  十八里街禁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20.

孙氏几乎在看到姚蕊与那两个大理寺少卿赤裸相对的时候,就是眼睛一亮,登时就佯怒道:“蕊儿,你在做什么?还有没有廉耻了?”

姚蕊惊得泪水都流了出来,“呜呜……不是的,不是的啊……不是你们看到的这样……”

那个大理寺卿一向是个正派的,此刻看到这么淫麋的一幕,登时就怒拍了一下惊堂木,“造孽啊,真是造孽,这件事我不管了,你们去陛下那里理论吧。”

毕竟当下正在审的案子,就是姚蕊被梁溯与孙世骞二人奸淫之事,此刻这件事还没审理清楚,却又闹出姚蕊被自己手下的两个大理寺少卿奸污的事,这让大理寺卿有何脸面继续下去?

“大人,这怎么可以,若是被陛下知道皇子妃公然在公堂之上亵渎您的官威,岂不是……”孙氏假惺惺地开口,但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一旁的姚世琮将孙氏的表现看在眼里,知道她是一心针对姚蕊,也知道她是不想让姚蕊有个好下场,但原本该是护着自己女儿的他,却选择了沉默,他不想招惹太多的事,却殊不知,他这份不想惹事,有多么让姚蕊失望,又为今后他的官途埋下了多大的隐患,莫欺少年穷的道理,实在是至理名言。

姚蕊现在虽然还算不上羽翼丰满,但谁又知道今后的她会成为一个怎样地位的人,况且她还那么轻的年岁,最重要的是,有那么动人的容颜及可口的身体。

说起来,姚蕊原本对自己的父亲就挺失望的,如今有了这一档又一档的事,越发让姚蕊看清了自己父亲的嘴脸,在他那里,只有官途富贵,根本没有骨肉亲情。

之后就是姚蕊一边哭一边为自己辩解,奈何,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又加上那两个大理寺少卿一口咬定是姚蕊勾引他们,所以可以说,姚蕊是半点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就算后来姚蕊被带去皇帝刘玄那里,也因为有太多双眼睛看到了她在公堂之上的淫行,使得她无法让自己脱困,又加上另外有一个马姓宦官在一旁煽风点火,所以姚蕊终于还是被下了狱。

当天晚上,姚蕊就被送去了天牢,那天牢里,除却她的夫君二皇子,并无其他罪人。

二皇子对于姚蕊的到来,嘴角一个冷笑,嘴上甚至讥讽了几句,姚蕊则只是充耳不闻,她满脑子都在琢磨,究竟是谁在害她,是嫡母孙氏?还是另有其人?

当然这其中的关键人物是那两个大理寺少卿,他们究竟是谁的人?但姚蕊本能地觉得,自己嫡母该是没有那么大的面子可以与那二人为伍。

但无论怎么说,自己需要帮助,需要一个可以在外面帮自己查清这一切的人,而那人选,姚蕊已经想好了,除却太子刘邠估计没有谁可以帮助她渡过此劫了,毕竟太子一向是最通谋略,且机敏过人,若是有他帮助自己,自己一定可以伸冤。

若说为何皇帝刘玄不能真的从实质意义上帮到姚蕊,一方面是他不方便因为姚蕊的事大动干戈,一方面是皇帝的一举一动被太多人关注,他原本就已经偏袒了姚蕊了一次,若是再没有休止的偏袒,朝中一定会有非议,更何况这次姚蕊被太多人看到了那春光的一幕,就算是皇帝也不好办。

只是,自己该如何见到太子呢?

姚蕊犯了愁,自己若是没在这天牢里还好,可如今被困在这天牢之中,自己在外围又没有什么可信之人,究竟该如何?

烦恼之际,一个狱卒走到了姚蕊的牢房门口,将那餐食端了进来。

“来,吃饭了,上面嘱咐说,你没吃晚膳,所以特意嘱咐的。”一个声若洪钟的小伙子开口,那身板看似瘦弱,但其实刚强有力,姚蕊一眼就能看出他是个练家子。

几乎是霎时间,姚蕊的心思就活络了起来。

要知道,这天牢里的狱卒不比一般的狱卒,这里关的都是皇亲贵胄,这里的狱卒一向也没有哪一派的势力会巴结讨好,再者说就算是巴结,也都是巴结上面的人,像狱卒这等小角色,还不会被什么大门阀看在眼里。

但有时,偏偏就是这种小角色,可以左右乾坤。

姚蕊接过那餐食并置放到一侧后,忍不住低声问:“请问小哥,我可以知道是谁嘱咐的吗?”

那人对上姚蕊那双媚意流转的大眼睛,轻咳一声,“无可奉告。”

姚蕊一愣,暗道我还不信了,你一个火力正盛的男子会没有那方面的需求,于是便开始了她的色诱之术,一只柔荑若有似无地搭上了那个狱卒的手腕,低敛着声音,用一种似乎是能掐出水的声音道:“小哥哥,今夜子时,可有闲暇?不如唤上你那好友来我这里……”

说话间,姚蕊的眼睛看向了站在这不远处的另一个狱卒,那人显然跟眼前这人是好友,这点眼力,姚蕊还是有的。

那狱卒愣了愣,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姚蕊要做什么,但感觉到姚蕊那只柔荑在他手腕处的撩拨时,只觉浑身一颤,不等他开口,又看到姚蕊的另一只手正搭在她胸口处,若有似无地抚弄着那里若隐若现的乳沟。

“皇子妃请自

那个今日给姚蕊送餐食的狱卒李瀚元倒是当真带着他那个好友秦晖到了。

隔壁间的二皇子,原本是在看一本春宫集,所以并未理会姚蕊,但不经意间察觉到那狱卒脚步的凌乱,登时皱了眉,讥讽道:“你不会是连一个狱卒都不放过吧?”

姚蕊瞪了刘莳一眼,撇撇嘴,“要你管!”

刘莳一瞬间的想起之前这女人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跟自己父皇交媾,一张脸登时就绿了,“姚蕊,我警告你,你若是再敢胡搞,我就……”

秦晖与李瀚元都是一愣,似乎没有想到姚蕊会有这样的要求。

之后,二皇子又说了几句难听话,但姚蕊都不在意,她只是悠哉地吃着狱卒给送来的餐食,毕竟吃了饭才有力气,有了力气晚上才好快乐一番。

重。”那狱卒开口,但还是刻意压低了声音,似乎是不想被那边的二皇子听到。

姚蕊当然想被又粗又大的鸡巴干,她扯了下被子,将秦晖的手指抽出来,然后道:“想被干,但也想伺候你们,只要你们肯帮我。”

秦晖将粗长的手指捅进去后,立即就发现了里面的汁水充沛,淫肉又湿又热,即使只是一根手指也被裹得紧紧的。他忍不住下腹一紧,几乎立时就要硬起来。

姚蕊轻哼一声,“有跟没有,我看没什么区别。”

等啊等的,终于这牢房外,有了动静。

秦晖的手几乎是堪堪卡进姚蕊的股间,就觉得她稍稍撇开了些她的双腿,一副配合的样子,他轻轻笑了一下,对身侧的李瀚元道:“这小娘子看样子是发骚了,咱们来对了。”

秦晖挑眉,“怎么帮?”

秦晖一笑,“自然是可以的,我有个表哥正好在太子府当差。”

不等秦晖与李瀚元应下,姚蕊已经从那榻上起身,然后半跪在两个男人面前,双手将他们的裤带拉开,释放出那两根阳物,只是稍稍迟疑,就用两只小手各圈住一根大鸡巴上下套弄起来,“唔……这样就硬了,好色啊你们,果然是练家子,这么容易硬……”

“皇子妃怎么这么骚?骚逼这就出水了吗?是不是早就想被干了?”秦晖凑近过去低语。

刘莳双目圆睁,“我是你相公,我自然是要管你的。”

“你怎样?”姚蕊此刻是半点不惧他,毕竟这么一个满脑子都是淫乐且不学无术的家伙,有什么可惧怕的,再说自己也不稀罕他,自己倒是想快点跟他分开,然后另外攀个高枝去呢,这个二皇子,如今对姚蕊来说,更像是一个跳板。

姚蕊一听,暗道有戏啊,不然这家伙压低声音做什么?顿了顿后,姚蕊咯咯一笑,放开了他,转而是一个媚眼抛过去,“那就不见不散了。”

在暗夜中,姚蕊的脸红红的,呼吸渐渐急促,身体被陌生的大手触碰到,只觉饥渴得厉害。她睁开眼睛,看向秦晖,难耐地舔了舔嘴唇,“唔……好痒,帮我揉揉……”声音很低,却也极尽诱惑。

其实李瀚元是不想来的,他一方面是没胆,一方面也是从没有跟哪个身份尊贵的女子有过苟合,但那个秦晖是个大胆的,也是早就觊觎了姚蕊的美色,先前姚蕊与皇帝刘玄一同出入这天牢的时候,秦晖就已经注意到了她,却是没想到今日有这等好运气,赶上姚蕊自己投怀送抱。

这样的声音,自然是听在秦晖与李瀚元的耳中,秦晖俯身凑过去舔了一下她的耳垂,“皇子妃要我揉哪里?”

原先没有撕破脸的时候,姚蕊还防着他,如今都撕破脸了,姚蕊倒是也不想再装了。

“唔……”

李瀚元被刺

牢房里并未点灯,只能借着从窗户处洒落的月光看到这里的光景。

时间悠悠过,二皇子很快就在姚蕊的隔壁牢房睡下了,姚蕊则是一直在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甚至在猜测那两个狱卒究竟会不会来。

“很简单,就是找机会去帮我寻一下太子,然后让他来这里寻我。”姚蕊直截了当。

秦晖很快就先一步走到了姚蕊的榻边,伸手越过她身上的薄被,径直摸向她的下体,将那只手卡进了她的股间。

那狱卒脸一红,又是轻咳一声,哪里见识过像姚蕊这样身份高贵又风骚的女人,很快就逃也似的离开了。

彼时的姚蕊压根就没睡着,只是躺在那榻上竖着耳朵听这牢房里的动静,待确认的确是两个人时,她嘴角带笑。

“那就好。”姚蕊只觉心里的一颗大石落了地,之后就坐起了身,看向这两个男人,“那就让我来伺候你们吧。”

秦晖小心地将姚蕊的牢房门打开后,就与李瀚元一前一后地步入,二人的动作很轻,尽量不去吵到隔壁间的二皇子。

“唔……帮我揉揉屄,唔……”姚蕊挺着自己逼往男人的手心里送,刺激得秦晖不由将自己的手越过她的亵裤,然后将自己的一根手指往她的逼里插去,

姚蕊作为皇家的媳妇,今日进了牢房后,穿的还是她的罗裙,至于其他换洗的衣物需要明日才可以送来,也正是因为她穿着罗裙,所以很方便男人摸她。

“怎么?做不到吗?”姚蕊问。

激得胆子都变大了,忍不住开口道:“被你这么骚的皇子妃勾引,想要不硬也难,快把奶子露出来,我想干你的奶子。”他一向喜欢大奶,特别是姚蕊这双奶子,即使隔着衣服他也看得出那是一双又大又有弹性的奶子,是他最爱的款。

姚蕊闻言,抬眼诱惑地看着他,“先把鸡巴给我吃,再给你吃奶子,唔……味道真好……”映衬着窗边洒落的月光,两个男人定定地看着姚蕊,此刻的她好似是一个坠落凡间的谪仙般,让人忍不住的就想要服从。

姚蕊着迷地看着两根挺立在自己面前的粗长鸡巴,先用力闻了一下,闻到上面浓郁的汗味时,就兴奋起来,待想到隔壁牢房里还安睡着自己的相公时,整个身体更兴奋了,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伸出舌头往那粗黑的阴茎上舔去。

秦晖和李瀚元虽然知道她骚,也隐隐听闻了她骚浪的事迹,但没想到她居然骚成这样,一只手握住一根鸡巴,粉嫩的舌头轮流在两根鸡巴上舔着,舌头上口水很多,很快就将两根鸡巴舔得湿哒哒的,舌尖还不断地在龟头上打着转。

秦晖看得眼睛都快红了,在意识到隔壁牢房还有二皇子时,那欲望比之前还要炙热,他忍不住握着自己的阴茎往姚蕊的嘴里戳,“皇子妃,快把你最爱的鸡巴含进去,我想在你的骚嘴里射精。”

“怎么那么性急……唔……”姚蕊虽然这样说着,自己却也很着急地张开口,将那根粗大的鸡巴含了进去,快速地吞吐起来,另一只手还在给李瀚元撸鸡巴。

李瀚元见她在给秦晖口交,便将注意力放在她的胸口,看了几眼后,忍不住伸手过去要脱姚蕊的罗裙,姚蕊倒也配合,不过堪堪被脱掉罗裙、扯掉胸衣,李瀚元就将鸡巴戳上了她的奶子,尤其是戳她的奶头,把那奶头撩拨得挺立起来。

而姚蕊在意识到李瀚元那根鸡巴的马眼里溢出的水液被抹到自己的奶尖上后,更是兴奋得一双眼睛都是湿漉漉的。

“唔……太大了……”姚蕊的嘴巴被塞得满满的,口腔里都是丰沛的汁水,被那根鸡巴抽插得不断溢出来,顺着下巴滴落在奶子上,看起来淫靡不堪。

秦晖第一管精液并没有支撑多久,在姚蕊的嫩嘴里抽插了不足一刻钟就射了出来,将精液都射在了她的嘴巴里和脸蛋上。

漂亮的脸蛋上被糊上一层乳白色偏黄的浓稠精液,原本清纯的气质变得艳丽起来,姚蕊张开嘴,里面已经是满口的白浆,看得两个狱卒下腹又是一紧。她慢条斯理地将脸上的精液刮进嘴里,然后故意在他们面前将满嘴的精液全部吞下去,“唔……味道好浓,真好吃,还想要……”

她说着,一双泛着春意的眼睛便看向另一根还处于勃起状态的阴茎,李瀚元被刺激得不行,还没反应过来,姚蕊已经凑过来握着两团骚奶夹住他的鸡巴,竟是在主动给男人乳交。

姚蕊表情放浪,脸上还挂着精液的痕迹,嘴巴也张开来吸住那硕大的龟头,为男人用一双饱满的奶子打飞机。

“皇子妃也太骚了吧,这么一双大奶原来还可以这样伺候人的吗?真爽,又滑又嫩,裹得好紧。”李瀚元被刺激得喘着粗气,主动挺动着腰往那奶子上肏干着,如同操逼一般。

“啊哈……大鸡巴磨得奶子好舒服……唔……味道也好浓,好大,射给我,还想喝又腥又浓的精液……唔……”姚蕊滋滋有声地给男人又是舔鸡巴,又是乳交,没多久就将那根鸡巴里的精液给吸了出来,由于量太多,很多都射在她的脸上和骚奶上,连头发上都有。

姚蕊一脸淫浪的刮着散落的精液送进嘴里,将它们全部都咽下肚去,还意犹未尽地含着手指吸吮着,那副样子,看得两个年轻气盛的狱卒哪里受得住。

秦晖首先恢复过来,忍受不住地将她推按到了她身侧的榻上,急切地准备去脱她身上仅剩的一件亵裤。

不过当秦晖看到她穿的亵裤的款式时,眼睛都瞪直了,“皇子妃这是什么亵裤?为何、为何这么小这么露?也太骚了吧?”不得不说,就连在青楼妓馆里,秦晖都没见过谁穿这样类型的亵裤。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淫欲,下一瞬,姚蕊便被他们抱在怀里,二人挺着巨屌往姚蕊身上磨蹭着,特别是湿漉漉的股间。

而此刻的姚蕊一双骚奶颤抖着,脸上还挂着已经干涸的精液,看起来极其淫荡,她的双腿被大大地掰开,几乎成了一字马的姿势,中间两个滴水的淫穴清楚地裸露了出来,被两根炙热的粗屌磨蹭着,又喷出了更多的淫水。

姚蕊喘息着还没缓过来,秦晖突然笑道:“皇子妃,看看隔壁,你相公还在那边睡觉呢,等下被我们干的时候,你最好声音小一些,不然如果吵醒了二皇子,我们可不负责解释。”

“啊……不要,不要在这里,换个地方好不好?”姚蕊侧头一看,却恰好赶上刘莳翻了个身,登时就对上了他的侧脸,虽然在这暗夜中光线不算明亮,但早已适应黑暗的姚蕊,也能几乎清楚地看到刘莳的五官。

一想到自己此刻正在相公隔壁的这间牢房里,被两个狱卒抱在怀里,两个男人全身的衣服近乎完好,只露出那根昂扬的大屌,而她全身赤裸,双腿大张,骚奶子还在不断地颤动着,股间则是不住地流着骚水,一副等待被干的样子,她就瞬间的红了脸。

“为什么要换个地方?别忘了你是这里的阶下囚,怎么可以轻易地离开这间牢房呢?啧啧啧,骚逼里的水越流越多了呢,要不要大鸡巴给你堵住?”

姚蕊脸色潮红,身体已经对那两根性器极为渴望,她半眯着眼喘息着道:“要……啊哈……插进来……给我……”

“要什么插进去?插进去做什么?皇子妃不说清楚怎么可以?”秦晖故意道。

姚蕊觉得羞耻又刺激,淫叫道:“啊哈……要大鸡巴插进来,插进来把逼水堵住……唔……干我,里面好痒……啊啊啊……”

她话音未落,两个男人已经忍耐不住地将鸡巴插进她的两个湿淋淋的肉穴里,狠狠地肏到了底。

“唔……好棒,两根大鸡巴一起插进来了……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再肏深一点……”姚蕊爽到了极致,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隔壁那里还在酣睡的自己的相公,一想到自己的双穴竟是又一次在相公眼底被两根完全陌生的粗大阴茎插入,她就兴奋得浑身颤抖起来。

李瀚元被她的淫叫刺激得阴茎又涨大了一圈,狠狠往那湿软的后穴里顶弄,“皇子妃叫得这么大声,是真的想把你相公吵醒吗?”

“呜呜……不可以……唔……不可以被相公发现我又在偷吃鸡巴啊……啊哈……好舒服……大鸡巴好厉害……啊啊啊……继续干我……”姚蕊爽得口水都流了出来,一双手揉着自己的骚奶增加快感。

秦晖看了眼红,凑过来吻她的嘴唇,两根舌头探出口腔,淫靡地交缠在一起。

艳红的湿穴很快被干成猩红的颜色,两根鸡巴只隔着薄薄的一层肉膜不断地往里肏干着,姚蕊那饱尝淫欲的身体很快就被秦晖的粗鸡巴顶开了宫口,肏进了子宫里,两个淫穴结结实实地将两根鸡巴完全吞了进去。

姚蕊爽得不行,淫水不断地被肏得喷溅在地,肏穴时还不住发出咕啾咕啾的淫糜声音,好似下一瞬,刘莳就会被这一处情色的声音给吵醒一般,而越是有这样的意识,几人就越是兴奋。

“呼……皇子妃的后穴夹得好紧,放松一点,我还不想射……”

“啊啊啊……好舒服……大鸡巴好会肏穴啊……唔唔……要被大鸡巴肏到高潮了……啊啊啊……好棒……”姚蕊在这样刺激的氛围下,身体本就格外的敏感,又加上被两根大鸡巴一直顶干着敏感点,不到一刻钟时间就高潮了。

两个男人并没有怜惜地继续肏干着她,把她的淫穴干得更湿,喷出更多的骚水来。

她不知道刘莳会如何?还有,他会不会恼恨上自己?毕竟他的体面基本都快要被自己败光了,即使他原本就没什么体面。

所以姚蕊挣扎着想逃离这两根鸡巴的钳制,只是下一瞬被狠狠磨过敏感点后,她又只能不争气地浪叫起来,“唔……好舒服……啊啊啊,不要、不要再继续了……会被发现的……”

秦晖笑道:“我们都还没射呢,皇子妃就是这样的态度求我们做事吗?”

“而且我看皇子妃也不愿意被我们放开的样子,屁股扭得太骚了,肠道里夹得我好舒服……”

两个男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苏震始终在旁边观摩着,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他会偶尔看一眼隔壁牢房的刘莳,似乎是想确认他有没有被吵醒。

但秦晖与李瀚元还是很快发现了苏震胯下那个被撑起的帐篷,显然他也兴奋了起来。

“啊啊啊……好舒服……唔……射给我,想被内射……啊啊啊……”姚蕊努力夹着体内两根巨棒,两个年轻的狱卒被她一夹,忍不住都加快了速度,在纷纷又肏干了数十下之后,一起射在了她的体内。

“啊————!!被内射了……啊啊啊……好刺激……唔……好爽……啊啊啊……”姚蕊清楚的感受到两股同样强劲的精液激射向自己的后穴和子宫,把两个骚穴灌得满满的,两个狱卒的鸡巴还没抽出来,缝隙里已经开始滴落着精水,看起来淫靡不堪,姚蕊也被刺激得再一次高潮了。

苏震眼看着姚蕊被自己两个好友的两根鸡巴内射的骚浪模样,眉头拧了一下,阴茎却硬得更厉害了。

秦晖看着站在一边的苏震,慢慢将鸡巴从那湿热的小逼里抽了出来,“苏哥,来都来了,不如干她一次再走?”

苏震顿了顿,小心地又看了一眼隔壁的刘莳后,还是走了上去,将姚蕊接了过来,换成从背后抱着的姿势,面对着刘莳所在的方向。

姚蕊看着不远处还在酣睡的自己的相公,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此刻的她已经被两根鸡巴干到失神,被插成圆洞的双穴不断往外滴落着精液,“啪嗒”“啪嗒”地掉在地板上。“唔……不要离我相公这么近,会被发现的……”

但下一瞬,她那还在淌精的脏逼就被苏震那根粗大的鸡巴狠狠地插了进去。

“啊……不……”姚蕊瞪大了眼,下意识地低头看向自己股间,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嫩逼被奸淫的景象,里面才刚刚被射进去的新鲜精液全部被挤了出来,把那根粗大的阴茎也染得脏污不堪。

苏震的力气很大,这样抱着她一点都不显得吃力,进攻的速度又快又狠,“骚逼都被干得夹不住鸡巴了,很爽吗?”

“啊啊啊……才没有夹不住,不要干子宫了……唔……会被操坏的……啊啊啊……”

“我看你倒是很喜欢。”苏震粗喘着开口,他还从未做过这么疯狂的事,要知道他自己是什么身份,姚蕊是什么身份,而视线可及的二皇子刘莳又是什么身份,自己竟然在二皇子的眼底奸淫着他的皇子妃,这样的事,对他来说,根本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可此刻却是真实的发生了,他不兴奋才反而奇怪。

秦晖和李瀚元并没有走,反而在一旁围观,秦晖看了一会儿,性欲又来了,凑过来吸姚蕊的奶头,李瀚元见状便霸占住她的另一颗奶头。

骚浪淫荡的皇子妃被三个狱卒围在一起,鼻子间吸入的是他们身上的汗味,还有浓郁的腥膻味,两个奶头被吸,骚逼被肏干,很快又陷入在狂乱里,竟忘了自己相公还在不远处,只知道仰着脖子浪叫。

“啊啊啊啊啊……骚逼要被操坏了……唔唔……奶头被吸得好舒服……唔……好喜欢……啊啊啊……大鸡巴再快点,干死我……唔……好舒服……啊啊啊啊……好棒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