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7章:皇子妃遭嫡母算计,初尝3P,在夫君眼底被两根鸡巴cao到chao吹失禁  十八里街禁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17.

“哎呀好了,咱们走吧,听别人的墙角多没劲啊。”原本随着二皇子一起来挑选罗裙的女子,嗲着声音开口。

刘莳有些心烦,却听那试衣阁里的男人又道:“公子请便。”

之后又赶上一个二皇子府上的小厮过来,说是三皇子去了府上。

皇弟怎么会突然到了府上?刘莳诧异,但想到或许皇弟是有什么事,顿了顿后,还是随着自己那个小厮离去了,至于那个随着刘莳来买衣服的女子,自然是也跟着离开了。

一直到听到那些离去的脚步声,姚蕊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眼看着姚蕊的模样,那异族男人嗤笑一声,“怎么?这下子放心了?”

姚蕊嘤咛一声,回过神来,就看到眼前这个男人那张明显与本地人不同的五官,心里一个咯噔,猛地意识到这人先前是有要杀了自己的意思的,可是现下,对自己的态度……怎么这么、这么暧昧?

即使男人给她的是嗤笑,姚蕊也觉得那是一种暧昧的态度,毕竟男人的面上半点负面的情绪都没有,好似只是要跟她玩闹。

姚蕊那双美丽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几圈,然后嘴巴一撇,“哎呀,不能放心呢,我这条命……”

男人轻哼一声,“我不会杀你,我相信你不会出卖我。”顿了顿后,男人又着重地唤道:“姚蕊。”

姚蕊心里一沉,这男人这般唤自己的名字是要做什么,只是不等她说什么,男人又道,“或者该说是……二皇子妃。”

“你……你是什么人?为何会知道我?”姚蕊一脸的惊恐。

男人笑了笑,“暂且保密。”他甚至没有介意姚蕊方才的失禁,不多时简单将彼此的身上收拾一番后,也就先一步离开了。

一直到看着男人离开,姚蕊还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自己这条小命,能存活下来,还真是、还真是不容易。

而因着有了这么一遭,姚蕊原本想要去浪的想法也就没了,还是暂且回去临安侯府吧,毕竟万一二皇子真的派人去临安侯府寻自己,恰巧自己不在,那还真是不知道该如何跟夫君交代了。

姚蕊猜的的确没有错,二皇子的确是派人来临安侯府确认姚蕊是不是在了,好在那被派来的,是姚蕊院子里那个清纯的小厮阿连,也就是曾经被姚蕊开苞的家伙,那小家伙倒是偏袒着姚蕊,即使没有在临安侯府及时寻到姚蕊,他也回二皇子府上报告说皇子妃在的。

也因此,姚蕊暂且免了此劫。

但一劫过去,又逢一劫。

>>>

几日后,姚蕊的嫡母孙氏,风寒已经痊愈,为了寻机会算计到姚蕊,她特意在府中设宴,一方面是感谢姚蕊近些日子对她的照顾,一方面是庆祝自己的病情大好。

但其实,姚蕊很清楚,自己几乎就没怎么照顾到她,甚至还因为与父亲通奸气到了她。

不过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姚蕊当时打脸了自己嫡母,狠狠地爽了一把,事后就要承受孙氏的算计。

姚蕊作为临安侯府后院里长大的一个最不受宠的庶女,一早就知道嫡母会算计她,但没有想到一个堂堂的临安侯夫人,竟然会使出这等下三滥的手段。

姚蕊被下了春药。

那所谓的春药,简直是春药中的上上品,姚蕊千防万防也没想到,那众人都会吃的饭食中竟是被孙氏做了手脚。

不过,众人都喝下了解毒剂,除却她。

实在是孙氏一向知道姚蕊不爱喝菊花茶,所以特意在饭席间准备了两种茶水,菊花茶中有解毒剂,那玫瑰花茶里却是没有。

且那玫瑰花茶,几乎是一被端上来,就被孙氏口口声声说是为姚蕊特意准备的,这话一出,旁人也不会好意思去喝那玫瑰花茶。

至于男宾,那些酒水里也都有解毒剂,所以即使跟着一起参宴的二皇子也中了春毒,但在喝了这里的酒水后也就解了。

饭席间酒过了三巡之后,孙氏突然对姚蕊道:“蕊儿啊,母亲房里的枕边有一件特意为你准备的香包,不如你自己去取来?”

姚蕊愣了愣,不知道嫡母这又是要耍什么幺蛾子,但众人在场,又加上自己的夫君也来了,她不好表现得太过不识抬举,所以很快就起身往孙氏的房中而去。

一路上,就连一个随着她一起去的丫鬟都没有,姚蕊心里突突的,不知道孙氏想做什么,她只能暗暗提防着。

很快,姚蕊就走到了自己嫡母的院子,就连那院子门口都没有小厮,姚蕊心内越发诧异,却还是想着快点进去取到那香包。

“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屋内有些黑,姚蕊便蹑手蹑脚的准备去点蜡烛,却不想堪堪走了两步,突然一方手帕往她的口鼻处捂来,姚蕊皱起眉头挣扎了几下,但那股刺鼻的液体已经被她吸入了不少,很快身体就没有了力气,整个人晕厥了过去。

梁溯和孙世骞两

但他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可以在孙氏的安排下,这般与姚蕊亲近。

孙世骞一

说起来,孙世骞还是第一次在一个主母房里玩弄人家女儿,身体不免紧张,手指都有些抖。

姚蕊身上的罗裙一看就价值不菲,孙世骞费了一番劲才在梁溯的帮助下把她的罗裙褪下。

孙世骞看在眼里,也连忙坐到了床边,伸手撩开她的罗裙,去抚摸姚蕊的腿,“呼……好滑好嫩的腿……”他的眼中也闪着色欲的光。

孙世骞一边走到烛台前点燃一根蜡烛,一边轻轻一笑,“是啊,孙氏倒真是没让人失望。”

很快,孙世骞就把姚蕊的亵裤扒了下来,梁溯见状,就从那床上的枕下摸出一瓶秘药,“先把这个给这美人儿抹好,孙氏都说了,只要抹了这个,就一定能把这美人儿变成一个实打实的骚浪货。到时候咱们哥俩玩起来也能更爽。”

孙世骞闻言笑道:“一个被男人滋润过的美人儿,自然是要比以前更美的。”

罗裙褪下后,姚蕊胸前的裹胸就完全袒露了出来,孙世骞咽了咽口水,声音里带了一点喘息,道:“我猜这下面会是一双大奶。”

梁溯已经顾不上孙世骞的话,他的舌头已经迫不及待地往姚蕊的口腔里探去。那水润的嘴唇被他的舌头顶开,舌头探入的时候就感觉里面又湿又热,而且那股细腻的触感让男人兴奋得要命,吮着她的嘴唇就深深地吻了起来,舌头将她的口腔舔了个遍,又吸着那根小舌头不放,吸到姚蕊呻吟了一声,才将她的嘴唇放开。

双腿被打开后,姚蕊那诱人的嫩穴就完全袒露了出来,漂亮的穴缝极为诱人,两瓣阴唇又肥又厚,阴蒂似乎有些充血肿涨,看起来让人很想狠狠地蹂躏一番。

蜡烛被点燃后,被置放到床上的小美人就被两个纨绔的公子哥色眯眯地打量着。

梁溯忍不住往姚蕊的脖子上舔了一口,舌苔碰触到她脖子上细嫩的肌肤,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额头上的青筋都直跳,“好香,这美人儿身体上的肉也好软。”他的大手往姚蕊丰满的胸口处摸索着,那里的肉更弹更软,把他刺激得够呛。他看着怀里漂亮的小美人,忍耐不住地张开嘴巴去含吮对方的嘴唇,那柔软的唇瓣让他疯了一般兴奋起来,舌头也按捺不住地舔了上去,将姚蕊的唇瓣舔了个湿透。

孙世骞闻言连连应着,手忙脚乱地把那秘药盒子打开,那药是白色的膏状物,他用手指抠挖了一些后,就分开美人儿的双腿。

梁溯淫笑一声,“不过咱们也可以滋润她,只怕她被咱们哥俩干过之后会更美。”他甚至已经开始脑内意淫等下与这个美人儿的云雨了。

其实在姚蕊出嫁前,梁溯曾与她有一面之缘,那次他就觉得姚蕊长得美,但当时并不知道姚蕊是哪家的小姐,不过当他知道姚蕊的身份后,姚蕊已经嫁给了二皇子,也不再是他能觊觎的女人了。

孙世骞已经迫不及待地去解姚蕊的裹胸,等把那裹胸解开,看到弹跳出来的那双大奶时,整个人都愣住了,连眼睛也瞪大了,一会儿后他的眼睛里闪现出浓烈的欲火来,那双颤抖的手按捺不住地握住了那双大奶,将它们肆意地揉捏着,“好大,这女子年纪轻轻居然就长了这么大一双奶子,呼……好软,好想吸一口。”他忍耐不住地就要俯身去吸那两个樱桃般红艳的奶头。

个纨绔公子哥见得了手,露出了愉悦的笑容来,梁溯下意识地将姚蕊抱了起来放到孙氏的那张床榻上,淫笑着道,“没想到这孙氏真的说话算话,竟当真把她这个天仙般的女儿给引来了,今晚上咱们哥俩可是有福了。”

毕竟梁溯时常流连青楼妓馆,对那里骚浪的女子可谓是尝试了颇多,身经百战之下自然是想要尝试些更大剂量骚浪的美人儿。

梁溯跟着又露出一个淫笑,开口道:“嘿嘿,我也觉得。”

梁溯轻咳一声提醒,“先上药,不是说了上了药才更好玩吗?急什么。”不过其实他自己也想吸,但也更想知道这美人儿被涂抹了秘药后会有多骚浪。

“嗯。”孙世骞连忙把东西接了过来,又好奇地看了看,“我倒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真的那么有效果吗?”

梁溯淫笑一声,“听说是从皇宫里搞来的秘药,一定不会错的,快点吧,我都等不及想干她了。”

孙世骞听到梁溯把小美人亲吻得啧啧作响,越发忍耐不住,胯下的鸡巴都硬了起来。跟着就往姚蕊的腿上亲,从小腿一路亲到大腿,甚至是大腿的腿根处。

梁溯坐在床边,把晕厥的小美人抱在怀里,看着那粉粉嫩嫩的肌肤,胯下的阴茎开始控住不住的发硬,鼻子凑到她的脖子上闻了闻她的肌肤,叹息道:“真香,啧啧啧,这美人儿打从跟了二皇子以后似乎越发水灵了。”

边用手指往她的嫩屄上抹着那秘药的药膏,一边低声道:“真漂亮,原来这美人儿的逼是这样的,可太漂亮了,呼……这个逼竟然是二皇子的囊中之物,真让人嫉妒。”

梁溯嗤笑一声,“知道是二皇子的女人,你就偷着乐吧,最好多抹一点,还有她的肛口,全部抹上。”

孙世骞热切地将大半瓶秘药都抹到了姚蕊的两个淫穴里,就是怕药效不够,等下这个小美人会抗拒他们。

几乎是孙世骞刚收了手,姚蕊的眼皮就颤抖了几下,悠悠地睁了开来。

姚蕊感觉自己像做了一场春梦,梦里的嘴唇一直被一个陌生男人吸吮着,而罗裙也被男人脱掉了,男人甚至还揉了她的奶子。虽然姚蕊才及笄不多久,但身体本来就淫荡,这段时间被好多根大鸡巴抚慰后,更是将她的淫性都差不多激发了出来。

而在这场梦中,最让她饥渴难耐的,就是那男人不住用手指往她的双穴上揉弄。

好痒,真的好痒,也好想要。

姚蕊一睁开眼,就看到了不得了的画面。

这里是自己嫡母的房间没有错,可这里却有两个完全陌生的男人,两个男人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地痞流氓,倒像是谁家的纨绔子弟,而她浑身赤裸着,双腿甚至也是大开的,一副随时都要被亵玩的架势。

姚蕊一瞬间的就有些惊恐,慌乱地道:“你们、你们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一根舌头突然往她的耳垂上舔了舔,梁溯的淫笑在她的耳边萦绕,“小美人儿不要慌,我们到这里来,不过是想让你快乐,让你体验体验非同一般的床笫之事。”

孙世骞也笑着道:“是啊,哥哥们是要疼疼你。”

姚蕊一惊,很快反应过来自己夫君二皇子都还在府上用膳,可自己却赤裸着身子出现在嫡母的床上,还是跟这两个不知哪里来的野男人,万一等下被夫君发现了,非要休了自己不可。

姚蕊想要并拢双腿,可孙世骞那根又拨弄上她阴唇的手指让她整个人一个激灵,一个甜腻的呻吟也跟着发了出来,“唔……不要……”

姚蕊很快又想用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却发现自己的手臂被梁溯牢牢地钳制住,根本挣扎不开。

姚蕊喘息一声,努力镇定心神,“放开我,你们不可以这样对我,知道我是谁吗?”她甚至故意用了些威慑的语气,奈何那宫廷秘药已经发挥了作用,让她不管说什么话,听起来都是软软的。

梁溯往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低声淫笑道:“就是因为知道你是谁,所以我们才想尝尝你的滋味,是不是啊二皇子妃?”那其中的‘二皇子妃’几个字,还被男人刻意咬音极重,一副提醒的以为。

“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姚蕊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她甚至已经很快就反应过来嫡母那所谓的让她来取香包根本是个幌子,嫡母明明就是给自己挖了个坑让自己跳进来。

但怎么办?自己完全不是这两个男人的对手,而且不知怎么,自己现在浑身燥热,下身那两个淫穴更是发了疯的空虚难耐,让她几乎是本能地就想吃到大鸡巴。

姚蕊只觉一颗心坠入了谷底,她脸色发白,喘息道:“你们……你们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感觉浑身都好难受……”

的臀缝,动作间全是逗弄。

“不要不要,不要用大鸡巴磨上来……”姚蕊拒绝着,可她的身体居然、居然想要那根鸡巴快点塞进自己的后穴里,好好插干里面饥渴的肠肉。

但是怎么可以……唔……这里是嫡母的房间,嫡母的床上,甚至自己夫君都还在府上,不可以在这里被其他男人玩弄,若是被发现的话,自己不知道会有如何的下场。

怎么办?身体好痒,好热好痒……快要疯了……

孙世骞则是站在床下将她的双腿再次分开,这次干脆直接将那双腿摆成了一个“M”形,别说姚蕊的双穴,就连自己好兄弟的龟头似乎都若隐若现的,那粗黑的龟头与姚蕊的两个嫩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姚蕊那湿淋淋的蚌肉这么看起来显得越发晶莹剔透,底下的逼口也一吸一吸的收缩着,一副想要吞咽什么的模样。

梁溯将姚蕊紧紧抱在怀里,那双大手已经迫不及待地揉上了她的奶子,舌头也不住在她的耳根处舔舐着,甚至不住往她的耳洞里轻呼热气,每每都换来姚蕊一个个的激灵。

“唔……不要……不可以揉我的奶子……啊啊啊……唔……轻一点……啊……好痒……”

听着姚蕊被自己好哥们玩弄出的软软的呻吟声,孙世骞终于忍不住,蹲到了姚蕊股间,一副要给她舔逼的架势。

姚蕊眼眸一滞,“不要……啊……那里不可以,那里是相公的……”姚蕊眼睛里都蒙上了一层水汽,仅存的理智让她叫出声来,身体想要反抗,可惜一点用处都没有。

梁溯依旧在舔舐姚蕊的耳根,略带薄茧的大手把那双丰软的乳肉揉搓成了各种形状,“小美人儿乖一点,你怕是不知道吧,我们孙兄那舔逼的本事可是一绝,都不知道有多少青楼妓馆里的女子被他舔过逼之后就念念不忘了,你就好好享受吧。我们二人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

男人低沉的声音中带着磁性,像是魔音一般,想要把姚蕊拉扯到情欲的深渊里。她双穴上被抹的宫廷秘药实在是霸道,身体的热度疯狂地上升,淫穴里的媚肉正在饥渴地蠕动着,当男人粗粝的手指狠狠拧了一下她那嫩生生的奶头的时候,姚蕊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眼尾都掉下泪水来,“呜……好舒服……啊……不要……唔……”

孙世骞看着自己好兄弟玩弄女人的画面,有些急不可耐地把自己身上的衣袍也脱了,他胯下那根鸡巴早已雄赳赳气昂昂地挺立了起来,粗粗大大的一根,极具侵略性,龟头比鸡蛋还要大一些,怒涨的青筋看起来也极其的狰狞,底下两个大卵蛋里面也不知道蓄了多少精水,仿佛被那样的鸡巴射上一管浓精后,当时就能怀孕一般。

姚蕊的眼神竟移不开,几乎都黏在了那根狰狞大屌上,口腔里也分泌出了旺盛的唾液,再加上奶子被肆意地揉着,仅存的理智好似都要散失个干净,只留下想要得到纾解的情欲。“唔……不要……”

梁溯看她一副嘴不对心的样子,凑过去舔她的嘴唇,轻声诱哄,“小美人儿真的不要吗?真的不要孙兄用他那灵巧的大舌头狠狠地给你舔逼吗?让他把你的淫水都吸干净,让他吃你的阴唇,让他刺激你最敏感的阴蒂,你一定会爽死的。”

姚蕊通过他的描述好似就已经能感受到被那样对待的快感,情欲将她的理智焚烧,最终还是耐不过视觉感官的刺激以及那淫药的加持,张开了水润的红唇,发出饥渴的音节来,“要……呜……用大舌头舔我的逼……唔……吸我的淫水……”

出汁水一般,又红又艳,连着乳晕都变大了,看起来诱人到了极点。

“还要……再舔深一点,里面好痒……唔……”她的腰也忍不住挺了起来,把饥渴的嫩逼往男人的脸上贴,特别是阴蒂磨蹭到男人的鼻子上生出快感之后,她的屁股就开始摇晃起来,来来回回的用阴蒂去蹭男人的鼻子。

“真骚呢,被孙兄舔逼是不是很爽?”梁溯也觉得兴奋,挺着腰用龟头浅浅地戳刺着姚蕊的后穴,将那紧致的肛口都戳得松软。

“嗯……好舒服……啊啊啊……被大舌头日逼好爽……全部插进来……里面好痒……”那宫廷秘药简直是霸道的可以,更何况姚蕊本就骚浪,所以只是靠舌头舔邸自然还不够,姚蕊更想被粗粗大大的阴茎狠狠干一干。她眼尾都泛着泪水,特别舒服的时候舌头都探了出来。

姚蕊一直敞着逼任由男人舔舐,却总觉得还不够,最后终于还是耐不住,呜咽着道:“这样不够……唔唔……用大鸡巴干我……啊……求你……”

梁溯见她已经失去了理智,愉悦地揶揄道:“怎么?小美人儿这下子不怕被你夫君发现奸情了?”

姚蕊陡然一个回神,她一边哭一边呜咽,“呜呜……是啊,不可以被夫君发现的……可是我好痒……身体里好痒……求求你们帮帮我……啊哈……”

姚蕊脸上爬满了泪水,一张脸蛋布满潮红的颜色,看起来诱人至极,让人看得恨不能立刻就把大鸡巴捅进她的身体里好好欺负她一番。

梁溯只觉胯下一紧,一直在磨蹭她肛口的龟头往她的后穴里陡然送入了半寸,感受着里面肠穴的吸咬,他低声道:“小美人儿果然是很饥渴了呢,就算被你夫君发现了也无所谓,毕竟快乐才更重要。”

姚蕊瞪大了眼睛,这种事怎么可以被夫君发现,而且自己竟然大胆到在嫡母的房中嫡母的床上跟两个陌生男人交媾,绝对不可以被发现。

但身体里的那股钻心蚀骨的痒意,实在是折磨得她快疯了,她整个人都处于一种迷乱的状态,她哭得更惨了,一边摇头一边喘息着呻吟,“唔……不可以被夫君发现,真的不可以……求求你们不要把大鸡巴插进来……啊哈……我真的不可以再背叛夫君了……唔……”

梁溯听着她的话,一瞬间的就抓住了重点,突然又凑近咬住她的耳垂低语,“怎么?二皇子妃这是已经背叛过了?”

姚蕊一惊,脑中似有一道惊雷闪过,她想要开口否认,却只觉身后的男人已经将她抱了起来,然后后腰一个发力,就将他那根大屌插入了姚蕊的后穴里,将她后穴的皱褶都撑开了,然后一寸一寸地插入进去。

“啊……不要……”姚蕊再说拒绝的话,已经晚了,感受到那根鸡巴的插入后更是豆大的泪水簌簌而落,又是害怕又是爽,她整个人都要疯了。

孙世骞已经把自己的舌头从姚蕊的嫩逼里抽出来,他清楚地看到梁溯那根粗长大屌插入二皇子妃后穴里的淫靡画面,他甚至听到了“噗叽”一声交合的水液声,把他刺激得够呛,原本因为舔逼吃下春药就旺盛的情欲瞬间被点燃到了极致,他近乎有些急切地挺着鸡巴压了过去,急急忙忙地要把自己的鸡巴往姚蕊的骚逼里塞。

“呜……不要,不可以两根一起啊……不要……真的不要……”姚蕊才堪堪接受了后穴里陡然插入的鸡巴,就只觉身前又一个大屌男人靠过来,接着又是“噗叽”一声,这个水液声甚至比后穴那里的水液声要大出许多,刺激得几人都是欲火直窜。

似只有被两根大鸡巴一起满足,才可以完全地满足她的情欲。

“小美人儿还真是个骚货,刚刚舔逼的时候骚逼夹得我的舌头都痛,现在还这么会吸鸡巴,呼……只可惜二皇子是个没眼力的,放着这么好的女子在家里不好好地日一日,却整日里去外面瞎混,真是白瞎了。”孙世骞好似是在为姚蕊打抱不平一般,他的一双有力的双手死死扣着姚蕊的双腿,龟头才顶到她的穴心,就狠狠地抽送起来。

孙世骞红着眼睛看着姚蕊那湿软的逼口将自己的鸡巴紧紧吮住的画面,简直像做梦一般,他真的操到了二皇子妃的嫩屄,还是在她主母的房里,真是刺激,一想到等下自己还可以在这张床上内射这个小美人儿,他就更觉得刺激了。

梁溯在感受到孙世骞的鸡巴插入后,只觉姚蕊的后穴夹得更紧了,他也被刺激到不行,不管不顾地将自己又硬又粗的大鸡巴狠狠地往姚蕊的后穴里楔入着,两根鸡巴如同比赛一般往她的淫穴里抽送,干得姚蕊尖叫一声,半盏茶的时间不到,就被操到了高潮。

“呜……高潮了……啊啊啊……被两根大鸡巴操到高潮了……唔……”高潮的强烈快感让她有些头晕目眩,两个淫穴都在抽搐着,还喷出大股大股的汁水来,两根鸡巴被她夹住的感觉极其的鲜明。

姚蕊享受着高潮的余韵,孙世骞则是终于凑到她胸口来伸出舌头品尝那双他觊觎已久的大奶,舌头裹住那艳红的奶头吸吮着,鸡巴往她的嫩屄里不轻不重地抽插。

偏偏这个时候,房门被孙氏一把推开来,接着就听她发出一声怒喝,“蕊儿,你怎么可以在母亲房里偷男人?!”

而孙氏之后,还跟着二皇子和姚蕊的生父姚世琮,几人都将姚蕊此刻的状态看在了眼里。

姚蕊整个人如同三明治一般正被两个同样赤身裸体的男子夹在中间,而她的奶子正在被一根舌头舔着,她的前穴和后穴各吃了一根鸡巴,她的小脸上遍布着泪痕,却又满含春色,极为诱人的模样。

“呜……快停下,你们快停下,母亲来了……”姚蕊吓得整个人都要晕死过去,嫡母怎么会突然过来的?她甚至半点准备都没有,却也因为被嫡母的那一个惊吓,让她的双穴又狠狠地开始抽搐吸夹,夹得两个男人越发受不住,哪里还愿意停下来。

姚蕊的脸色红得要命,泪水跟着又是大滴大滴地落下,伸手捶打着身前的男人,“呜……不要不要……你们快拔出去……把你们的鸡巴都拔出去……唔……小穴是属于相公的……啊哈……”

堪堪话落,姚蕊就看到自己夫君从嫡母身后走出,然后跟着一声喝:“姚蕊!!你在做什么?!”

姚蕊的身子又是一僵,想到自己竟是在夫君眼底被两根陌生鸡巴塞满着,整个人慌乱得要命,泪水好似泄洪一般,唇瓣都是哆嗦着,“相公,对不起,唔唔……啊……我、我是被强迫的……唔唔……”

身后的梁溯轻笑着捏住她的下巴,让她的头凑过来,然后伸出舌头挑衅一般地往她的嘴唇上舔了一口,低声道:“谁说你是被强迫的了?你现在不是很爽吗?流了好多骚水。”他说着挺动着腰往姚蕊的后穴里狠狠操了一下,他早已摸准了姚蕊后穴里的敏感点的位置,这次抽插时粗大的茎身狠狠磨过她的敏感点,爽得姚蕊又尖叫了一声。

孙世骞也笑道:“是啊,你哪里是被我们强迫的。”

这些说辞自然是孙氏一早教的,此刻这般说出来,毫无疑问是将姚蕊推到了最前面,所有的过错都是因为她。

“不……啊……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啊啊啊……相公,真的不是这样的……”姚蕊狂乱地否认着,可自己在夫君眼底依旧这般被两根大鸡巴肏干的认识,让她的身体都兴奋到不行,被插干的地方一个劲地抽搐和喷溅淫水,甚至还想要更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