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5章:皇子妃在嫡母病榻前被生父jianbi//现场捉jian//刺激chao吹尿bi  十八里街禁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15.

姚蕊看到的人,正是她的生父姚世琮,而她与李琰不知不觉到的这里,正是她的母家临安侯府。

原本姚世琮听二皇子府上的人说姚蕊不见了之后,是准备亲自派人去寻一寻的,却不想堪堪出门,就听到了一个女人的浪叫,要知道,姚世琮虽然自小给姚蕊的父爱不怎么多,但亲生女儿的淫叫他还是可以清楚地分辨出来的。

更何况,亲生女儿的滋味,姚世琮也尝过,他很清楚女儿被干到爽的时候,会发出怎样的浪叫。

不过很快,姚世琮就注意到了姚蕊身后的人,左相李眳的长子——李琰。

李琰此人,自小就是个优秀的,今年年方23,就已经官拜吏部侍郎,朝中之人谁人不知下一任吏部尚书便是李琰。

而吏部,一直是姚世琮想巴结却巴结不上的,不曾想如今自己这个嫁出去的庶女,竟是勾搭上了李琰,而且显然,李琰被自己女儿伺候得不错,不然他眉眼间也不会有那么多掩不住的满意之色。

还有一点是必须要说的,那便是姚蕊的嫡二姐姚琳一直喜欢李琰,甚至曾经扬言,就算是做个妾室,也要嫁给李琰,也因此,即便她早已及笄了,也一直没有嫁,等的就是李琰。

只是奈何,李琰一直对姚琳无意,或者说,他到现在都还没有成婚的心思,否则也不会这等年岁了,后院只有几个通房丫鬟。

不等姚蕊说什么,姚世琮突然一个抱拳,看向李琰道:“李大人,多谢您大驾把小女送回。”

李琰一摆手,“临安侯客气,在下不过是举手之劳。”顿了顿后,他又补充道,“不过您这女儿今日遇了险,这衣衫……”

姚世琮自然注意到了姚蕊的着装,连忙道:“麻烦李大人将小女送去后门,这里多有不便。”

“好。”

于是不多时,李琰就策马将姚蕊带到了临安侯府的后门,一直到了那后门门口,姚蕊都还觉得李琰的鸡巴依旧插在她的后穴里,于是她抖着声音道:“李、李大人,多谢,今日之事……”

“二皇子妃客气了,今日在下倒是甚悦,至于之前的事,在下也自是不会多说。”

李琰所指,自然是指发现了姚蕊被一个车夫奸污的事。

姚蕊“嗯”了一声,“我、我该回府了,您……”说话间她还夹了夹自己的后穴,示意他不该再继续插着自己了。

李琰勾唇一笑,凑到姚蕊耳边低语,“只可惜,今日时间有限,否则的话……”

“唔……好了,父亲他们要来了。”姚蕊打断他的话,甚至在他怀里不安地扭动起来,一副要挣脱的样子。

李琰又是笑了笑,“好,来日方长。”

“你……”姚蕊红了脸,这家伙说什么来日方长,自己跟他……哪有什么来日?

眼看着临安侯的后门被小厮打开,姚世琮带着两个丫鬟从内里走出,李琰这才将姚蕊抱起,这一抱,他的鸡巴终于抽离,成功换来姚蕊一个低低的哼哼声,她甚至能感觉到先前被这男人的鸡巴堵在自己后穴里的精液,在汩汩地外流。

不等姚蕊说什么,下一刻,只觉有一只手伸入了她的屁股下面,接着竟是将一个帕子塞到了自己的肛口,竟是在用那帕子堵着那些精水吗?

姚蕊的脸色红成了虾子,可父亲已经走过来了,她不敢多言,很快就被李琰抱着下了马。

登时就有丫鬟上来,给姚蕊又披了一个披风,将她的身体完全地护住。

“临安侯,再会。”李琰一个抱拳,开口道。

“李大人慢走。”

简单客套后,李琰就离开了,姚蕊则是随着那两个丫鬟回了府。

当晚因着时辰已晚,姚蕊便留在了临安侯府住下,想着明日再回二皇子府。

至于二皇子府那边,早有临安侯府的下人去报信,说是二皇子妃已经在临安侯府睡下了。

折腾了那么久,姚蕊属实是累了,当然也有些饿,睡前简单吃了些可心的点心充饥,也就安稳地睡下了。

姚世琮那边,则是忍不住想让姚蕊在府上多住几日,毕竟自己已经有些日子没有尝到女儿的滋味了,甚至在当晚,他刻意将夫人孙氏的被子掀开了些。

到了第二日,毫无疑问的,姚蕊的嫡母孙氏感染了风寒。

嫡母生病,作为女儿来说,自然是要照顾的,即使姚蕊如今已经贵为二皇子妃。

毕竟当朝一向以孝治国,百事孝为先,姚蕊留在府上尽孝,是理所当然之事。

其实二皇子刘莳并不在意姚蕊是不是要回府,或者说,她不在府上自己还轻松些,所以在临安侯府的下人来报信说,姚蕊的嫡母偶染风寒,要姚蕊伺候在侧之时,刘莳很痛快地应下了,只要那个女人没有出事,怎样都好。

这边的临安侯府,姚世琮一早就去上了朝,在离开前,他还特意嘱咐府上的人,要

“唔……父亲,嫡母还在这里呢……”姚蕊有些惊恐地看了看身侧床上的嫡母孙氏。

只是,如今的姚蕊,不再是曾经那个任人欺负的不受宠庶女,如今的她,有了二皇子妃的光环,甚至有了可以在皇帝身边说话的本事,毕竟不管是皇帝还是太子,亦或是三皇子,都跟她有一腿,就连她这次逃离禁闭的命运,都是拜三皇子所为。

姚世琮勾了勾嘴角,却是突然伸出舌头舔上女儿的颈侧。

姚世琮下朝回来了。

姚蕊听到了父亲的话语,却是假装没听见,继续坐在嫡母身侧为她擦手擦脸。

那是想操她的含义。

有下人汇报说,姚蕊正在嫡母孙氏身侧伺候,姚世琮嘴角带笑,很快就大踏步地往孙氏的院子而去。

好热,父亲好热,舌头好热,唇瓣也好热,而且还在吸取着她的津液……姚蕊的脑袋很快变得昏昏沉沉的,掠夺般的吻让她有点喘不过气来,等舌头被舔邸的时候,酥麻的快感袭满全身,

不过姚蕊这般凌厉之姿并未持续太久,就碰上了硬骨头。

两个丫鬟自然是连连应是。

孙氏的房间里,除却躺在床上因为伤寒还在安睡的孙氏外,便是姚蕊与两个伺候丫鬟,姚蕊的面子工作做得倒是到位,让姚世琮看了都忍不住点头。

姚世琮还故意在姚蕊那几不可查的喉结上轻轻舔了一小口,她登时就有种自己好像真的成了对方的猎物的感觉。

所以姚蕊哪里还会怕姚琳,甚至姚琳对她蛮横之时,她比姚琳还要蛮横,那副做派,活脱脱的像是变了个人,却也现出了她更多的自信。

“唔……”被吻了?还是在嫡母身侧被亲生父亲吻了?姚蕊看着父亲放大的五官,父亲的眼睛里含着浓郁的炙热欲望,那里面的情绪姚蕊一眼就看出来了。

姚蕊瞪大了眼睛,骤然的变化让她根本想不起什么来,只感觉自己的唇瓣被研磨着,一根炙热的舌头很快舔开她还未反应过来的双唇,挤进她的口腔里,舔邸着她敏感的上颚。

姚蕊笑了笑,“父亲在胡说什么啊,蕊儿听不懂。”

姚蕊这才看向自己父亲,软着声音道:“母亲她已经服了药,才入睡没多久。”她的舌头似有若无地往唇瓣上舔了舔,“不知道嫡母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好地会染上风寒?”

姚世琮嘴角挂笑,觉得女儿这般是在故意诱惑自己,又加上女儿如今那越发赛天仙的容颜,让他根本忍耐不住,胯下一阵阵的浊气翻腾,不由得靠近过去,伸手捏住了姚蕊的下巴,“蕊儿,这才几日未见,你倒是越发有本事了,还能勾搭上李琰?”

到了后来,姚琳自然是没有在姚蕊那里占到便宜,甚至被姚蕊好一番挖苦,闹了个大红脸后,就灰溜溜地离开了。

姚世琮却似乎是不管不顾,“蕊儿,这个家里是我说的算,如今你回来了,就要听我的。”说话间姚世琮只觉自己胯下又硬又涨,这样刺激的场合让他根本就压不住欲火,或者说,昨晚在看到自家女儿在李琰身前享受快感的时候,他就嫉妒得发疯,恨不得立时便将自己的鸡巴狠狠插入女儿的淫逼里。

曾经伺候过姚蕊的下人,对上她如今的气场,也是觉得惊愕不已,谁人还敢造次?

几乎是一回府,姚世琮便问姚蕊在哪里。

但是怎么可以?嫡母都还在旁边呢,父亲怎么可以这么大胆?姚蕊喘息着,双手努力想要推开父亲的胸膛,但姚世琮的力气大得过分,一双手臂跟铁通一般将她牢牢地困在自己怀里,舌头肆意地舔邸着她的口腔。

听到房门被关上的声音,姚世琮这才提步靠近,假意问道:“蕊儿,你嫡母的情况如何了?”

姚世琮似痴迷般地舔着姚蕊的肌肤,呼吸有些粗重地道:“蕊儿,离开家这么久,有想念为父吗?尤其是为父的大鸡巴。”

姚蕊的嫡二姐姚琳已经知道了昨晚是李炎送姚蕊回来的事,嫉妒得鼻子都快歪了,甚至故意找上姚蕊,想如原先一般敲打她一番,甚至要她今后再碰到李炎后,在他那里说几句自己的好话,毕竟自己一直等着嫁他呢。

对姚蕊客气些,毕竟姚蕊如今已经是二皇子妃了,不再是原先那个可以任由他们那些下人们可以随意欺负的对象了,当然也不再是姚蕊的几个嫡姐庶姐可以欺负的对象了。

姚蕊有些懵,却不等她再开口,父亲的两片薄唇突然堵上了她的嘴唇,肆意又显得有些急躁地舔邸着。

姚世琮很快挥退了那两个丫鬟,并命令她们在外面等着,没有自己的吩咐,谁人也不许进来。

父亲的嘴巴在姚蕊的脖子上游移着,好似是在划分领地一般地透出浓烈的占有欲,轻轻咬着她颈侧的嫩肉的时候,让姚蕊兴奋得要命,甚至在猜测父亲是不是要就此咬下去。

她忍不住回应起来。

感受到她的回应,父亲舔吮得更是激烈,两根舌头很快缠绕在一起,对方也渡了口水过来,姚蕊下意识地咽进了肚子里,并且觉得喉咙好渴,还想要更多一般。

父亲的手掌在她的身上摩挲着,摸着她的细腰,又摸着她被罗裙包裹住的浑圆奶子,似乎还觉得不够,又扯了姚蕊的手去摸自己的胯下。

“呜……”姚蕊被吻到几乎喘不过气来,眼睛里都湿乎乎的,脸色也变得潮红。她的手掌被牵引着摸到父亲的胯下,等感受到那隆起的一个大包的时候,她才稍稍有些惊惧地回了神。

父亲解裤带的声音在这个房间里都显得格外清晰,很快姚蕊的嘴唇被放开,两个人吻得太深,放开时嘴唇间都发出“啵”的一声,唇瓣间也黏连出了一线银丝。

姚蕊被父亲用手掌压着蹲下,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脸已经对上了父亲那勃起的下体,那根粗壮到有些骇人的肉棒出现在她的面前,姚世琮一副急躁的样子,用勃起的鸡巴磨蹭着女儿的脸颊,低声命令道:“给我舔。”

“呜……父亲……”姚蕊脑子里乱糟糟的,父亲的鸡巴还是这样大,上面青筋虬结,拍打在她的脸上的时候又是硬邦邦的,龟头上还冒出了让她浑身颤粟的味道。

姚蕊很快想起来了自己如今已经不再是可以任他欺辱的庶女,她张开嘴巴正想说出自己的身份,姚世琮已经急切地将勃起的阴茎塞到她的嘴巴里,顶了一个龟头进去。

“唔……呜……”被完全塞满的口腔让姚蕊一句话也没有办法说出来,她瞪大了眼睛,正想将阴茎吐出来,父亲却在她的口腔里急切地来回抽插起来,马眼里流出来的黏液味道完全在姚蕊的口腔里散发开来。

姚蕊的身体原本就淫荡,这段时间的频繁性爱更是让她的身体变得敏感不已,几乎对任何一根男性肉棒都会起反应,何况是面前这么威武的一根,而且还散发着那么美味的味道,最重要的是,这一根是属于亲生父亲的,而自己的嫡母都还在身侧。

虽然嫡母已经睡下了,但她只是染了轻微的风寒,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醒来。

“快帮为父舔。”姚世琮低声道,语气里带着命令,又带着一股急躁。

“呜……”姚蕊的眼睫毛颤抖了几下,心跳都跟着加速,舌头却忍不住自动转动起来,肉舌往父亲的肉冠上舔了一圈,立即听到父亲闷哼的声音,她不由得也更激动起来,舌头又往父亲的鸡巴上舔去,不止是口腔里的龟头,还将龟头吐了出来,舌头从父亲的根部往上舔弄着。

“蕊儿做得不错,很爽,再舔用力一点。”女儿这样的服务显然让姚世琮满意,眼睛都微微眯了起来,喉结滚动着发出性感的呻吟,若是仔细看,不难发现,姚世琮的视线落在了自己夫人孙氏的脸上,且越是清楚地认识到孙氏就在这间房里,姚世琮越是兴奋。

姚蕊听到父亲的呻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更兴奋了,居然希望能让父亲感受到更多的舒服。她的舌头舔邸得越来越熟练,尽量的让舌苔跟父亲的鸡巴摩擦着,湿漉漉的水痕都沾染上了那根粗大的阴茎,将整根巨棒舔邸得更是狰狞可怖,可也更诱人了。

“真会舔,再用力一点。”父亲显然舒服得厉害,手指都插进了她的发根里,控制着她的头往自己的鸡巴上靠近。

好好服务嘴巴里这根鸡巴。

她的喉管一寸一寸地被撑开,她被顶到这么深,有种想要呕吐的冲动,但偏偏就是这样的反应,给父亲带来了极大的快感。

姚世琮盯着她,眼睛里闪着疯狂的情欲,“不愧是妓女的女儿,能把为父的鸡巴吞得这么深,还能全部吞下去吗?”他捧着姚蕊的脸,很清楚姚蕊可以办到,却故意这般说着。

姚世琮将阴茎更深地往姚蕊的喉管里顶入,看着自己粗大的肉柱隐没在女儿那两瓣嫣红的唇瓣中间,龟头被吮得紧紧的,那根肉舌还在舔邸他楔入的鸡巴,让他越发明白胯下这个骚货女儿根本就是游刃有余,顿时毫不客气地将自己的鸡巴整根送了进去。

“呜……”姚蕊被父亲这样粗暴地楔入,眼泪都被操了出来,她都能感受到自己的整个口腔和喉管都变成了父亲鸡巴的形状,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父亲的鸡巴填满了,无论是口腔还是鼻腔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味道。她漂亮的五官被撑到有些变形,白嫩的脸蛋已经深深地埋入了对方浓密的阴毛里。

姚蕊的唇瓣已经含到了父亲的根部,姚蕊都怀疑父亲的龟头是不是都顶到了自己的胃里。

“真会吸,蕊儿也太骚了吧?”姚世琮紧紧地盯着胯下的女儿,喉管里的吸咬感让他觉得舒服得厉害,他喘息了一声,忍不住捧着姚蕊的脸深深地抽插起来。

“呜……呜……”随着父亲的抽插,嘴巴里含不住的涎水都从嘴角滴落下来,姚蕊眼尾都开始泛红,泪水也滴落了下来,她感觉到父亲粗硬的巨棒在自己的喉管里来回抽插着,原本该是觉得痛苦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被抽插久了也渐渐觉得愉悦起来。

更何况视线可及之处,还有嫡母那张安睡的脸,有种在嫡母眼底吞吃父亲鸡巴的感觉,那种感觉,无疑让姚蕊兴奋。

“好会吸,骚舌头继续舔,为父的大鸡巴好吃吗?”姚世琮一边操女儿的骚嘴一边低声问道。

“呜……”姚蕊根本回答不出来半句话,脑子里还是有些晕晕乎乎的,嘴巴却将父亲的鸡巴吸得更紧,甚至在父亲停手后还主动地吞咽父亲的阴茎,让那根粗大的肉刃在自己的喉管里不断抽插着。

父亲的鸡巴好美味,好粗好硬,甚至有种想将这种感觉告诉嫡母的感觉,那样的话,会刺激死了吧。

姚蕊觉得自己像一个变态一般,不然的话为什么连在嫡母眼底给父亲口交她都能生出无限的快感来呢?她把嘴巴里的鸡巴含吮得更深更紧,努力晃动着头部给父亲这根鸡巴口交,她那收缩的肉道只为给父亲发泄性欲。

姚世琮盯着她的动作,被她迷惑得下腹一紧,低声道:“真骚,为父的鸡巴这么好吃吗?居然吞得这么欢愉。”

“呜……呜……”姚蕊回答不了任何话,只能胡乱地呜咽着,她察觉到父亲鸡巴上青筋的跳动,知道他可能要射了,连忙加快了速度,同时期待着父亲热乎乎的精液能射在自己的口腔里。

吞精这样的事,还是在嫡母眼底吞吃父亲的精液这样的事,无疑让人期待。

姚世琮显然也察觉到了她加快速度,虽然还想好好享受一下女儿的唇舌服务,但到底被这样极致的快感对待着,已经到了极限,他狠狠地往姚蕊的口腔里又抽插了十几下后,把鸡巴顶到姚蕊的口腔最深处,朝着她的喉管噗呲噗呲地射出精液,“射了,全部射给你这个骚婊子,呼……好爽。”

“呜呜……”姚蕊被父亲猛然地顶入弄得瞪大了眼睛,她感觉到父亲的鸡巴一缩一缩地正在射精,那些浓稠炙热的精液像是直接喷进了她的胃袋里一般,射得她浑身颤抖了几下。父亲连着射了十几股浓精才将阴茎抽了出来,马眼上带出来的黏液让姚蕊品尝到了父亲精液的味道,她的舌头忍不住追逐上去,将父亲鸡巴上残留的精液都舔邸了个干净。

等做完这件事姚蕊才稍稍回过神来,她才发现自己到底做了多么骚浪又大胆的事。她居然、居然在缠绵病榻的嫡母身侧给父亲口交了,甚至还吃了他一管浓精!

加让人浮想联翩,使得姚世琮胯下那刚射完精的肉棒又开始躁动。

“唔……父亲,嫡母她……”姚蕊扁着嘴开口,似乎有些委屈。

姚世琮看着女儿那一开一合的小嘴,想到那张小嘴方才都还在吞吃自己的鸡巴,浑身一热,血液全部往胯下那根硬物上积攒而去。

“父亲”姚蕊又软软地唤了一声。

姚世琮看着女儿那双水润的唇瓣,控制不住地捏过她的下巴并吻了上去。他舌头深深地探入女儿的口腔里,似乎要舔到她的喉管一般,将她的口腔内壁都舔了个遍。

姚蕊愣怔了几息后,也已经用嫩红的舌头迎了上来,像是嬉戏一般舔邸着父亲的舌头,又将父亲渡过来的口水尽数吞咽下去。

父亲的吻越发热烈,之后又忍不住吸取着姚蕊甜蜜的口水,像是吸不够一般深深地吮舔着,将她的嘴唇含了又含,激烈地似乎要吞下肚去。

姚蕊好不容易才被父亲松开嘴巴,似嗔怪一般地道:“唔……蕊儿的唇都要被父亲吸肿了,不可以被嫡母发现咱们在偷情。”她说到“偷情”这两个字时,余光中依旧能瞥到嫡母那张脸,只觉兴奋至极,小逼里湿得厉害。

姚世琮往她的耳垂上舔了一口,有些气急败坏地压低了声音道:“骚妇,如今嫁了人,你怎么越发骚了?昨晚究竟被李琰那个家伙内射了多少精液?”

原本还能好好压制自己情绪的姚世琮,似乎突然冲动起来,粗粝的手指摸上了女儿的股间,使劲地揉着她的逼。

在姚蕊的喘息声中,姚世琮的眼睛都红了,“骚妇,现在逼就湿得这么厉害,就这么想被操吗?”

“唔……没有啊父亲……”姚蕊嘴上虽然说这拒绝的话,但动作上却是挺着腰使劲把自己的逼往父亲的手掌上贴,又用力摩擦着,双腿绞紧夹着那只手,仿佛是在自慰一般,“不可以在嫡母眼底被父亲操啊,要是被嫡母发现了……唔……真的不可以啊父亲……”

姚世琮只觉心头狠狠一跳,“都骚成这样了还敢说不要?”他一边去亲姚蕊的嘴唇吸她的舌头,一边用手指粗暴地揉搓她的逼,姚蕊的逼里喷出一股又一股的淫水,空气中都散发着惑人的味道。

两根舌头激烈地交缠在一起,互相吞食着对方的口水,姚蕊的奶子也不断在父亲的胸膛上磨蹭着,逼里湿乎乎的,她很快便被父亲推倒在嫡母身侧的床上。

姚世琮俯下身忍耐不住地分开她的双腿,凑过去伸出舌头舔上她的肉逼。

“啊……怎么可以被父亲舔逼啊……嫡母都还在的……唔唔……啊……好舒服……”姚蕊用手指揪住父亲的头发,把自己的双腿分得更开一点,让他的头更紧地往自己的逼上凑,“舔我的逼……蕊儿的逼要骚死了……啊啊啊……唔……这样好刺激,父亲的舌头好会舔逼……呜……”

姚蕊淫乱地叫着,因为怕被嫡母发现而努力压低自己的声音,但细碎的呻吟还是不断从喉咙里溢出来,嘴角也因为情动而流出了一线涎水,她低下眉眼看着父亲那张英俊的脸凑在自己的胯下,而父亲那根舌头在她的股间若隐若现,舌尖正拨弄着她的阴蒂,舔得她爽到喷出一股又一股的湿液。

“唔……舔我的淫水……啊啊啊……蕊儿的逼水都给父亲喝……啊……”姚蕊爽到失神,眯着眼睛享受着当下性爱的刺激,只要想到嫡母还躺在自己身侧,正因为风寒昏昏地睡着,而她却在与嫡母咫尺距离的地方跟父亲偷情交欢,她整个人就兴奋得要命。

父亲那根肉红的舌头近乎没有什么技巧地舔弄着她的逼,将她的淫水都吞进肚子里。

窜过一道酥麻的电流,父亲已经捞起了她的一条长腿搭在了肩头,而父亲那根炙热的性器正磨蹭着她的逼口,粗大的热棒从逼缝上狠狠磨过,爽得她发出一声尖叫,忍不住道:“呜……父亲,来奸我,用大鸡巴奸蕊儿的逼……唔……蕊儿的逼好想吃父亲的大鸡巴……啊哈……”

“真骚,现在不怕被你嫡母发现了?”姚世琮眼睛都是红的,两个人的气息融合在一处,他能清楚地闻到女儿身上那股惑人的香味。他被勾引得受不了,龟头已经抵上那湿软的穴口,慢慢又坚定地往里面插入。

“啊……不怕啊,父亲都不怕,蕊儿也就不怕……唔……好舒服……啊啊啊……父亲的大鸡巴插进来了,好热的大鸡巴……唔……蕊儿一定会爽死的……啊哈……”姚蕊兴奋得不得了,偷情的快感刺激着她整个人,脑海里除了父亲的鸡巴外似乎什么都没了。

“骚妇,只要有根大鸡巴就能奸你吧?小小年纪就骚得要死,以后是不是要把全城的男人都睡了?”姚世琮咬牙说着,明明就是有些嫉妒自己女儿被别的男人干了,却故意说着难听的话,胯下的鸡巴又硬又强悍,破开那些湿软的淫肉狠狠地操到了底,直接把自己的鸡巴完全喂进了亲生女儿的淫逼里。

“呜……父亲的大鸡巴完全插进来了……啊啊啊啊啊……蕊儿就是好骚,蕊儿的身体一天都离不开大鸡巴……唔……好爽……好爽……”姚蕊爽到浪叫,父亲怕她叫得太大声真的把孙氏给吵醒,凑过来堵住她的嘴唇,舌头舔邸着她的口腔,胯下却又忍耐不住地狠狠侵犯着身下的骚货。

姚蕊完全变成了一个淫妇,不顾嫡母在身侧,手臂已经紧紧搂着父亲的脖子,原本被搭放到父亲肩头的腿被放下,转而是她的双腿环住父亲那精壮的腰身,而父亲那根鸡巴直接送到了她的湿逼里,龟头狠狠地撞击她的宫口,每一次顶干都让她爽得要命,恨不得要融化在父亲怀里一般。

“好舒服……呜……好大……再快一点……狠狠地操蕊儿……蕊儿的逼太痒了……啊啊啊……父亲……”姚蕊愉悦地叫了起来,连眼尾都渗出了泪水,整个人处在情欲的巅峰中,快要疯狂了一般,狠狠地收缩着逼穴夹紧父亲的热棒。

“呼……真骚,里面好湿,蕊儿的逼这么会喷水,好爽。”姚世琮兴奋得要命,他的手掌压在姚蕊平坦的腹部,每一次抽插就能感受到自己的鸡巴到底把胯下这个女儿操得有多深,那种与女儿禁忌地结合在一起的快感让他浑身的肌肉都愤张了起来,连后背都开始冒着汗液。

“啊啊啊……再用力一点……让蕊儿的逼喷更多淫水出来……好喜欢、好喜欢被大鸡巴干……唔……父亲……”姚蕊被干到眼睛都湿润了,爽到双手都开始揉着自己的奶子增添快感,那双大奶被她的手掌揉搓到变形,落在父亲的眼里,腰身忍不住挺动得更激烈了。

“蕊儿好骚,呼……里面好热,蕊儿就是一个离不开大鸡巴操的骚货吧?看样子你以后还是该多回来看看,那样父亲就能好好地操你了,父亲一定好好满足你这骚货……”姚世琮不顾自己夫人在身侧,就狠狠地操着身下的亲生女儿,“为父会用大鸡巴狠狠地满足蕊儿的逼,也会把你的肚子里射满精液。”

“唔……好……啊啊啊啊啊……父亲的大鸡巴好棒……啊哈……好爽……唔……再操深一点,操进我的子宫里来……蕊儿要完全地吃下父亲的大鸡巴……啊啊啊啊……”姚蕊爽到了极点,结合的地方发出咕啾咕啾的水声,肉体碰撞的声音在这间卧房里也格外的清晰,她爽到嘴角都流出了一丝涎水,原本就漂亮的脸蛋更增添了几分美艳,整个人都处在淫乱的性欲中,饥渴地求着父亲的奸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