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7章:皇妃发sao勾引西洋使臣,佛像之前被爆cao喷尿,禁忌尿bi  十八里街禁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17.

这种当面被将军欧阳凌捉奸的事,让苏小青根本没有办法面对他,她以为自己会被驱逐出去,亦或者是彻底沦为一个军妓,却哪里想到,那两个士兵被赶走之后,她竟是被护国大将军欧阳凌又狂操了一通,一副要把她身体里残留着是属于那两个士兵的精液都操出来的样子。

苏小青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要被操到大肚子了。

嗯嗯啊啊的呻吟声,连续地回荡在了这个军营之中,苏小青不多时就被操得晕了过去,而这个时候的她,几乎已经成了一个泄欲的工具,就连被操晕了,她的双腿都还是大大地张开着的,她除了敞着逼挨操,几乎什么都做不到,噗叽噗叽的抽插声不绝于耳,她的那口小嫩逼早就被操肿了,但欧阳凌的那根鸡巴,却活像是要不够的样子。

不过苏小青根本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的皇宫之中,迎来了一个西洋使臣,对于当朝之人来说,还是第一次见到西洋来的人。

异族的打扮,以及那淡蓝色的眸色,高挺的鼻梁,深陷的眼窝,每一处的异样,都会让人有种新奇感,而本是身居深宫之中的柔妃,也不知道是从谁的嘴中听说了一嘴,说是西洋男人的鸡巴都很大很粗,而且持久力简直变态到令人发指。

毫无疑问的,柔妃心动了。

深宫生活是单调无趣的,而一旦有了可以尝试的新鲜事,就让柔妃整个人变得容光焕发起来,尤其想到可以偷吃到一个西洋男人的鸡巴,这样的事,可以说在这之前,是柔妃无论如何也不敢去想的,可如今,只要她稍稍动点心思,就可以体验到。

对上这种极具诱惑的事,柔妃哪里耐得住,也不顾自己是皇帝的妃子,就一心想要玩点刺激的,再者说,皇帝的儿子她都尝试过了,不过是尝试一下西洋来的使臣,这又算得了什么?

而很快,柔妃就寻到了机会。

西洋使臣此次的来访,还有点要传教的意思,柔妃特意手抄玉女心经,呈给了皇帝,还说有很多心得想与那位被唤做奥兰多的西洋人好好沟通一下,也算是感受一番中西文化的差别。

皇帝对上柔妃这么主动的表现,自然是当即应允了,毕竟,他正不知道该派谁接待那位西洋人,如今自己这么可人的妃子去接待,也好让对方看看当朝的美人是何许表现。

柔妃几乎激动到都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十分得体地应了诺之后,也就小心地退下了。

西洋来的那位奥兰多,可以说在来之前,就特地学习了国语,虽然发音有点拗口,但到底,基本的交流是没有什么问题。

当日半下午的时候,柔妃带着两个宫女,端着她特制的糕点,就去了奥兰多下榻的崇泽殿。

崇泽殿的隔壁,就是一个烧香拜佛的地方,而也就是在那里,柔妃准备与奥兰多深入地‘交流’一番。

同行的宫女都等在了门外,佛堂前,奥兰多随着柔妃的动作,对着面前的金身佛像好一番的三叩九拜,期间,他还听着柔妃嘴中说出了很多他根本听不懂的话,颇有几分深意的感觉。

而越是觉得高深,奥兰多越是来了兴致,在拜佛之后,就忍不住的与柔妃攀谈起来询问。

柔妃自然是笑脸相迎,还主动地递上了她亲手制作的糕点,“使臣大人,不如咱们边说边谈,你好好尝尝我们这里的特色如何?”

奥兰多没多想,对上柔妃的热情,就接过了那糕点,也当即就品尝了起来。

“不错不错,这种口味的糕点我倒是第一次吃到呢。”奥兰多用一口生涩的国语回应着,柔妃面上带笑,又往对方的面容上好好地打量了几番,越发觉得新奇起来,也忍不住地就想要意淫一番。

甚至在接下去二人的交谈中,柔妃都若有似无地去瞄奥兰多的胯下,脑内更是在幻想那衣裤之后藏着怎样一根可观的鸡巴。

真想立刻就试一试这个西洋使臣的鸡巴呢。

不过柔妃在来之前就已经全部计划好了今日的行动,再者说,那糕点里面掺的春药也是宫中秘药,她就不信等下自己主动勾引外加春药的刺激,这个西洋男人能扛得住。

果然,没多久的工夫,奥兰多的面色就有些变了。

柔妃看得出奥兰多是因为什么,却假意并不知晓的样子,视线若有似无地瞄到对方胯下那一处越发鼓起的样子,只觉一阵口干舌燥。

眼看着奥兰多有些局促起来,柔妃突然大着胆子柔柔地唤了一声,“使臣大人。”

奥兰多愣了愣,却见柔妃突然靠近了他一些,还伸出小手揪住了他的衣角,低着头咬紧唇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柔妃?”奥兰多更诧异了,当然他也知道,柔妃这是有话要说。

柔妃又犹豫了几息,才终于抬起了头,彼时的她,一双好看的眸子水蒙蒙的,对上奥兰多的视线,小鼻子还抽搭了一下,“使臣大人,我、我……”

“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了吗?”奥兰多是个英国人,拥有英国皇室的绅士风度,这般开口之时,声线低沉磁性,听得柔妃只觉股间的淫逼都开始翕动起来,她口腔里也泛出一阵阵的干渴,舌头在嘴巴里蠢蠢欲动,生出一大股津液来。

柔妃越发显得娇羞起来,她说不出话,很快又低下头,浑身像是僵住了动不了,余光之下,使臣大人腿心处那里的鼓包好似成了她全部的渴望。这样的渴望太过热烈,她根本就忍不住。

奥兰多越发疑惑起来,瞥了一眼自己依旧被柔妃揪住的衣角,“有什么想法可以说出来的。”

柔妃咽了咽口水,肌肤因为心里兴奋的热度而泛着粉色,奥兰多越发奇怪眼前这个美丽的女人是怎么回事,嘴角一勾,突然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迫着她抬头直视自己,“柔妃?”

柔妃的脸上泛着红潮,一双好看的眸子越发水蒙蒙的,看起来极其勾人,加之那早已起作用的春药,让奥兰多看在眼底,只觉特别的心动。

可以说,像柔妃这种东方女人,是往日里的奥兰多没有接触过的,而且柔妃这张小脸娇俏可人,配合她眼中的泪花以及嫩嘟嘟的唇瓣,让人几乎本能地就想亲上一口。

奥兰多是个正常的男人,本就正值壮年精力充沛,如今又被柔妃下了春药,可以说根本就经受不住诱惑,再者说,他对这皇宫之中森严的宫规还没有特别真切的认识,所以可谓是胆子极大,只是愣了愣,就开口问道:“你这是开始发骚了?”

柔妃的唇瓣轻启,觉得越发难耐起来,她的喉中发出了一个难耐的嘤咛,“唔……使臣大人……”说着,她的泪水还是滑落了下来,越过她那粉嫩的小脸,一路蜿蜒到了唇角。

奥兰多眼眸一暗,还是忍不住伸出另一只手抚弄过去,想要将她唇角的泪水抹去。

柔妃几乎听到了自己狂乱的心跳声,她在感受到使臣大人的手指抚上自己唇角之时,就本能地伸出嫩舌大胆地舔了上去。

单是舔邸这个动作已经让柔妃兴奋得浑身一颤,她的眼睛湿得更厉害,她喘息着舔了一下又一下,将使臣大人的大拇指都舔得水淋淋的。

奥兰多看在眼底,眼睛微微眯了眯,胯下那一处的

奥兰多坐着,柔妃站着,对方股间那口小嫩逼里流出的逼水闻到几乎都在铺面而来,再说奥兰多还被柔妃下了春药,这个时候的他,周身的情欲已经被柔妃完全的激发出来,更何况她的逼还这么湿,让他忍不住的一揉再揉,似乎是想要看

“啊……使臣大人……”柔妃被揉得激烈地尖叫一声,一大股淫水喷溅了出来,脸上更是染上了更多绯红的颜色。

奥兰多被刺激得闷哼一声,脸上那份异样的潮红都显得更加清楚了,“呼……没想到你们这里招待使臣的方式还挺热情……fuck……就是这样舔……”

炙热的手掌越过了柔妃的亵裤,很快就抚弄上了那两瓣嫩生生的阴唇,感受到使臣手掌上的薄茧后,柔妃的心脏仿佛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一般,她的身体也紧绷到不行,嘴上却骚浪地说着,“使臣大人,摸到了吗?人家的逼都湿了呢,好想要、好想要使臣大人的大鸡巴……啊哈……”

“唔……好棒……”柔妃难耐地低呼出声,“使臣大人,就是这样玩我……好想要……”她的双手已经攀上了对方的肩头,不然她一定是站不稳的。

奥兰多神色一滞,尤其在摸到柔妃逼口处的湿滑之后,一双淡蓝色的瞳孔之中都似乎燃烧起了熊熊的欲火,他胯下的鸡巴也跟着又跳了跳,马眼处更是又流出一大股汁水。

“呼……柔妃……做得很棒……”奥兰多又是重重地闷哼出声,他的声音依旧是低沉磁性,听得柔妃只觉股间的嫩屄更加兴奋地翕张起来。

但是好喜欢,被这个西洋男人这样摸逼好让人喜欢,对方单单是揉弄阴蒂的手法,就过分的纯熟了,只是几个动作下来,就似乎已经弄清楚了她喜欢的节奏。

“唔……使臣大人……”柔妃流露出了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顿了顿后,还是娇羞般地低声道:“在那之前,可以让我伺候你一下吗?……”

“bitch!”奥兰多骂了一句,但柔妃根本就听不懂,她甚至顾不上去在意对方是生气还是如何了,她太想要他了。

柔妃虽然听不懂这个西洋使臣嘴中的英文,但越是听不懂越是觉得兴奋无比,她顾不上半点的廉耻,就像是一个荡妇一般舔邸着面前这根属于一个西洋男人的粗大鸡巴,现在这根鸡巴上沾满了她湿漉漉的口水,看起来越发显得狰狞,柔妃难耐地喘息着,“使臣大人,你的鸡巴好大哦……呜……我好喜欢……啊哈……硬邦邦的……”

“唔……我想要了,大鸡巴来操我吧……”柔妃说着,就干脆径直站起身,然后伸手掀开了自己的裙摆,在奥兰多诧异的目光中,她牵起他的一只手,让他那只大掌往她的股间摸去。

柔妃将这个西洋使臣的鸡巴更深地含入嘴巴里,而越是感受到对方这根鸡巴尺寸的惊人,她就越是心神荡漾,只是吞吐了几下,就耐不住一般地将那根鸡巴吐了出来。

这个西洋男人的味道太过浓郁,铺面而来的那股男性气息勾引着柔妃的情欲,她听着对方的话,越发受到鼓舞,下意识地再一次张开了嘴巴,这次却是干脆把对方的龟头含进了口腔里,狠狠地一吸。

奥兰多看着自己胯下的一幕,只觉越发的兴奋,再者说,他被舔得特别的舒服,喉中都忍不住的闷哼一声,粗大的鸡巴也跟着狠狠地一跳,“柔妃,你倒是很会舔……继续……”

柔妃兴奋到一颗心都是怦怦直跳,这里还是在佛堂之前,她就勾搭上了这个西洋来的使臣,但是这样好刺激,她几乎都像是不会动了,只是呆呆地看着面前这个异国来的男人,任由他玩弄自己的软舌,喉中不时发出几个难耐的哼唧声,勾得对方越发的耐不住。

奥兰多的鸡巴已经硬得不行了,被释放出来的时候,因着柔妃的小脸贴得近,那粗硬的物什还抽打到了她的脸蛋上,“唔……使臣大人……”一边说着,柔妃已经不由自主地伸出舌头激烈地舔邸上了男人的阴茎,她因为紧张与激动,或者说是过分的兴奋,舔得杂乱无章,湿乎乎的舌头往男人的茎身上胡乱地扫弄着,一下轻一下重。

太想要了,越来越想要了。

柔妃对上奥兰多的反应,整个人的一颗心都几乎要从喉咙眼里蹦出来,她被男人的手掌揉捏着的那口嫩逼正在欢喜地喷着汁水,一根手指指腹却突然揉上了她的阴蒂。

粗大的阴茎上仿佛冒着热气一般,柔妃堪堪说完,又忍不住伸舌舔了上去,这次直接舔上了奥兰多那个流着汁水的马眼,汁水被勾舔起来的时候,还黏连出了一根银丝,随着柔妃那根舌头的远离,银丝被扯断,弹回男人依旧在冒着汁水的马眼处,看起来别提是有多淫靡。

奥兰多越是看着柔妃的反应,就越是兴奋,更遑论还有春药的加持,他甚至觉得他自己今日都变得过分的性欲旺盛,难不成是许多日子没有发泄的原因?

“柔妃……”奥兰多惊诧于这个女子的大胆与放荡,但又觉得异常的刺激,所以半点都没有拒绝她,就眼看着她解开了自己的裤带,扒开了自己的底裤,还释放出了自己胯下那根鸡巴。

隆起则是越发显得壮观了,甚至偶尔还跳上一跳,想也知道那是他的鸡巴在兴奋到发跳。

虽说奥兰多已经有妻子了,可这个时候的他,根本就压制不住自己的兽欲,甚至他已经用他的手指肆意地玩弄起柔妃的软舌,将那根软舌捏了出来,又用手指搅弄她的口腔。她嘴巴里的唾液丰沛,搅弄的时候那些液体黏连成丝,又发出淫靡的水声。

柔妃虽然湿润着一双眼睛,但还是清楚地注意着奥兰多的胯下,越发显得激动起来,也就越发热情地舔舐他的手指,一双眼睛中带出的诱惑可谓是半点都不再遮掩了。

奥兰多近乎被刺激出了全部的性欲,但只是这样玩柔妃的舌头根本没办法让他满足,他下意识地抽离自己的手指,开口道:“你太骚了,我想操你。”

可以说,越是按捺不住自己狂奔的思绪,柔妃越是发骚得厉害,浑身都开始发软,一双眼睛里面媚得像是能滴出水来一般。

“唔……”柔妃发出一声呻吟,口腔里属于使臣的那根手指对她来说像是引诱她堕入深渊的罂粟一般,她简直都要疯狂了,不知道这个西洋男人会有怎样的花样呢,比之当朝的男人究竟有哪里不同,尤其是他胯下的鸡巴,不知道到底是多么惊人的尺寸呢。

奥兰多看着柔妃一口一口舔舐自己手指的动作,脑中一阵阵的发热,悠悠间,竟是有种看到对方在用她那根嫩舌舔舐自己鸡巴的感觉,下腹处立时就泛出一阵阵完全压制不住的浊气,眼看着一丝含不住的口水从柔妃的嘴角滑落下来,奥兰多忍不住把那丝口水刮进她的口腔里,还用手指玩弄起她的嫩舌。

奥兰多愣了愣,还不及开口说什么,柔妃已经按捺不住地伸手过去,准备解开奥兰多的裤子。

越是靠近,柔妃越是觉得心神荡漾,这个西洋男人给她的感觉太过不同了,而且对方身上的味道也让她心神荡漾,他拇指处传出的热度,更是让她浑身颤抖,像是有电流蔓延而过一般。

到对方更多难耐的样子。

又被狠狠揉上阴蒂,柔妃浑身一颤,她的阴蒂已经被男人揉弄得充血又肿涨,那条穴缝里的水液也越喷越多,男人的手指往她的穴口一挤,就轻易地将自己的中指送了进去。

“唔……使臣大人……”柔妃浑身一跳,难耐地低呼出声,嫩屄却是紧紧夹住使臣那根插入进来的手指,感受着使臣手指上的热度,“唔……好喜欢……竟然被使臣大人的手指插入小逼里了……呜呜……啊啊啊啊……手指不要插得太深啊……唔……”

那根手指有技巧地在柔妃的嫩屄里戳弄着,柔妃哆嗦着一双腿站在奥兰多面前,她的小嘴微张,眼睫毛都在轻轻颤动,那副模样看得奥兰多只觉喉中发干,忍不住用另一只手把柔妃的亵裤剥掉,他的动作有些粗暴,因为力道大的原因,让她的亵裤都被‘嘶啦’一下扯烂了。

“唔……使臣大人好暴力哦……但是我好喜欢……”柔妃因着着,不仅不反感,反而极其的喜欢,心内更是一阵阵的期待。

这样不对等的体位,并不能让奥兰多觉得爽快,他眼眸一眯,突然抽离自己的手指并站起身,将柔妃一路推着坐到了佛像之前的贡品桌上,原本桌上的贡品都被推到摔落在了地上,但那些被毁坏的贡品,这个时候根本不是奥兰多想要介意的对象。

本该是清净的佛堂里,柔妃就这样坐在了贡品桌上,她的裙摆被掀开,亵裤被扒掉,她的双腿大张,眼尾又忍不住的渗出泪水来,嘴巴更是难耐地张开着。

奥兰多凑近过去,将她的双腿掰开地更大了,一副要好好亵玩她的样子。

“骚货!”奥兰多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到柔妃的嫩屄上,她的阴唇肥大,颜色粉嫩,阴蒂已经被拨弄得充血肿涨,像一颗豆子一般硬邦邦的,而底下的穴缝正在欢喜地吐着汁水,一副想要吞吃什么巨物的样子,勾得奥兰多胯下那根物什又狠狠地跳了跳。

奥兰多眯着眼睛,忍不住的再一次地把自己的手指深深地送入柔妃的嫩逼里,感受着里面层层叠叠媚肉的吸咬,嘴角露出愉悦的笑容来,眼神对上柔妃那湿润期待的神色,不由道:“这么想要吗?”

柔妃轻声哼唧一声,“想要……使臣大人,我真的好想要……”,身体里的快感让她根本无法克制自己,嫩屄将使臣的手指夹得更紧了。

奥兰多凑到柔妃面前,往她的嘴唇上色气地吹了一口热气,手指又在她发骚的嫩逼里搔刮了一圈,才终于抽离了出来,他的声音又低又沉,低声开口道:“我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这么骚的东方女人呢。”他眼睛里流转着意味不明的笑意,在柔妃以为他不会再玩自己的时候,他的手指却熟练地玩弄上了她的两瓣阴唇,还轻笑着赞道:“你很敏感。”

柔妃对上使臣大人那张典型的西方男人的脸,整个人羞得要命,但还是喘息着道:“使臣大人,我只是、只是想要伺候你啊……唔……啊……想跟你深入交流一下……”

“深入交流?”奥兰多勾起嘴角,三根手指狠狠地往她的逼口一挤,就将那饥渴的淫肉再一次挤开,深深地插了进去。

“啊……使臣大人……”乍然被三根手指一起插进来,挤得柔妃的逼都有些涨,她有些想躲,嫩逼却反而往男人的手指上凑,想要被爱抚又骚又痒的深处,淫水也汩汩地冒了出来,淋了男人一手。

奥兰多被她这个动作取悦了,嘴角露出笑容来,他伸出舌头往柔妃的嘴唇上舔了一口,低声笑道:“听说你都生过孩子了,啧啧啧,不过生完孩子还能有这么嫩的逼,保养不错啊……”

“唔……使臣大人……啊……这样说好羞耻啊……呜呜……”柔妃被玩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却也觉得越发羞耻起来。

奥兰多轻笑道:“不是你想要深入交流吗?”,他说话间,都清楚地感觉到柔妃嫩屄里那些淫肉的吸夹和颤抖,胯下的阴茎硬得要爆炸了一般,从未体会过的炙热情欲从身体里一波一波地疯了一般地蹿了出来,让他额头上都冒出了汗液。他往柔妃的嘴唇上再色气地舔了一口,三根手指也再一次地并拢,完全插到她的淫逼里,又开口道:“你是想要多么深入地交流?……插到这里算深吗?……”

“唔……”

奥兰多直白的词汇刺激着柔妃的性欲,她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浑身都被汗液浸湿了,对方的脸凑得很近,那高挺的鼻梁,深陷的眼窝,尤其是那淡蓝色的瞳孔,对于她来说,别提有多新奇,她只觉格外的喜欢,被对方凑近的时候,对方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压制不住的荷尔蒙的味道更是成倍地增加,让她忍不住沉迷其中。

奥兰多的三根手指在柔妃的嫩屄里肆意挤压按戳着,快感越积越多,让柔妃忍不住舒服地发出呻吟,“使臣大人,其实还可以插得再深一点……唔……手指不够长啊……唔……”

奥兰多眼眸一暗,早已注意到了对方其实是馋自己的鸡巴,但他的玩心被刺激出来了,故意不遂了她的心意,反而是凑近过去,吻上了她的嫩唇。

“唔……”柔妃浑身一颤,嘴唇被舔弄的时候她似乎听到了自己更剧烈的心跳声,等裹挟着陌生男性气息的舌头探入她的口腔里的时候,柔妃兴奋得一颗心都要蹦出来。

自己在偷吃,在背着皇帝偷吃,还是在佛堂里这样大胆地偷吃,守在门外的小宫女们,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地给自己把风呢?要是苏小青在就好了,毕竟她做事最是利落。

他直白的话一字一字清晰入耳,柔妃羞耻得脸色红得要滴出血来一般,她咬住嘴唇,眼角眉梢都染上了一股情欲。

“好骚,小逼吸得好紧。”奥兰多将自己的手指一寸一寸地抽出来,柔妃饥渴的淫肉却疯狂地追逐上来,等他最后一点指尖都抽出来的时候,柔妃那个湿软的逼就难耐地蠕动起来,生出的强烈情欲让柔妃呻吟出声,嘴巴微微一张开,男人的手指就插入了进来,用湿透了的手指玩弄着她的口腔,“骚货,来,尝尝你自己的淫水,看看你到底发骚成了什么样。”

“唔……使臣大人……”她觉得羞耻不堪,舌头却已经饥渴地缠上那几根手指,舔邸着上面的淫水。自己的淫水味此刻仿若是催情的淫药一般,让她疯狂,让她沉沦,更遑论,她注意到对方胯下那根鸡巴也已经是一副耐不住的样子,好似下一瞬就会一口气插进自己的逼里来。

奥兰多的确是有些受不住了,本来还想让柔妃好好给自己清理一下手指的,但胯下的鸡巴这个时候硬得几乎都要炸了,他闷哼一声,突然拧着眉挺着鸡巴靠近柔妃的股间,更大地分开她的双腿,粗长的阴茎霸道地磨上了她的阴阜。

“啊……使臣大人……”柔妃的双腿被使臣捞着摆出了一个羞耻的且极大的“M”形,这般坐在贡品桌上,且是在佛像之前,就被这个西洋使臣挺着鸡巴磨逼,柔妃单单是意识到自己做什么,就兴奋得嫩屄都在颤抖,又一大股逼水喷了出来。

柔妃粉嫩的逼正湿乎乎地喷着淫水,两瓣蚌肉被奥兰多那根狰狞的性器挤开摩擦,两片阴唇却还不知羞地想去包裹住那根粗长的鸡巴,当阴蒂被龟头狠狠碾压的时候,柔妃忍耐不住地叫出声来,“唔……使臣大人……啊啊啊啊啊……别再磨了,把大鸡巴插进来,好想要……”

奥兰多愉悦地笑着,等的就是她的这句话,也享受着她这份骚浪求操的状态,阴茎快速地在她的阴阜上摩擦,把整个外阴都磨得艳红,“说说看,你想跟我多么深入地交流?”

“唔……想要特别深入的那种……啊哈……小逼好痒……啊啊啊啊……淫水又喷出来了……大鸡巴插进来啊……唔……”柔妃越发饥渴难耐,“肏我……使臣大人,肏我吧……”

奥兰多兴奋得不像话,把自己饱满的龟头抵上柔妃湿淋淋的穴口,那个嫩逼正张着浪口等待着男人的投喂,等待着被男人粗大的鸡巴彻底地占有,即使她早已成婚,即使她是在偷吃,也即使这里还是佛堂里。

奥兰多早已忍到了极限,那份春药的催生更是要命的折磨,他喘着粗气,终于还是毫不犹豫地挺着自己的阴茎往柔妃的小逼里插去,嘴角勾出耐不住的笑意,“这么想挨操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他说完这句话,阴茎往前一挺,粗大的鸡巴就顶开了柔妃湿软的逼口,淫秽的性器彻底撑开这个贪吃的小逼,一寸一寸往更深的地方插去。

“啊……真的插进来了,大鸡巴真的插进来了……啊啊啊啊……”

柔妃淫叫着,脑中都是一阵阵的混沌。

被操进来了,真的被眼前这个异国来的使臣操进来了!还是那样一根粗大骇人的鸡巴。

好硬,真的好硬,而且太粗了,那根鸡巴还带着上翘的弧度,过分具有侵略感。

柔妃的身体都绷紧了,那种异物入侵的感觉极其的鲜明,那么粗大的东西,根本不是他的几根手指能比拟的,也更让柔妃确信自己真的是被眼前这个西洋使臣的鸡巴插入了。她那个本来独属于皇帝的逼,此刻居然真的被西洋来的这个使臣用粗大的鸡巴撑开了,并且还在不断地深入。

“呜呜……好棒……大鸡巴好粗好硬啊……唔……”柔妃舒服到痉挛,嫩屄里的媚肉迫不及待地缠上那根大阳具,紧紧裹住它,把它吸到更深的地方。

柔妃爽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她定定地看着自己被进入的画面,西洋使臣那根滚烫的阴茎一寸一寸地插入,原本那么粗长的东西很快隐没不见,等她的目光移到自己凸起来一块的小腹上时,才恍然意识到西洋使臣那根鸡巴已经跟自己融为一体,深深地插入了自己的骚逼里。

“呜……使臣大人,再插深一点……啊……还要……呜呜……”

奥兰多只觉柔妃的嫩屄紧到了极致,他鸡巴上每一丝青筋的凸起都被那些淫肉给裹紧了,还在蠕动着仿佛在给他做着按摩一般,让他爽得要命。何况这里还是在佛堂里,在清净的佛像之前,柔妃还是坐在贡品桌之上挨操,那份异样的刺激感让他越发兴奋,好似是在亵渎神明,又好似是在当着神明的面做这种背德的事。

但是不得不说,这样真的很刺激很爽,尤其奥兰多还一向是被严加管教的贵族。

看着柔妃满脸泪痕的模样,眼尾都泛着红,奥兰多勾起嘴角,故意一般地低声道:“竟然这样还不够深入吗?”

柔妃拼命摇头,“呜呜……还不够,还想要更深啊……呜呜……大鸡巴狠狠地操我,使臣大人……操我……”

奥兰多笑得愉悦,粗大的阴茎一寸一寸地往外抽出,原本干涸的表面已经被一层淫水润得湿透,即使是在室内昏暗的光线下也显露出一副油光水亮的模样,看起来更显得狰狞了。

啊哈……因为太舒服了……呜呜……我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啊……唔……干得好大力,要被顶穿了……啊……”男人的阴茎大得出奇,又非常的长,完全插入的时候每次都狠狠地顶到了柔妃的穴心处,撞得她浑身发麻。

但是真的好舒服……

“既然舒服,就好好地让我爽上一爽。”奥兰多凑过来,手上用力一扯,柔妃身上那件肚兜就被拉扯出来了,还被‘嘶啦’一下的扯烂了,也使得她胸口那双奶子都随着肚兜被扯离的动作狠狠地跳了跳,端部那两个颤巍巍的奶尖更是极其的勾人。

“唔……使臣大人好暴力啊……肚兜都被你扯烂了……呜呜……”柔妃难耐地低呼出声,却简直要爱死了眼前这个使臣的粗暴。

奥兰多邪笑一声,更粗暴地扒开了柔妃的上衣,也彻底将她的两颗奶球掏了出来。

在这样一个平日里烧香拜佛的佛堂里,跟这个西洋来的使臣这般赤裸相见还是让柔妃羞到不行,脸色都红透了。

奥兰多凑到她面前,在她的嘴角舔了一口,眼睛里带着愉悦的笑意,“这样看起来,你更加迷人了。”

柔妃越发觉得羞耻,但被对方插入的地方却兴奋到不行,淫液一股一股地被操得喷了出来,落在身下的贡品桌上,她喘息道:“求你别说了……这样好羞耻……呜……”

“真的觉得羞耻吗?”奥兰多笑了一声,却是陡然伸手把柔妃的两条腿抬起来置于肘窝处,就着这个姿势狠狠地进入她,而他一抬头,对上的就是不远处那尊金身佛像。

柔妃被这样突然改变的姿势闹得上半身几乎是立时就躺到了贡品桌之上,“啊……使臣大人,求你慢一些……啊啊啊啊啊……使臣大人……呜……慢一些啊……”

奥兰多听着她的淫叫,看着不远处的金身佛像,胯下抽送得越发激烈起来,在换来柔妃更激烈地淫叫之后,干脆邪笑着凑过来咬她的嘴唇,他出口的闷哼声,都更加清晰地传入了柔妃的耳中。

“呜呜……使臣大人,轻一点啊……屄心都被干得发麻了……呜呜……”柔妃对上这个西洋男人英俊的面容,只觉又一股情欲泛出,被对方粗大的鸡巴捣弄的地方爽到发麻,她喘息了一声,感受着面前这个男人的气息,忍耐不住地伸出舌头跟着往对方的嘴唇上舔去。

被身下的这个人妇这般骚浪地回应着,奥兰多胯下的鸡巴顿时被刺激得又涨大了一圈,他热情地伸出舌头攫住那根软舌,狠狠地纠缠起来。

这般在佛堂里,在佛像之前的贡品桌之上,跟这个第一次来朝中的西洋使臣舌吻的感觉简直妙极了,柔妃爽到要发疯,嫩逼里每一寸淫肉都在欢喜地尖叫,发出咕啾咕啾的声音,流淌出了透明的淫液,甚至在男人的龟头狠狠地再一次顶她的穴心的时候,连着另一张小嘴都被打开了,开放城池一般地把那个硕大的龟头迎了进去。

“啊……被大鸡巴干进子宫里了……啊啊啊啊啊……好棒啊……大鸡巴插得好深,真的插得好深啊……唔……”骤然被操进子宫之时,柔妃发出连声的尖叫,敏感的嫩逼也一股一股地喷着淫水,竟是被干到了潮吹,“呜呜……潮吹了……唔————太爽了……使臣大人的大鸡巴太会操逼了……唔……好爽啊……呜呜……”

奥兰多差点被她给夹射了,感受着柔妃逼道里嫩肉的颤抖和被淫水冲浇而下的快感,他忍不住摆腰,稍稍把自己的鸡巴抽离,伴着再一个闷哼声,就将自己的鸡巴深深地再一次地送了进去,死死地抵在柔妃的子宫里,声音都有些失控,声线沙哑低沉,“骚货,竟然这么快就被操到潮吹了,身体怎么这么敏感?”

“呜……因为大鸡巴好棒……好爽……啊啊啊啊啊……大鸡巴操得我好爽……爽翻了……啊……”柔妃整个人兴奋到发狂,浑身的毛孔都像是张开了一般,四肢百骸都透着一股极致的欢愉。

奥兰多往她的嘴唇上舔了一口,故意道:“现在这样的交流深度达到你的要求了吗?”

“呜……使臣大人,达到了,达到了啊……呜呜……大鸡巴插得足够深了……啊……操我,继续来操我啊……”柔妃胡乱地回应着,才高潮过的身体敏感到不行,肉壁连着体内那根鸡巴青筋上的跳动都能感受得到,那股爽到股间抽搐的感觉让她极其的愉悦,最主要的是高潮时嫩逼里不是空虚的,而是极致的满涨感,那种深深被填满的感觉简直让人爱到不行。

奥兰多盯着柔妃,嘴角勾了勾,“但我的鸡巴都还没有完全插进去。”

柔妃一愣,立刻就看到了对方还有一小截鸡巴露在外面,可自己连子宫都被他插进来了,竟然还……

“呜呜……那怎么办?……”柔妃的脸色都红透了,咬着嘴唇有些无措起来。

奥兰多邪笑一声,又往她的嫩逼里抽插了一下,低声道:“看样子只能怪我的鸡巴太长了。”

的放荡……唔……”柔妃的身体敏感到不行,奶头被男人一摸,一股酥麻感就立即蔓延开来,让她有些无措。不过好舒服,嫩逼里的水越来越多,她忍不住稍稍抬起屁股抽离那根鸡巴,然后狠狠往下一坐。

使臣那根阴茎进得格外的深,饱涨的龟头都深深地抵入自己的子宫里,收缩之间,那根阴茎的形状都被她的肉壁夹吮得清清楚楚。

“好大……呜……这样插得好深……啊啊啊啊啊……好棒……啊啊啊啊啊啊……就是要这样深入地交流啊……唔……好爽……大鸡巴又插进子宫里来了……呜呜……”柔妃的脸上还挂着泪水,精致的五官染上情欲之后增添了几分艳色,奥兰多到底还是觉得她身上的罗裙多余,伴着又一个“嘶啦”的声响,柔妃彻底成了全裸的状态。

“呜呜……不要、不要这样全裸着啊……好羞耻……呜呜……”这种身无一物的状态,且还是在一次次地主动骑乘这个西洋男人鸡巴的现实,让柔妃爽到要疯了,更遑论面前还有那尊佛像,那一重重的禁忌感,越发疯狂地翻腾出来,让她爽到眼睛都有些翻白,脚指头也全部都绷直了。

奥兰多并不在意她的拒绝,一边色情地去揉她的乳头,一边用手掌贴上她的小腹,意味深长地摩挲着里面的硬物,又抓了她的手去摸她自己的腹部,低声笑道:“喜欢跟我这么深入地交流吗?”

柔妃热情地骑在男人的腰上,两个人的阴毛似乎都纠缠在了一起,尽数被淫水给染湿了。她喘息着再一次抬起了屁股,但只把体内那根鸡巴吐出一半,很快又坐了下去,“唔……好喜欢被大鸡巴这样插……好舒服……早就想跟你这么深入地交流了……啊啊啊啊啊……太喜欢了,还要啊……唔……”

奥兰多闷哼了一声,“真骚,速度可以再快一点。”

柔妃的双腿是蹲起来的,只有逼和这个西洋男人的鸡巴紧紧地相连在一起,她的双手攀上男人的脖颈,上下晃动屁股的时候,仿佛是在骑一匹最野的马儿,她越发兴奋,浑身都震颤起来,屁股不断地上升又下坠,肉体碰撞的“啪啪”声不停地响着,胸前那双大奶也在上下晃动,泛出一阵阵诱人的乳浪,看起来淫荡不堪。

即使骑乘的速度在加快,粗大的阴茎碾压肉壁的感觉也极其的鲜明,那股愉悦的舒爽感让柔妃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眼睛看不到之后,肉体的感官更为灵敏。

再一个喘息后,柔妃的屁股急速地往下坐,那种瞬间的失重感让她的嫩逼直直地套在男人的鸡巴上,龟头冲破宫口进入她的子宫时,把她的子宫壁都顶到了变形。

“呼……骚货,你真热情……”奥兰多爽得闷哼出声,只觉这个人妇简直是可口到了极点。

“呜呜……使臣大人……好舒服,我被干得好舒服啊……呜……”柔妃睁开眼睛,眼睛里早已蒙上了一层雾气,她喘息着,眼尾都流出了泪水,“啊……使臣大人,好舒服……这样真的好舒服……唔……怎么会这么舒服啊……呜呜……”她又迅速把屁股抬了起来,再狠狠地坐下去,这样激烈的动作弄得奥兰多都有些受不了,他使劲蹂躏着那两颗红艳的奶头,低声道:“这么骚,难不成是那位皇帝陛下没办法满足你?”顿了顿后,他又故意道:“也对,他的妃子太多了,只怕你经常是独守空房的吧。”

柔妃自然是有过不少独守空房的经历,虽然她很得宠,但耐不过皇帝的妃子也多,这个时候被这个使臣提起,那种孤独感都似乎被放大了不少,“呜……是的,我经常独守空房,都没办法好好地被满足啊……啊啊啊啊啊啊……但是现在好爽……这样好爽……使臣大人的大鸡巴插得好深……啊哈……好棒……唔……”

柔妃被奥兰多那根鸡巴干得简直是爽翻了,不仅是眼泪,连口水都爽到流了出来。她舒服得越发快速地上下晃动着身体,用骚透了的嫩逼吞吃使臣那根粗大的阳物,欢喜地感受着子宫和肉壁被粗暴操干的快感,尤其那饱涨的大龟头狠狠将她的子宫壁干得变形的时候,她好几次都有种自己会被干穿子宫的感觉。

“好深,真的好深……还要啊……好棒,好爽啊……呜呜……”柔妃爽得几乎都要疯了,越发主动地骑乘着逼里的那根鸡巴,一副如何也不肯放嘴的样子。

“骚货,把你的双腿打开一点,让我好好看看你的逼是怎么吃我的大鸡巴的。”奥兰多舒服到额头都冒出了细汗,浑身的肌肉喷张着。等柔妃乖巧地把双腿再打开一点之后,她股间那个骚逼吞吃鸡巴的画面就完全暴露了出来。

奥兰多眯着自己的眼睛,看着柔妃那个嫩逼被自己的鸡巴撑开的模样,两片阴唇也不断地被自己的阴毛摩擦着,蚌肉上浸染着汁水,一副晶莹剔透的模样,看起来极为诱人。柔妃那颗小小的阴蒂也冒出了头,呈艳红的颜色,像是一个小小的花苞一般,奥兰多伸手过去,两根手指揉搓着那敏感的阴蒂,柔妃就叫得更骚了,屁股扭动得也越来越浪。

“好舒服……大鸡巴操得我好舒服……啊哈……骚逼流了好多水……唔……还要……还要更多……”柔妃胡乱地浪叫着,屁股每一次的摇晃,她的逼穴里都会喷出一大股淫液,两个人结合的地方“啪啪”的响着,这种肉体碰撞肉体发出的情色声音足够刺激两个人的性欲,让两个人的性欲都达到了顶点。

更何况这里还是在佛堂里,而且当下还是白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