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一章 无崖子老渣男了  苏轼橘子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段誉走后,王语嫣和包不同等人道别准备离去。

接下来“指点群豪”的戏码她没兴趣参与。

王语嫣一路出了燕子坞,往擂鼓山方向前去,一路上策马奔腾。

如今珍珑棋局还未开始,擂鼓山自然冷清。

这日,她来到擂鼓山脚下。

擂鼓山,聪辩先生苏星河居住之地,亦是逍遥派掌门无崖子苟延残喘所在。

自从丁春秋谋害无崖子过后,苏星河便装聋作哑摆下珍珑棋局,为无崖子挑选继承人。

以求清理门户,斩杀丁春秋这个弑师的孽徒。

“无崖子这个老渣男,有此结局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王语嫣一袭黑衣走在擂鼓山道路之上,心中腹诽。

不是她对无崖子有偏见,而是他“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

跟童姥谈恋爱的时候想着比她年轻的李秋水,跟李秋水结婚了想着比她年轻的李小妹。

依童姥的性格,自己被李秋水暗算走火入魔的事情肯定会跟无涯子告状的。

无涯子却依然抛弃了童姥去跟李秋水结婚,明显是和童姥谈的时候就垂涎李秋水的年轻美貌。

以至于是非不分,一看童姥身材不好了就一脚踢开。

所以,说无崖子是老渣男也没有错。

天龙两大渣男:段正淳,无崖子。

心中思索的时候,她已经步入山谷当中,一眼望去漫山遍野的松树。

山风过去,松声若涛。

在林间行了里许,她来到三间木屋之前。

看到了棋盘与一道身形消瘦的人影。

想来此人就是苏星河了,她抬起脚步向前走去。

苏星河听着脚步声,一阵诧异,抬眼望去,没想到来人的容貌却让他一惊。

“王语嫣,拜见聪辩先生。”

苏星河怔怔的看着她,眼前的人影渐渐和记忆相重合,他强忍内心激动。

王语嫣顺势坐在苏星河对面,沉吟了一下,说道。

“苏先生,语嫣此次前来只为见外公无崖子一面,还望先生成全。”

“你.........”王语嫣的话让他震惊,多年的装聋作哑瞬间破防。

无崖子藏身在这里的消息,除了他之外没有第二人知晓。

“你是师妹的孩子?”苏星河没有正面回答,浑浊的眼神变得锐利。

“家母李青萝。”

王语嫣的话,让他愣了一下,眼神缓和下来,似乎在回忆过往。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一转眼师妹的孩子都长这么大了。”

说罢叹了叹气:“可怜师父在此孤寡无依。”

捻起棋子而后又放下。

“外公有前辈在此细心照料,也算有个依靠。”

无崖子被丁春秋害的不能行走,只能苟延残喘。

而苏星河为了躲避丁春秋,也只能装聋作哑。

可这般结局对他们而言,是生不如死。

“依靠.........”

苏星河面色黯淡愁苦,想师尊是何等逍遥人物,如今却落到如此地步,无崖子是他一辈子所敬重的人,心中无时无刻不想杀了丁春秋。

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依靠,对于无崖子来说,是最不需要的东西了。

王语嫣看到苏星河愁苦的神情,明白他的苦楚与心痛,却不能感同身受。

毕竟她从未见过无崖子,就连李青萝于她也没有半点感情。

王语嫣微微转移话题,眼帘垂下。

“如何?”

“我知外公被丁春秋所害,此次只为见他一面,而后提三尺之剑,手刃丁春秋。”

苏星河讶然,目光直直地看向她:“丁春秋心狠手辣,独霸一方,你有心即可,不可涉险。”

说着,他眼神微暗,语气有些痛苦,也有些不甘。

他这一刻想到了很多,痛恨自己武艺低下,不能清理门户。

最后他侧了侧脸,摸了摸眼角:“既然你来了,我便带你去见师尊。”

“多谢先生成全。”

王语嫣语气欣喜,随后跟着苏星河步入木屋当中。

打开暗道,二人一前一后走入破洞当中。

“星河,你来了。”无崖子坐在半空,听着响起的脚步声出声说道。

王语嫣眼神微凝,一眼看去,原来无崖子身上有一条黑色绳子缚着,那绳子另一端连在横梁之上,将他身子悬空吊起。

只因他身后板壁颜色漆黑,绳子也是黑色,二黑相叠,绳子便看不出来,一眼瞧去,宛然是凌空而坐。

苏星河听到声音,笑了起来加快脚步。

“师父,你看看我今天带谁来了。”

无崖子视线转向了王语嫣,顿时内心复杂,激动,欣喜,愧疚等等一起涌上心头。

“你是青萝。”无崖子激动的看着她。

旋即他又摇了摇头:“难道你是青萝的孩子?”

“在下王语嫣,李青萝正是家母。”

她微微抬头,向无崖子瞧去,只见他长须三尺,没一根斑白,脸如冠玉,更无半丝皱纹,年纪显然已经不小,却仍神采飞扬,风度闲雅。

心下感叹一声:“逍遥派的功夫果然可以常驻青春。”

无崖子向她端相半晌,叹了口气,愧疚说道:“我对不起你们母女,不知青萝还好吗?”

王语嫣拱了拱手轻声说道:“有劳外公挂念,母亲一切都好,就是常常挂念你。”

“那就好,那就好。”

王语嫣的睁眼说瞎话,让他更加愧疚,随即含着泪水,对她招了招手。

“好孩子,你且上前来,让我好好瞧瞧你。”

王语嫣走上前去,无崖子向她上上下下的细细打量,怔怔说道:“真像她啊。”

她,不知指的是李青萝,还是李秋水,亦或者是李小妹了。

王语嫣内心吐槽,脸上却恭敬的很。

无崖子抓住她手腕,突然王语嫣只觉脉门上一热,一股内力自手臂上升,迅速无比的冲向她的心口。

王语嫣知道他是试探自己内力的深浅,自然没有抵抗。

无崖子叹了叹气,眼神微明不定,苦笑道:“孩子你所学小无相功,内力还算深厚,若是继承我一身所学,定然要化去这一身修为不可。”

“小无相功不能与北冥神功相容吗?”

无崖子听着王语嫣的疑惑,苦笑一声:“北冥神功阴阳兼具,强凶霸道,修习者,先化去自身内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