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章 鸠摩智  苏轼橘子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 海棠小说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天色微明。

湖面一缕晨风吹过。

站在船头,孤舟驶去,她摘下面巾,随手抛入湖中。

“咳咳——”

低低的轻咳响起。

连着好几声,才平复下来。

一抹殷红滴落。

“好个厉害的邓百川,公冶乾。”

张口一吐,一团殷红的逆血已溅到了湖里,王语嫣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玉颊上泛起淡淡的红晕,更增娇丽。

二人深厚的掌力使得他气血翻涌,生生用内力压制方才没有让他们二人瞧出破绽来。

“不过邓百川没有十天半个月怕是好不过来了。”

她嘿嘿一笑,眼神明亮,大力金刚掌本就掌力凶猛,她用小无相功打出威力更甚。

这次算是打他们个措手不及,若是真正动起手来,她决不是对手,除非动用神刀斩。

“看来自己的内力还是太弱了。”

她微微一叹,抬眼遥望远处,眸中光芒大起,今夜动手对于她来说,算是真正的实战经验。

她也算站在了一流高手当中了。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奖励一百道数。”

系统的声音响起,一百道数不算多,但也胜过没有好。

一百道数她准备攒起来,日后再用。

“看来是时候动身去找无崖子了。”

七十年的北冥真气对她的诱惑不可谓不大。

如今剧情开启,一流的实力稍稍有些不够看了,日后若是碰到鸠摩智,乔峰等人,她在不动用神刀斩的情况下,一定不是对手。

“养好伤之后,立即动身。”

王语嫣心中大定,划动船桨飘然离去。

明月西沉,天边开始冒出一抹鱼肚白。

新的一天开始了。

八月份转眼即过,秋高气爽,空气格外的凉爽。

前段时间,太湖水盗没灭的消息传来,王夫人也明显松了一口气。

这段时间她待在曼陀山庄不仅养好了伤势,内力也更为精进。

她趁着机会把离开曼陀山庄的想法告诉了王夫人,结果是激烈反对。

不过在她“好生劝慰”下,王夫人才堪堪同意。

这日,她告别了王夫人,乘船准备离开曼陀山庄。

微风拂面,碧水之上,落着云影,波光潋滟,像是还能瞧见水里的鱼儿。

她今日换了一袭偏男性化的衣服,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的长袍,腰间横挎着弯刀静静站在船头,长发从她的鬓角垂落,顺着微风拂动。

一袭翩然公子般的样子。

“小姐,阿雪不在你身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阿雪划着船桨,看着自家小姐英姿飒爽的背影,心中一阵黯然,口中叮嘱。

“不用担心我,你好好待在家里,下次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王语嫣转过身笑了笑,安慰她道。

“嘿嘿。”阿雪听这话傻笑了几声,笑盈盈地看着船桨,而后对着王语嫣吐了吐舌头。

“你个小妮子。”王语嫣走上前去,捏了捏阿雪的小脸蛋:“还敢对我吐舌头。”

“唔···”阿雪的小脸蛋被揉成了一团,王语嫣才哼哼着松开了手。

“小姐你看,是严妈妈!”阿雪停下划动的船桨,好似受惊的兔子一般:“严妈妈受伤了。”

“嗯?”王语嫣定眼瞧去,远处岸边严妈妈神色惊惧,情况有些凄惨。

“有意思了。”

她轻轻一笑,倒她倒是要看看是谁打伤了严妈妈。

“靠岸。”

乌蓬小船缓缓顺着流水朝着岸边靠去。

“吧嗒!”

木浆放下,舟船靠岸。

严妈妈捂着胸口的伤势,感受着掌心下的刺痛,又看了看上岸的王语嫣二人,眼神复杂晦涩。

“哟,严妈妈这是得罪谁了啊。”

王语嫣双手抱于胸前,嘴角扬起一些微笑看着对方满身血污,嘴里淌着鲜血。

“小姐。”严妈妈被阿雪扶着,神色紧张,局促不安的说道:“前方来了一个恶僧,一言不合打伤了我,这会往燕子坞方向去了。”

“恶僧?”

王语嫣负手站立,稍稍疑惑。

“那恶僧武艺高强,内力深厚,只是远远一掌我便受了伤。”严妈妈神色惊惧,仿佛回忆起了对方的手段。

王语嫣看着她的神情,有些好笑:“莫非对方这般霸道,你只看了他一眼,便打伤了你。”

这句话击中了她的心神,支支吾吾不敢说话。

“哼!”

王语嫣冷哼一声,瞧着她的模样,那还不知道是她出言不逊,惹恼了人家。

“阿雪,你带严妈妈回去。”

王语嫣神色凝重的看了她一眼,如果所料不错的话,恶僧应该是鸠摩智了。

阿雪拽了拽她的衣袖,神色担忧:“小姐,这恶僧武艺高强,我们还是走吧。”

王语嫣不在意的说道:“不要担心我,对方打伤了我曼陀山庄的人,我岂能坐视不管。”

严妈妈心中一阵错愕,微微低下了头,心中暖流流过。

看着二人还要说话的样子,王语嫣摆了摆手把她们赶走了。

“鸠摩智,段誉。”

她眼神明亮,朝着燕子坞的方向赶去。

..................

燕子坞。

鸠摩智手中提着段誉,脚步仍极为轻便。

“段公子,你还是不愿意默写六脉神剑剑谱吗?”

段誉看着鸠摩智故作慈悲的模样,苦笑一声:“我不写此经,你终不死心,舍不得便杀了我,我倘若写了出来,你怎么还能容我活命?我写经便是自杀,鸠摩智大师,这一节,我已想明白了。”

鸠摩智叹了口气,说道:“我佛慈悲!”

而后冷冷说道:“段公子执迷不悟,贫僧只有拿你去慕容先生墓前焚烧了。”

段誉笑道:“我临死之时,只好将剑法故意多记错几招;

对,就是这个主意,打从此刻起,我拼命记错,越记越错,到得后来,连我自己也是胡里胡涂。”

鸠摩智闻言怒目瞪视。

眼中似乎也有火焰刀要喷将出来,恨不得手掌一挥,火焰刀的无形气劲就从这小子的头颈中一划而过。

心中恨极,这小子油盐不进,却拿他没有一点办法。

一路上二人默默无言。

又遇到了阿碧,阿朱二人,阿朱易容成老夫人,戏弄鸠摩智。

却被鸠摩智识破,笑道:“天下竟有十六七岁的老夫人,你到底想骗和尚到几时?”

回手一掌,喀的一声,将她手中的木杖震成三截,跟着挥掌又向阿碧劈去。

阿碧惊惶中反手抓起桌子,斜过桌面挡格,拍拍两声,一张紫檀木的桌子登时碎裂,她手中只剩了两条桌腿。

正当鸠摩智准备继续出手的时候,远处传来一道声音。

“堂堂吐蕃国明王、护法国师,却对慕容府上一个小丫头出手,不觉得有失身份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